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在黑龙江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体罚、非法搜身,正常的通信受限制,学员被强制改信佛教。

2003年11月12日劳教所召开了一个所谓的“攻坚”大会,准备强行洗脑迫害那些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会上劳教所所长陈桂清说:你们转化后,刑期过半,都给我滚蛋!然后开始对学员动刑:强迫蹲着、坐水盆、用电棍电、喝盐水、剃鬼头,利用刑事犯毒打坚定修炼的学员,被毒打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恶警用电棍电学员一会,问一声:写不写?不写,那就电棍蘸水再电。有的人已经满了非法劳教期,就以有加期为借口不放,超期关押。如果学员抗议,就遭刑罚加身。有的学员身体的病已经很严重了,说给办保外,有的已经经过法鉴,还是很长时间押着不放,说是家里人不配合,其实就是家里没钱,或者不愿意被勒索。法鉴1000元,押金3000元,出所看病钱及车钱,一共好几千。

劳教所的《所务公开手册》明文规定,管教不能体罚、虐待学员,通信受保护,不能搜身等,管教以不写改造纪实为借口,進行体罚,把学员铐在管线上罚站,有的学员被连续体罚二十好几天;有的被罚蹲,几天、十几天不等,有个叫杨瑞芹的老太太已59岁了,被罚蹲近三个月;被关在那里的学员好多腿脚不好,这都是被长时间罚蹲的结果。有的还被虐待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屋里的便桶)。在屋里上便桶也得报告,男干警随时可能進来,男干警在女学员就寝后还進屋巡视。当学员身体被体罚得走不了路时,干警还反诬陷是炼法轮功炼的。

每次上级领导检查都看不到真实情况,因为人还没来,电话就打过来了。上面一来检查,戒毒所就把所谓“转化”不太好的转移到地下室或中厅等由管教看着,再组织一伙人到教室唱歌等训练一遍又一遍,好让领导看见那里的学员多么“心情舒畅”!2003年学员刘尚坤因为跟部级领导说了一句真心话,就被罚蹲4天4夜。付英在一次答卷中如实的回答了干警有没有体罚学员的答题,就被队长找去谈话,然后严管起来。

谈到作假,在那里屡见不鲜。管教对那些强行也不签字的学员就用手攥着学员的手签字或按手印,然后管教再作假笔录。

现在戒毒所干警普遍采用欺骗的手段,就连解教日期都不告诉学员。有的学员解教前两个小时才知道自己要当天解教。有个学员家里来接了,队里竟以学员走漏了风声而不放学员走,后来在医生的建议下才放走此学员。还有的学员因知道了解教日期,而被队长追问谁告诉的,学员随口说是包教,队长就把包教训了一顿。

法轮功学员在戒毒所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有的被迫害得几近精神崩溃。学员刘同龄被体罚、被拳打脚踢,干警唆使刑事犯毒打。刘同龄最后死在多功能厅里。面部的伤,本是管教打的,在家人问及时说是自己撞的。

自2002年以来,戒毒所以信不信佛教来衡量学员“转化”得好与不好,做洗脑转化工作也由那些所谓信佛教的来做。此外,强制学员看一些所谓的佛教录像带、影碟等。

学员的通信,寄信、收信都有管教(一般是包教干警)查看,有的信件学员都看见了,管教也不给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搜身在戒毒所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学员不让,管教就说是例行的安全检查。有的管教检查时让学员脱得只剩裤头,连乳罩都扒下来了。到库房检查,有的把学员衣服都用刀片划开口子。

这就是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