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得法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舅今年七十多岁了,身强体壮,看上去很魁梧,谁知今年到北京小住几日,却突然尿血,以至不得不住院,把他在北京的妹妹们可急坏了,每天都到医院看他。

二姨更是着急,眼看着大舅面如死灰、无法入睡、一副命在旦夕的样子,索性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带到医院,给大舅听。大舅于是二十四小时的听讲法录音带——不是不睡觉,而是被病痛折磨的根本就无法入睡。二姨又把自己手抄的《转法轮》带到医院给大舅看。就这样,大舅奇迹般的得法了!

很快,大舅无病一身轻的出院了!出院后,他就住在二姨家,每天跟二姨学习炼功的动作,就象一个天真的小孩,认真的学习着新的东西。看着大舅现在精力旺盛的样子,很难想象他都七十多了,而且刚从鬼门关上走回来。

他修炼后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我讲一些给大家听。

后背的黄光

大舅有一次跟着二姨一块儿炼功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后背冒出一片黄光,吓了一跳,一下不敢炼了,特小心的睁圆了眼睛问二姨:那是什么东西?你帮我看看!惹的二姨笑个不停,跟大舅说,那是你炼功出功了,你天目看到的,是你自己修炼出来的东西,说明你功炼的好。大舅这才放下心来,象一个小孩子受到了表扬似的不好意思的笑着,非常开心。

手电筒的故事

二姨有个小外孙,今年五六岁,很淘气。家里有个玩具手电,他给玩儿的都没电了,就扔在了一边。有一次大舅跟二姨一起炼功的时候,没电的手电筒就在旁边。结果,大舅正炼的专注的时候,手电筒突然一亮一灭的,不规则的放出光来。大舅以为是小外孙又在捣乱,就说别捣乱了!我们在干正事呢!一边儿玩儿去!结果小外孙不理他,大舅扭头一看,手电筒自己在发出一闪一闪的光束,而淘气的小外孙此时正看着手电筒呆呆的发愣呢!大舅也愣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二姨笑眯眯的跟他说,炼功人吗,炼功的时候都有个能量场的,手电筒沾了光了呗!大舅摸摸脑袋,乐了,心里更加坚信大法的神奇了。

发正念

大舅得法后总是在到处问我们为什么要发正念,几乎每个人都问过,可谁的回答都不满意。问到我的时候,大舅小声跟我说,我觉的咱们发正念不善,有点象过去背后扎小人儿。咱是修炼人,怎么能干这事儿。我乐了:大舅,咱是救人,清除掉那些害人的乱七八糟的黑手烂鬼,好让人得救。咱修炼人修出来的都是功,能把这些东西给清了。可大舅还是不满意:我觉的象祝由科。说着给我拿出一份东西来,我一看,好家伙,满满四页A4纸,全是一个阿姨给他打印的发正念前要说的话。大舅指着第三页上的一段话说:你看,她要让特务全死,还要打進无间地狱。特务也可以团结过来嘛!我一听乐了,说:大舅,咱不用共党词汇,咱可以把他救过来。大舅也乐了,说:对对对。特别开心的样子。

我看到这四页纸,有点生气,说:大舅,你把这个给我,我找她去。这不是误导新学员嘛!怎么发正念明慧网上有明确的文章,下次我给您打好带过来,您照着那个发,千万别照这个了。大舅说:那不行,下次集体学法的时候我婉转的跟她说说就行了,你可别找她去,她也是好心。你把那个给我带过来就行了。

这件事让我特别的惊讶,因为大舅虽然得法才几个月,可明辨是非,不对的事情坚决不做,决不人云亦云,甚至在某些方面表现的比我的心性都高,我都生气了他都不生气,善意的对待同修。让我心中不由的对大舅由衷的赞叹,也对大法的威力佩服。

对了,从那以后,大舅就开始学习发正念了!

大舅学电脑

大舅想找老战友讲真相去,因此萌发了要学电脑的念头。可大舅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接触过电脑,头一次教大舅电脑后,大舅觉的很难,生气的走来走去,说:不学了!太难了!可当大舅看到师父所有的经文都能放在那里面,而且图像还都是彩色的,大舅象个小孩儿似的特别惊讶和高兴,说:这样我只要带着这个笔记本就好了!教大舅用自由门破网的时候正好是封网比较厉害的时候,半天搜索不到服务器。大舅满脸着急的样子,我一看,就赶紧趁搜索的时候教大舅点别的东西。结果大舅就忘了这件事,着急的心就没有了。只见自由门砰的就打开了动态网的网页。我说:大舅,您看,您一开始特着急,是执著心,结果就打不开网页。后来您放下了这个心,咱们就破网成功了。这件事也是师父在点化您,而您放下了执著心,说明您已经在修心了。大舅一听,挺高兴,脸上又露出了孩子般的笑颜,还带点得意和不好意思。

后来大舅学会了怎么在网上发三退的声明,挺高兴的在学法小组上跟大家说,二姨也忒高兴,比自己学会了还高兴。当时就有个阿姨说我这儿正好有一个退党的,你帮我发了吧!大舅就特豪迈的接了过来,说:没问题!

大舅洪扬大法

大舅修炼以后,一天一个样,天天捧着书就不撒手,连觉都舍不得睡,皮肤变的细腻白净,有时候大舅会看着自己的手特疑惑的说:这是我的手吗,我的手原来不这样呀!笑的我们肚子都疼了。

他觉的大法太好了,也想让二姨父修炼,知道二姨父对我特别好,就悄悄对我说:待会儿我打着你的名义让他跟我一起看新唐人晚会,他不好意思不看,没准儿就能得法。我告诉你,他不是坏人,也应该能得法的。我觉的大舅的心特别的质朴和善良,话虽然简单,却非常诚恳。

结果看的时候,二姨父出来看了几个节目,一会又進屋看报纸去了,大舅特着急,在屋子里转進了两圈,让我進去叫二姨父,我笑着说,您这哪儿有强拉的。他还是很着急,憋不住自己進去叫,哎,侄女叫你出来看哪!二姨父只好出来了,我看着直乐。待会二姨父去买报纸了,我跟大舅和二姨赶紧就交流:你们的心太着急了,一开始就把人家定位在不愿接触大法的立场上了,其实二姨父挺爱看的,只不过被你们的定位搞的不好意思看了。大舅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你二姨是恨铁不成钢!这句话又把我乐坏了。我觉的他比谁都着急。

一会二姨父买报纸進来了,直接進屋看报纸去了。我们在外屋看的不亦乐乎,我干脆当起了他们的讲解员,把大纪元上看到的相关文章一一对照节目讲给他们听。二姨父一会出来了,随便的看了一眼节目,正演到东北的那个舞绸子的舞蹈,一下被吸引过去,本来只打算看一眼,结果就扭不回头来了。第二天看了好多真相资料,第三天就跟老舅在一起谈论起这些事情来了,还谈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让我们非常惊讶,原来二姨父这么有想法呢!大舅说这是我的功劳。其实,又有什么比他的得法历程更有说服力呢!

大舅得法以后的趣事太多了,我这里只举了几个例子。在我心里,除了感慨师父的无边慈悲和大法的威力之外,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有多少修炼的人?每个修炼人又有怎样的故事?而中共的暴力加谎言欺骗,在这些故事面前,又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其实每个人心中向往美好的愿望,是任何邪恶和恐怖都无法阻挡的,我想还将会有更多的人被大法的美好所召唤,身体力行的实践着真正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