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学员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修炼历程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初得法的新学员,刚得法时因为正值怀孕,所以没有炼功,只是看《转法轮》也学着发正念。

同是修炼人的母亲拿来《九评》和《明慧周刊》让我看,可是我一看就头痛,怎么也看不進去,也无法理解里面的内涵。每当有朋友来找我时,母亲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我想朋友是来找我玩的,说这些干嘛怪别扭的。后来通过学法和看师父的一些经文,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再加上母亲经常给我讲一些有关三退的事,让我進一步认识到讲真相是每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必须做的。以后母亲再讲三退时我就在一旁帮腔,给对方讲我得法后的改变,告诉他们我从前是一个私心很重的人,也很重常人中的一些利益,曾经因为买房子的事和婆家闹得很不愉快,还差一点把孩子做掉。是大法改变了我,看淡了这些常人中的利益。

到孩子出生六个月后,我基本能保证做到学法,炼功,发正念,也想尝试着去给常人讲真相劝三退。母亲和同修们都说我是下一批修炼的大法弟子,不算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能保证学法炼功修好自己就不错了,对我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当时我心里很不服气,就因为你们得法比我早,你们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是你们不也耽搁好几年才又从新开始的吗?我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工作三个月后,和同事已经处得很熟了,我就开始试着劝三退讲真相。我先从关系好的同事开始,在讲之前我提前一个星期发正念,清除他们空间场内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退完之后我就总结一下,怎样讲使语言更精炼,最能表达清楚真相的内容,让常人听起来更通俗易懂,每次讲真相时我的思想都是高度集中,每次效果都很好,我知道这些话只是借我的嘴说出来,而真正做这件事的是师父。

一开始我用第三人称讲,到了后来我就开始用第一人称讲,我想让大家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所以我就要做的更好,这样才有说服力去和大家讲真相。就这样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和大法的威力下,我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退了店里的二十多个人。每次和同修说起我劝三退的事,同修都夸我進步很大,比很多老学员都做的好,我心里想:我按照师父的要求,三件事都做,这下我可以称得上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吧!

这时母亲告诉我做三退要理智清醒,注意安全,可我根本没往心里去。就在我退完店里的最后一个人之后,有人向老板举报说我炼法轮功,老板因为怕被同行知道举报他,封他的店,就让店长通知我回家想清楚,如果不炼了就可以回来上班。因为老板一个月也到店里来不了几回,加上我自己得法又晚,心态不稳,所以一直没有和老板讲真相。而这份工作是我很喜欢的,而且工资收入在当地也是不低的,再加上我因为前些年做生意欠了一些钱,我要用这份工资还债和抚养孩子,因此这份工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是要我以放弃大法为代价我怎么也做不到,于是我辞职了。

工作丢了之后,同修都说我有漏,仔细向内一找发现自己的欢喜心和显示心都起来了:看我做的这么好,很多老学员都还走不出来呢,看你们谁还说我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因为这些执著让本该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却被常人给“炒”了!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不仅这样,当我在看到明慧中有一些大法弟子因为讲真相不注意安全被邪恶绑架的事例,自己的怕心又被勾了起来,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教训啊!

明慧是大法弟子切磋的园地,是大法弟子之间互相交流互相帮助共同提高的地方,怎么到我这就偏了呢?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把师父的经文好好的看了几遍,从中我悟到是我自己的心不正,没有站在法上去对待发生的事情。我想要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没错,错就错在我没有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需把法学透,法理清晰要有很强的正念,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所做的事情,心中永远装着师父的大法,这样做起事来才会事半功倍。

我现在的工作要经常坐火车去外地,每次上车之前我都求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的旁边,同时请师父加持、清除我身上因为后天观念而形成的不愿和陌生人讲话的习惯。一上车我就坐在那里看,如果是老年的,我就主动帮他们拿东西,要是我坐的位子好就主动的和他们交换,让他们坐得更舒服些,再找话题進入正题。如果是年轻的我就找一些热门话题切入主题。在讲之前心生一念:请师父加持把这个有缘人劝三退了让他得救。每次基本都能退了,也有退不掉的,退不掉的我也不难受,这时就心生一念:让他再碰到其他的同修给他讲真相,希望他早点得救。

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现在我一上车就能主动和陌生人讲话了,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也越来越成熟了。我知道我做的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很远,我会努力大步跟上正法的進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