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为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场景:上午七点多钟,电话铃响起。女子的声音:“姨,健男(化名)正在来找我的路上。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没有必要再跟他见面。”我说:“闺女别担心,我这就动身去你家把他接回来。你告诉我怎么走。”……

缘起:我儿上大学期间处了一个对象,毕业后领到家里来,我已经劝她三退了;又相处了半年多,女方以双方家境都不好(她要找一个家境好的)为由提出分手。我儿重情想不通(这毕竟是他的初恋),虽经我再三劝说,好多了,但还要最后再把话说清楚。这一大早儿就走了,我怎么劝都没劝住。我想我应该救对方的父母。如果儿女亲家成了,双方家长还有见面的机会,可现在不成了就没有了见面的机会,那他们就很可能错过得救的机会,所以,尽管是千里之遥我也要走这一趟。

经过: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上了路,一路上讲着真相,打听着路线,辗转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下车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晚上六点钟以后,这里就不通车了。我打听着来到女孩家,只有她的母亲一人在家(听说我儿要来,女孩躲出去了。我儿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见面后对方不大热情,不冷不热的说:“事情已经完了。健男已经回去了,你没有必要再走这一趟。”(我理解她此时的心情。我先后给过她女儿一千元钱,按照常理,提出退婚应该把钱还给我。她以为我是为了这钱来的。她又怎能理解的了大法弟子的心态呢?!自始至终我只字未提钱的事情。)我说:“如果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回去,我就没有必要千里迢迢来这一趟,我是为了你们得救,才放下所有的事情来的。”

接着,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以及因为坚持修炼,而被中共邪党迫害导致双腿瘫痪、险些丧命,后来被家人营救出来,又是因为坚持修炼,身体复原的经过讲给她听。听的她不断的流泪。说话间她的丈夫也回来了。最后,夫妻俩用真名三退,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他们千恩万谢要留我住下。“不行啊,我必须回去,还有一大家的人等着我。我丈夫不知道我来这里。”他们帮我找了辆车,把我送到县城的车站。这个司机也被我劝退了。上了公交车,我一直站到北京。从北京还要倒车才能回家。等我坐上从北京回家的车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时我的双腿发抖,已经快虚脱了。车上刚好有一个空座,售票员说:“大姨,你先坐这,等有人上车,你再让。”我一直坐到家,这个座位都没人来。

这一趟千里之行,我总共花了二百零二元钱(笔者注:该同修被迫害后,失去工作。虽经讲真相找单位,每月只给四百元人民币生活费,还要供女儿念书)。其中只有二元钱,是我在中午倒车时买了三个苞米,一个给了司机,一个给了当时我劝退的人,一个我自己吃了。临行前,我自己从家里带了一瓶水,现在已经喝完。救度众生需要钱,我一点都不能浪费。(笔者:听到这儿,我流泪不止。望着同修明亮的眼睛,我发自内心的说:“大姐,你做的真好!”)

感悟:自己知道,我还有许多的执著没放下,现在我的脚,在走路的时候,还象针扎一样的疼。这说明,我还没有达到大法对我的要求,许多的法理我还没有悟懂。有些悟到了还没有做到。这次,儿子的事情,也有我起了欢喜心的原因。我知道这一切,是师尊慈悲的巧妙安排。从修炼到今天,真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没有慈悲的师父,弟子什么都做不了,说不定早就不在人世了。在人中造了那么多的业,如果不得大法说不定早就下地狱了。更谈不上救人,树立威德了。弟子今天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都是大法给的。所以,唯有精進实修、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也唯有完成这使命,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笔者:写到此,我本想搁笔。再另写一篇。就是关于近一个时期,有些同修被跟踪,造成其他同修被绑架,甚至被夺去身体的事情。其实,上面这个故事,也是我与同修切磋这个问题时,讲给我的个人证实法、救人的经历。那么,她也同时希望,我把她从劳教所回来后,如何摆脱跟踪,如何坚持救度世人的经历告诉同修,以便给同修提个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