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面对面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大专毕业的,上学过程中学东西的时候,当时只是瞎学,很少经过理性的思考,课本上怎么说就怎么信了,觉的:“大家都相信,那这些就应该是真理了吧。”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形成了观念,修炼后逐渐明白了什么才是真理,对以前所学的东西也有了一定的正见,有些东西也能应用于讲真相当中。

我觉得讲真相主要应该念正,有时虽然没有想好要说什么,但只要念正,心里想着自己应该怎样说才能使别人明白,就会时常有“灵感”。

我讲真相通常从天象变化谈起,先说一下这些异象,如北京的“六月雪”、各地的“优昙婆罗花”、“亡共石”、以及“重庆夏天开的梅花”等等,因为这些都是真事,然后可以和他们说可能有什么预兆。

一说到有预兆就可以用到预言了,可以把《推背图》及《格庵遗录》等预言用上。因为说到预言了那么我们就要让他相信预言。我一般从算命给人讲起:“现在有人能把人的命算准这是事实吧,虽然说有许多骗子,但只要有一个人能把人的命算准,那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啊,说明人的命是定好了的,那么如果人的命都是定好了的,你的命是定好的,我的命也是定好了的,那么社会的发展它是不是就是定好了的,那当然功夫低的能够看清人的命,功夫高的就能够看清社会的发展。”

如果他有一定文化,还可以从时空的概念和他讲一讲:“现在科学家提出来有四维时空存在,有的科学家说有十一维时空存在,不同的时空时间概念不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同样一件事情,在那边已经做完了,可在我们这边可能才刚刚开始,所以功夫高的人可能就能透过我们这个时空看到这件事情的结果。气功高潮时不是有好多人有特异功能吗?说不定这些事情就是真的。”

因为预言里提到了劫难,所以我们也有必要和他讲一讲劫难,是否真的有劫难。我通常都是先把师父给我们讲的秘鲁博物馆里的石头,加蓬共和国的铀矿石,三叶虫的化石等等这些讲一下,因为这些都是事实,其它书里这种记载很多,从而让他相信史前文明,最后和他说一下通过考古发现这些古老的文明都是一夜之间被毁灭的,而且发展到最后都是道德比较败坏了。可能人类道德败坏时就很危险。然后再说一下今天的人道德也很败坏了,吸毒、同性恋、性开放、黑社会、假烟、假酒、假药、毒奶粉、地沟油等等,说不定也会遇到什么劫难。

说到劫难了,那么是谁发起的劫难呢,就有必要和他讲一讲有神论和无神论。我通常这样讲:“有神论与无神论,其实有没有神也不好说,刚才说到有人能把人的命算准,可是如果我们再往深处想一想,人的命是谁安排的,为什么有的人命好,有的人命坏,说不定就有你看不见的高级生命给你安排你的命,可是看不见的又不一定不存在,收音机的电波你看不见,可是你开开它就有声音;手机信号看不见,但是你摁一下远隔重洋就能说话;人体的经络你看不见,可是气脉不通了人就会难受;流感病毒、非典病毒人也看不见,可它却能置人于死地;过去人们见到有许多“鬼上身”的事,这个人虽然死了,但他却能通过别人的身体说话,人们也看不见。就是说看不见的不一定没有,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

如果他有一定文化,也可以这样说:“我们学物理的时候学到,分子里面有原子,原子里面有原子核,原子核里面有中子,我们能见到的就是分子,分子的排列程序不同构成了表面物质的不同,就象碳和金刚石,它们都是碳元素构成的,但为什么他们的差异那么大呢,就是因为他们的分子排列程序不同(课本上都学过),那么试想一下,如果原子粒子,也按照我们人的排列形式排列成一个人的形状,再加上一个思想,人的思想是看不见的吧,那你说他是不是生命,说不定人家就站在你的对面你都看不见人家呢。可是呢,越微观的物质放射性越大,能量越大。比如我们用分子造的炸弹,放到这里可能能炸一个大坑,可是如果同样大小的原子弹,那可能就不只是炸一个坑的问题了,说不定一个城市就完了,也就是说,越微观的物质能量越大,说不定微观下的生命就能制约表面生命,可能就能左右的了我们。”

最后讲一下善恶有报,“假如说老天爷真要灭共产党,那共产党由什么组成,不就是由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组成的吗?你入过他的组织就是他的一员,不危险吗?思想好是真好,思想坏是真坏,你要觉着好人该杀,那你不就和他一样吗?假如说善恶有报是真的,那你不危险吗?起个名字退出来保平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万一是真的那不坏了吗,反正向善又没有什么坏处。”

以上是我讲真相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当然如果人们不明白大法真相,我会结合着把大法真相讲给他们。如果时间短就根据情况说一点天象变化之类的,给他奠定一下基础。我走出来的比较晚,同修的文章对我帮助很大,在此谢谢大家。如有不对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