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沂水县马站镇恶警的罪恶

邱传书、邱传兰、董学梅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邱传书和邱传兰姐妹俩。只读过几年小学。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在法轮大法盛传之时,一起走上了法轮功修炼之路。

江××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夜晚,杨家珠江大队的大小干部来到邱传书家,连喊带叫,又踢又踹她的家门,把邱传书从梦中惊醒,深更半夜将她带到珠江店子管理区大队院里。当夜被抓的还有本村及周围所管辖村庄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被强行集中到珠江店子管理区大队院里,关进了现办起来的洗脑班。

当时管理区书记是贺纪功。他首先勒索法轮功学员每人五十元钱,说是“车费”。几天后又逼每人交二百元钱的“押金”,并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后才放回家。但强迫他们每天要到管理区去报到,一连持续了一个多月。

几个月后,别的管理区向法轮功学员强收的押金全部退回,而珠江店子管理区却从每人的押金中私扣二十元(加上那五十元的所谓“车费”,每人被迫交了七十元钱)。

二零零一年阳历五月二十五日早晨,大队干部又来邱传书家将她到大队去。一进大队院,立即被推上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拉到当地的马站派出所。通车被抓的还有她的妹妹邱传兰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

派出所恶警所长陈家春逼迫他们面向墙坐在地上,伸直腿不许动。然后单个逼问,刑讯逼供。恶警马振荣、耿明等五、六个人在陈家春的指挥下一起动手暴打法轮功学员董学梅。从早上三点左右打到天黑不让吃喝。恶警让她坐在地上用脚蹬她,打耳光,专打她的脸、眼,揪她的头发,头发被揪得一缕一缕的往下掉。董的脸被打得肿得很高,半边脸象个紫茄子,白眼球成了红眼球,脖子上被用细绳捆过的痕迹很深。

邱传兰也被恶警打的死去活来。恶警耿明骑在邱传兰的腿上,一只手抓着邱传兰的头发,一只手正反不停的打邱传兰耳光。邱传兰用两手撑着地向后倒退,恶警耿明还是骑在她腿上往前赶着打。当时邱传兰也不知道疼了,只觉得眼里直冒火星,也不知被打了多少耳光,头发也被揪得一缕一缕的掉。县里来的一个姓张的科长(估计是张其国,待查)在一旁边骂边说,把你搅成肉馅子喂玉米都不解恨!后来就是他把邱传兰送去劳教的。

邱传兰在马站派出所被毒打的同时,恶警闯进她家。他们把她家翻了个底朝天。当时只有邱传兰十七岁的女儿在家。因为他们翻出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及不干胶的刻板,恶警就对这个年幼的小姑娘大打出手,不停的拷问,硬逼着她说是她刻了不干胶传单,并以此为借口把邱传兰的女儿也非法关押进沂水县看守所。

据统计,当时被绑架到马站镇派出所酷刑逼供的有十几人(不算邱传兰的女儿,她是后来被直接送进看守所的),在当地派出所被恶警们折磨十八小时后,全被送进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的值班室里,全都蹲在地上不准站起来,等着挨个登记。他们一天没吃饭,又饿、又渴,天又热,蹲得腿都麻了。恶警们边登记边取笑他(她)们。

在黑暗的监室里,白天逼着他们背监规,写“三书”,晚上站岗,不让睡觉。吃的饭是饲料般的窝窝头,菜是与沙、虫混合的水汤里漂着的几片菜叶。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当地邪恶拉到马站镇住地,继续非法折磨迫害。他们当中有七个男的,六个女的,却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屋里,吃、喝、睡都在一室。酷暑当头,恶人头目司法所主任马振荣强迫他们在正中午去地里拔草干活。大小便要打报告,还天天逼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就一致回答: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以前身体上的病炼功后全都好了。马振荣气的暴跳如雷,上去就打法轮功学员的脸,谁说打谁,强迫他们说不炼,逼迫他们骂师父。不管法轮功学员怎么苦口婆心的讲大法的真相,他们一概不听,把法轮功学员们非法关押长达二十五天。

同年九月十一日晚,邱传书的女儿一家三口从沂水到马站镇来看邱传书,当时快天黑了,恶人们不叫见面。邱传书的女婿跟他们讲道理,恶人们连推带搡的将他们一家拥到马站派出所,还想打他,三岁的孩子吓得大喊“爸爸”。后来恶警们蛮横的向邱传书的女婿勒索了二百元钱才算了事。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邱传书等法轮功学员就被叫起来点名上车,每人发给一个纸片。天亮后大家才看清,原来是所谓“劳教通知单”。邱传书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邱传兰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于当日被送往济南浆水泉劳教所。董学梅在他俩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沂水看守所,被判刑四年,送往济南女子监狱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