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龙江省鹤北公安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修炼大法使我心灵向善,身体健康美好。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疯狂镇压法轮功,一时间单位、家庭、社会压力接踵而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我由于坚信大法,而被“六一零”办主任国书军非法关进看守所,在那里受尽精神和肉体折磨,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戴手铐、脚镣,关进最冷的房间两昼夜,不按时放风,故意不让及时倒便桶。三月一日,我、贾冬梅、贾永梅、韩立青被逼迫在走廊罚站,由于不服从,被所长耿成涛指使犯人按我的头,让我大弯腰,耿所长在我后背猛捶一捶,恶警张波打我们的脸,踢我们的头、腿,我们四人都穿着单拖鞋戴着脚镣,在走廊里被逼着“开飞机”,蹲马步,昼夜不停歇,吃饭仅给十分钟,让犯人拿着竹条子,日夜轮流看守,一看守说,我打麻将连着两宿不睡觉,我都不行了,而我们被逼着十几昼夜不让睡觉,人被折磨的脸色苍白,腿脚都肿了,我的脚肿的象小馒头似的,人困的前栽地后撞墙,十七天上我们不服从,又被犯人拽出,抬至走廊,耿所长猛打了贾冬梅两个耳光,在走廊里我们坐在地上不动,绝食一天才结束了这场折磨。这次被关押了八个多月,被戴脚镣两个多月,被勒索两千多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由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加上原单位书记崔锡哲的举报,又一次被“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国书军,罗金雨,周建华等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长达十一个月,期间由于不背监规,被恶警吴德海打了十几个耳光,被罚站至半夜一点多,他号称金牌打手,对我们讽刺挖苦,长期的坐着不让动,不让说话,过年后不久,我的腿脚开始疼痛,脸色苍白,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左右开始腹泻,十六日母亲去接我时带了一千五百元,代理所长姜建国说钱少,执意不放,我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昏死过去,即使这样,国书军说“五一”放,第二天母亲又回去筹借了六百元,才将我放回,没给任何凭证,在回家后的日子里,脚痛数日才恢复,至今脚趾略有麻感。

这场无辜的对善良人的迫害,给我们修炼人带来了灾难,给我的亲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家庭破裂,母亲常为我流泪,善恶有报,同时给迫害者的未来带来了灾难。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劝人为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

遭报的有:
原公安局局长:陈永泉被判刑
看守所所长耿成涛被判刑七年
原局党委书记郭振歧被车撞断腿四节
原党委副书记孙发,得脑血栓,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