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就是救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近日费了好大周折才看到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当录像中师父眼睛看着我说“恨铁不成钢”时,我低下了头,我就是那种不争气的弟子之一啊!

转变观念,突破自己,去除了原来不愿交流的想法,拿起笔来,助师正法、证实法才是正悟。下面,我就将三年来在救度世人中遇到的几件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威德和神奇,留给后人。

一、读《九评》、传《九评》

我是带着治病的执著走進大法的。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发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时,我正在生死线上挣扎,是师父法身亲临医院救回了我。当时,我在心里发誓: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零四年腊月二十七日,同修给我送来了《九评》,我只看了几页,就面贴资料趴在那儿睡着了。醒来后,很纳闷:我怎么会这种姿态睡着了呢?第二天,我带上几个护身符,去赶大集,集上人多的挤着走,突然,脚下未滑,却被腾空射起,一个“背跃式”重重的仰面摔倒在马路中间,冰天雪地,我这么高的个头,这么大的年龄,顿时摔的一点也不能动。心中明白:这也是取命来的!人群立即散开,我眼睛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腿和各式各样的鞋,心中马上想到:没事,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没事!躺在当街一动不能动,十几分钟后,一个农村妇女走过来,对我说:“我扶你起来吧?”又过了几分钟她扶我坐了起来,人群渐渐散去,我想站却站不起来,只好坐着发正念。十几分钟后站了起来,没什么问题。我知道师父又救了我一次。我将那个妇女请到路边问她是哪个村的,并送给她护身符。(后来,再次遇到她,和她讲三退,她同意了。)

三天后,我的颈椎、锁骨不能动,不住咳嗽,整个胸膛不敢动,不敢喘气翻身,起床都很吃力。但我仍坚持学法、炼功、发资料,半年后,这种状态才消失,神奇的是,无论怎么疼,学法炼功都能照旧。如果是个常人,后果就不堪设想。

这件事,障碍了我接触《九评》,之后一个多月不敢看,甚至怀疑我看到的是假的。看到我这种状态,同修们都很着急,一个同修与我交流说,你就信师信法,不要用自己的观念去分析所谓的对错,就能突破。我一听有道理,于是就去一同修家看光碟,第一天晚上看还可以,觉的没什么,这些我都知道,第二天下午再看时,就开始闹心,失态,坐着不行,站着不行,歪着不行,走也不行,想到师父曾说过,遇到问题向内找,于是,逼着自己坐下来,向内找。找啊找,还真的找到了。原来是我自己认同共产邪党的东西,不愿听谁说它不好。不夸张的说,得法前,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是这些东西。明白这层理,我静下来了,接着看完第三盘,心中的那份震撼就不能言表了。接着我开始读《九评》,那真是硬读啊!每读一遍身体都会出现“病业”反应,但很快就会消失。读过四、五遍时,周身感到轻松了。

有一天,在天目中,看到一片片一串串圆圆的大大的亮晶晶的东西,有的地方发暗,有的地方通亮,不知是什么。同修说,那是细胞啊!我明白,那是《九评》在净化我的身体,后来养成了习惯,隔三差五的就读一遍,清理自己身上的邪党文化的东西。

东北冬天很冷,我四肢怕冷,平时上街都冻的不行,但同修带我去传《九评》时,却不是这样。装在手套里的《九评》象手炉热乎乎暖烘烘的,鞋里也象垫了毛垫一样,走多远也不冷,而且身上发暖,身体周围就象有一层罩似的,有一种感觉,神圣的感觉洋溢在自己的周身,明显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

二、变被动为主动

实话实说,我刚开始“劝退”是被动的,是一种报恩的心理,以为我的生命是师父几次救回的。理智上认为:我是师父弟子,师父让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但实质上仍是人心太重,怕心十足,所以做资料“劝三退”效果一般,完成任务式的去做,有点做点,有时还躲躲闪闪,明知不做不对,做又有怕心,生怕给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带来迫害,很被动。通过同修们的帮带、学法和师父的不断点化和呵护,慢慢的转变过来了。

有一天炼完功,天目开了,看见远处烟尘滚滚,高达数米,很恐怖。想到师父说的要救人啊,上班后,想救谁,谁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连退了五人,而平时退一个都十分不易。

