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四) 【明慧网】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

38、张林是一个孤鳏残疾老人,现年六十七岁,住在老人院。为祛病健身,张林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五月份的一天夜里,以东仙坡乡党委书记王东维及司法所长王锐为首一伙六人闯到张林的住处开始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五百元,说是罚款,没有任何手续,当夜将张林绑架到东仙坡乡政府,夜间铐在暖气管上,白天抱着大树铐,迫害了两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夜,以王东维、王锐为首的六个暴徒再次闯入张林的房间非法搜查、搜身,抢走张林身上的五百元现金、一个钱包,内约有二千五百元钱,并把张林绑架到大乡,王东维等恶徒将张林老人按倒跪下,拳打脚踢,打累了用笤帚轮流打,笤帚打烂后王东维又用竹竿戳张林的肩背,恶徒一边打一边逼问张林有没有存折,王东维说:“不拿出你的存折不放你。”张林老人被迫将存折给了恶徒,存折上有二千九百元,恶徒取走二千元。张林老人的钱是他捡破烂一分一分钱积攒下来的。恶徒折磨张林,殴打他,白天铐大树,夜间铐在暖气上,几个夜间铐在床头上,共折磨了张林老人十八天后才放其回家。

39、梁彦军、王淑敏夫妇,家住涿州市五街,俩人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双塔派出所恶警和居委会不法之徒闯到梁彦军家中,把夫妻俩绑架到拘留所,俩人拒绝放弃修炼,又被劫持到南马洗脑班“转化”。在长期的恐吓下,梁彦军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六月离开人世。王淑敏二零零六年一月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绑架,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八个月,现人在何处家人都不清楚。

40、王桂兰,七十来岁的老人,家住涿州市五街,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市派出所、双塔办事处、居委会恶警、恶人绑架到市派出所,被恶徒毒打,后被劫持到南马洗脑班“转化”,被勒索三千元左右,由家人担保回家。但恶徒还经常到家恐吓老人。王桂兰于二零零五年在迫害中离世。

41、郭才,男,六十岁左右,王绪兰,郭才之妻,东城坊镇窑上村村民,俩人均为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涿州市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和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王魏等四人开车来闯到郭才家非法搜查,将所有大法书籍和磁带都抄走。王魏使劲打郭才两耳光,并把王绪兰绑架上车。恶警先罚款二万元,未成,改勒索五千元现金,八天后将王绪兰放回。

二零零四年冬天,十一月初二,东城坊镇政府和派出所联合到郭才家非法抄家,共动用五辆车,二十来人,当时郭才家里没人,恶警翻墙而入,象土匪一样的乱翻,衣服全部从柜子里被抖搂出来,被罩都被扯开,顶棚被杵烂了,连水泥袋和粮食袋都翻了,非法抄走了四台电机、花生种子。后来国保大队还下非法通缉令,悬赏一万元抓捕郭才夫妇。

42、孟祥春,女,六十三岁,涿州市百尺杆乡冯村西地村民,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孟祥春得法前患严重的更年期综合症,血压低、胃炎、身体消瘦。孟祥春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二零零二年八月初,百尺杆乡政府不法之徒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孟祥春劫持到南马洗脑班,一到那儿就被罚站,双手抱树铐着长达五个多小时,每天晚上被单手铐在床上,无法翻身,每天扫院子,跑步,灌输邪灵的一套理论,强行逼写保证书。最后她被迫害的血压高达170,一度昏迷不醒,恶人不但不放人,还找来她丈夫,乱扎一通才放人。

43、陈荣超,现年六十八岁,大法弟子,河北省涿州市凌云集团公司的退休职工。九九年陈荣超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追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陈荣超说是,恶警就将他强行绑架上警车,先拉到前门派出所,后又拉到保定驻京办事处。涿州市公安局和陈荣超单位公安科的人再将陈荣超拉到涿州市公安局,到了那里恶警就开始打,他们用脚把陈荣超踹倒,让陈荣超跪在地上,用铁锹把粗的木棍打,打了一阵后让到楼道面墙跪着,过了一会儿把陈荣超叫到一楼非法审问一个多小时,期间连打带骂,后将陈荣超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一万零一百元。

二零零一年,陈荣超的老伴在本单位发真相资料被公安人员抓走,单位公安科到陈荣超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双卡录音机和磁带,绑架了陈荣超老俩口,并用电棍电他们,恶警把陈荣超关入看守所,迫害四个多月,勒索两千元。老伴被关入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勒索一百八十元。回家后又被劫持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五十天,勒索现金四千二百元。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凌丰派出所恶警设圈套,利用常人向陈荣超家借了一本《转法轮》,以此为借口到陈荣超家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一本,单卡录音机一台,磁带两盘,恶警将陈荣超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现金一千元。

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开始,恶人就一直骚扰陈荣超家,用监控、跟踪等邪恶的手段限制陈荣超的人身自由。二零零一年,陈荣超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停发陈荣超十个月的工资,至今每月非法扣除他的退休工资二百多元。

44、郭天娥,现年四十一岁,是河北省涿州市凌云集团公司的职工。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逼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郭天娥说是,警察听后把她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送到保定驻京办事处,涿州市公安局和郭天娥单位公安科来人把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拉到涿州市公安局,到了那里,恶警开始挨个毒打法轮功学员,用铁锹把和粗的木棍往身上打,一个恶警抓起郭天娥的头发打她的脸,就这样把她身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左眼也被打成青紫色,郭天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家人遭勒索一万零一百元。郭天娥被单位停发工资至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郭天娥回老家,捎去一些真相资料,后此被绑架、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45、蒋书琴,56岁;丈夫张连明,54岁,涿州市百尺杆乡大刑各庄村人,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修大法之前,张连明身患周期性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蒋书琴也患有腰腿痛、血压低、尿道炎、痔疮等多种疾病,尤其腰痛起来不能直立,多方治疗无效,疾病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活,地里的活只能靠娘家的人帮忙。就在危难之时,一九九七年,夫妇二人喜得大法,修炼不久,多年的顽疾不治自愈。

二零零二年正月,夫妇二人因张贴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涿州市桃园派出所的人绑架到拘留所。十五天后由涿州市百尺杆乡乡长、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劫持到南马洗脑班。在洗脑班为了查清资料来源,恶人杜永禄手拿皮鞭抽打蒋书琴的腿,抽耳光,用电棍电丈夫张连明。夫妇二人在南马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期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谢玉宝、杨玉刚及涿州市大刑各庄书记张明闯到他们家非法抄家,搬走家中的彩电、VCD和卖酱油用的小喇叭。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涿州市百尺杆乡派出所所长苏东以“到乡里开会”为名,欺骗张连明到乡政府,将他强行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后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张连明去大法弟子家卖酱油,正赶上国保大队杨玉刚等邪恶之徒在非法抄家,并一同被绑架到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南马洗脑班,关押三个半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才被放回家。期间百尺杆乡政府勒索五百元,南马洗脑班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张连明刚刚从南马洗脑班回家十天,又被百尺杆乡乡派出所苏东等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每逢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乡派出所恶警所长苏东仍经常闯到张连明家中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