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方苞《狱中杂记》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方苞是清初的著名文学家,由于受《南山集》文字狱的牵连,被羁押于北京的刑部大牢一段时间。其间,他耳闻目睹了狱卒为了诈取钱财,百般刁难被关押的犯人,证人,直到他们拿出钱来贿赂,才根据钱的多少,稍微改善狱中的困苦生活。

一次,方苞问一个老年管文书的小官:“狱卒跟那些被处决、被捆绑的人,不是有什么仇恨,只不过希望得到一点财物而已;果真没有,最后也就宽容宽容他们,这难道不是一种善行吗?”回答说:“这是为了立下规矩以警告其余的犯人,而且也用来惩戒后来的人;不这样,那就人人都会有侥幸的心理。”专管给犯人戴手铐、打板子的人也是这样。跟我同案被捕用木制刑具拷打审问的有三个人:一个人给了二十两银子,结果骨头受了点轻伤,病了一个多月;一个人给的比他多了一倍的银子,只打伤了皮肤,二十天就伤愈了;一个人给的是他六倍的银子,当天晚上走起路来就跟平时一样。有人问他们道:“犯罪的人贫富不一样,你们已经从各个犯人身上都得了钱财,又何必还要按出钱多少来分别对待呢?”他们回答说:“没有差别,哪个肯多出钱呢?”孟子说过:“选择职业不可以不慎重。”这句话真对啊!

这使我回想起邪恶劳教所的迫害手段。劳教所恶警为了得到更多的奖金和升职,用种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强迫长时间从事高负荷体力劳动,强制洗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书籍,剥夺正常睡眠,体罚关禁闭等等,至于监视大法弟子的吸毒卖淫诈骗盗窃人员每天的侮辱谩骂,人身攻击更是家常便饭。

如果大法弟子在这种高压下,意志稍稍松懈,邪恶看到有空子可钻,它们就会用伪善的一面,诱导大法弟子以所谓放弃对圆满的执着,为家人着想,放弃修炼,并稍微放松肉体精神的迫害。以此,来诱使大法弟子向邪恶方向“转化”。

如果,大法弟子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在迫害中承受不住,向它们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它们就会改善狱中生活,如撤销监视包夹,允许购买食品和稍微高档点的日用品,减轻劳动负荷,用所谓“学习”诽谤大法的书籍和写“揭批”来代替,每天可以准时九点睡觉,六点起床,并在周末看电视,有一定的自由活动时间。

邪恶还将已邪悟“转化”的人分成不同的等级,初步的,基本的和彻底的,每周写周记,每半年写一次小结,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表现,来规定生活的条件。如,初步“转化”的不能看除诽谤大法文章以外的书籍,写周记小结任何文章都要带有“批判”大法的内容,所谓“提高认识”,购买食品和日用品的钱每月控制在一百元左右,并暗中安排吸毒卖淫诈骗盗窃人员和彻底“转化”的人注意他在监室内的一言一行,发现思想问题,及时汇报。以此类推,基本“转化”的人购买食品和日用品的钱每月可以达到一百五十元左右,能看一些除诽谤文章以外的书籍,受到监视的程度稍轻,但仍被要求继续“提高认识”,向彻底放弃修炼,甚至帮助邪恶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方向走。至于已经彻底“转化”的人,除了每月能买二百元左右的商品外,行动在监管区内相对自由,可以借阅任何种类的书籍,并被邪恶指定负责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和管理监室内的日常事务。

这种邪恶的迫害模式,不是跟方苞当初在清朝刑部大牢里看到狱卒以改善犯人的生活条件诈取钱财有着近似之处吗?共产邪党在一九五七年,为了便于对“右派”分子进行迫害,设立了凌驾于法律之外可以随意剥夺人身自由的劳教制度。这种非法的制度经过五十年的实践,总结了无数条迫害人的“经验”。师尊在经文中说:“大家知道,中国邪恶的一伙所掌握的整人的东西,那是无以伦比的,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它的实质在于:用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来威胁人放弃正义良知。因为,人们生活在社会中需要吃饭,睡觉,工作,休息,有亲朋好友同事,希望受到尊重和重视,有人活着的尊严。那么邪恶就利用这点,迫害大法弟子。只能吃没有油水的素菜和饭,甚至吃的很少;减少甚至剥夺睡眠;超负荷的奴役;每天被人监管,侮辱,谩骂得不到尊重,没有朋友和关心,坚定的同修之间不能说话;甚至于生命都得不到保障,遭受酷刑折磨,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等等。如果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有尚未意识到,尚未修去的人心,邪恶就会利用来加大迫害,使得迫害似乎有了存在的理由。如,平时有求安逸的心,就让他超负荷奴役,不能睡觉;有对好吃食物的欲望就每天让他吃几乎同样的饭菜,没有油水,甚至到被迫害的便秘,无法排泄。如果,大法弟子真的在修炼中完全修去了所有人心,那么迫害就没有了存在的理由。

可是,一个修炼的人,多少都是有各种执着和漏洞的,不然就是神而非修炼人了。难道只要存在“漏”,邪恶就可以迫害吗?师尊说:“这件事没有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做,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个人的理解,从大的角度讲宇宙的正法,旧势力不配干扰,从小的角度来看,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师尊的弟子,有师尊安排修炼的道路,旧势力不配干涉。大法弟子所有修炼中的不足和漏洞,只要依照大法去修,在师尊安排好的修炼道路中就都会一一修去。所以,只要我们坚定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从思想中明晰法理,就知道邪恶的迫害不应该存在,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

在正法形势发展到今天,邪恶的迫害虽然看似疯狂,可是真如师尊经文中所说的:“对于中共恶党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了,中共恶党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无论它干什么,只要它干出一件事来马上就变成一件丑事、败事。这一点神已经给它定死了,因为历史不是给它展现的,旧势力只是让它起着考验学员的作用而已,特别是今天的历史是为正法而造就的、为大法弟子而展现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

其实,在这层最大的分子粒子的空间中,一切都是不断运动和改变的,是一个看似真实的假现实。师尊利用了这场迫害,造就了大法弟子,检验了世人,不同层次的众生都在迫害面前表现着自己的真实心性,最终在宇宙正法中摆放位子。大法弟子即便在修炼中仍有没修去的人心会反映出来,只要坚定在大法中修炼终究会去掉。让我们放下心来,智慧,理智,冷静,稳定的走好今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