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名高级讲师。看到《明慧周刊》上发表许多同修写的彻底否定旧势力、邪灵烂鬼的迫害的文章,同修们用大法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完全把自己溶于法中,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感触很深。也想把自己几年来遇到的反经济迫害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与广大同修交流切磋。文中涉及的情况绝无伤害任何同修的意思,目地是用大法归正我们不符合法的一些认识与做法,在交流中共同提高,彻底否定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经济迫害。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我家有三人修大法:我与妻子、女儿。二零零零年冬天,我们三人進京上访,被本单位与公安非法押回当地关入监狱,同时又以“旷工”名义发了“辞退”文件,但是,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单位新任领导才把所谓的“辞退”文件的复印件交给我本人。这期间,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派四个人专门看守我、老伴和一岁多的孙女,这样监视居住九个月,近一年不发一分钱;同时我的女儿被邪恶绑架到监狱十四个月之久。我们被监视居住期间,单位办洗脑班办了四个多月,后来我又被绑架到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一个月,邪恶采用了种种迫害手段,“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特别是二零零一年邪恶到了顶峰,在洗脑班中,由于自己人心重,被迫妥协“转化”。市“六一零”人员告诉说:国家司法部、人事部、劳动部、社会保障部、教育部与处理X教办公室联合发了文件(简称“五部办文件”),经济上都有具体处理条款,你们单位应该给你恢复公职待遇。回单位几天后我即发表严正声明,否定所谓的“转化”,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单位恶人根本就不看所谓的“五部办文件”,以“转化不彻底、待观察考验”为由,根本就没有公正恢复公职待遇之意,而是强迫我这个高级讲师干刨地、种花草等体力活,每月仅发三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二年春,我向省“六一零”反映单位迫害情况,现在看,当时的出发点、所有的依据(所谓的“五部办文件”),都是站在了邪恶的一边,在承认邪恶的迫害中反迫害。省“六一零”批示到地方“六一零”,地方“六一零”装模作样到单位走两趟,不了了之,经济迫害仍在继续。

这引起了我的思考:所谓“五部办文件”是江氏流氓集团利用邪党政府经济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文件,作为大法弟子把邪恶的“五部办文件”作为反迫害的依据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但是当时没有从法理上透彻的悟到位,思想认识仍然不十分清晰,也就是没能从认识上彻底否定清除邪恶,讲真相也不到位,致使几年来经济迫害仍然继续着。

这几年来,许多同修见面问到我的情况,了解后,很热心的告诉我说:可以拿“五部办”文件找单位领导要求恢复公职待遇,好多同修从监狱、劳教所回来,都依据此文件上了班,有的甚至补发了原来欠的工资。有的同修帮着找文件。直到前些天,还有一老学员给我说:你应拿“五部办”文件向单位要工作、要工资,你看谁谁、谁谁都是这样做的,结果都恢复了公职待遇,有的补发了劳教期间的工资,这是利用邪党文件反迫害,也是正用善用。我也听说,据此要回工作、工资的同修,绝大多数都是“妥协”转化、写过“三书”、“五书”的,或出来后的家人、儿女向有关单位代其写妥协书的、签字不炼的。这些现象、做法确实也曾触动我的人心:人家说句假话,儿女代签个姓名,工作、工资都有了,然后再写个“严正声明”就可以了,做法虽不符合大法,这样却保证了基本生活、正常修炼,在这铺天盖地的红色恐怖下,不失为一种变通方法,象我这样硬撑着,却一分钱不给。心里有点羡慕,有点迷茫。但主意识、主念知道这是错的,是绝不能向邪恶妥协的,所以绝对不愿以邪党迫害文件反迫害。

我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站在师父在正法、宇宙在正法的基点去对待一切,大法弟子只能在证实法中,在救度众生中,在破除种种人的观念中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从中展现的是大法的威德,是大法的无边法力,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只有遵照大法去做,才是最正的,也才能破除邪恶的经济迫害与其它种种迫害。

以是只是一点肤浅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