二零零六年初,当同修将苏家屯迫害大法弟子,活摘人体器官的信息告诉我时,我惊呆了!感到太残忍、太惨烈了!面对同修带来的各种型号的传单,我的怕心与责任心進行了较量,最后,我选择最大的那些传单。神奇的是,我刚接过那沓传单,周身立即发热,我明白是师父在给弟子加持能量了。第二天清明节,又一个同修来我家,带我一同将传单都粘贴出去,告知世人。

三、讲真相,劝“三退”中遇到的几件事

家乡有一对老夫妻,非常相信法轮功,每次见到我,都要问长问短。我借给老先生一本《转法轮》,给他老伴一个护身符,并给他们办了“三退”。前几天回家,听姐姐说老太太摔坏了,已四十多天没下地。我立即买了水果和糕点去看她。她伤的并不重,只是右脚趾小骨骨折。我给他俩口讲了纪晓岚(他们在电视中知道他)书中写的“刘横”(正见转载)的故事,告诉他们炼功不等于上保险,当大夫不等于不得病,人生生世世的难和业不还不行这层理,但还的形式、成度会不同。老太太挺通达,悟性挺好。她告诉我,老头看书效果挺好,往年这个时候前列腺炎和脑血栓犯病,什么都干不了,今年劈柴、弄水什么活都能干了。她没上过学,不识字,我答应过几天将师父讲法录音带借给她听,老太太高兴极了。

四、救人就是救自己

我懂得,我的生命是延续来的,是师父给我的修炼机会,所以要加倍珍惜。但我惰性很强,身体状况稍好一些就松懈,人心太重,执著的东西太多,所以,修炼过程中魔难就多。

年初以来,修炼状态不好,脸色灰暗,《转法轮》看不進去,整个修炼呈下滑趋势,自己也明白,但就是提不起精神,正念不足,发正念时经常睡着,师父再三点化还是睡着,最后跌到地上,腿都摔破了,从此精神起来,再也不敢睡了。出去发资料,讲真相走形式,渐渐的,有时甚至忘记了自己是炼功人,无奈时,叫着自己的名字骂自己,我怎么了?

直到有一天,打坐时天目开了:只见一座光秃秃的山岗上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坟包,周边只有几棵低矮的小树和茅草,好凄凉。我一下惊醒了。好好悟悟吧,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我,一是我的生命如不抓紧修炼,就会有危险;二是我救度众生做的不好,我的世界里没有众生。悟到了,就要去做,我开始主动去讲真相,劝“三退”,师父又帮助我去掉怕心,不断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效果不错。又晕晕乎乎松劲了。

又是一天早晨,炼第五套功法时,天目又开了。这次见到的坟墓比上次还大,而且对着我这面的坟墓的墓土都落下来了,露出了墓门。后面山岗上的小树尽管比前次多了一些,但仍稀疏。我立即明白了:旧势力!你妄想用死亡来吓唬我!我是主佛弟子!我只听师父安排,完成我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大愿。正好这时师父《美国首都讲法》发表了。师父说:“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正法,是为了你们自己。”那时,抬眼望天,全是“救人!救人!救人!”硕大的隶书,知道师父心急如焚啊!师父在点化用重锤敲我呢!我立即开始全方位救人。家人、亲戚、同学、同事、朋友、左邻右舍、师长、领导,远的、近的,登门讲真相、打电话劝退,除极个别的还在观望,几乎是全退,只要我想到、遇到的,只要开口就退,好象他们在等着我。只要你想救人,师父真的就帮你。救人时奇妙的巧合让你实实在在的知道,这真的是师父留给、送给弟子们建立威德的机会。

前一阵,天目又一次开了:坟包不见了,一片新翻的土地展现在眼前,各座山岗上都长满了翠绿的小树,郁郁葱葱,长势喜人。我的世界有生命了!谢谢师父!

救了多少,我没有统计,但被救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还有的是几世渊源的人。我还要按照师父的愿望继续救下去。师父说全人类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么也就都是我们的亲人,生生世世结缘,只为今生得度、得救。同修们,都来救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