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二零零零年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至五月一日这段时间,有十八位大法学员被从四大队转到五大队非法关押,每天被奴役,顶着星星出工,顶着星星收工,强度极大。在这种非人待遇下,大法学员决定提出八小时劳动。在劳教所开的所谓“三八妇女节大会”上,姓尚的大队长叫嚣:“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干什么来了,你们是什么人?!”那意思是八小时劳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大法学员绝食抵制迫害

从那以后,大法学员抵制非人奴役,恶警就开始整人,体罚站墙根,除上厕所、吃饭短暂时间外,从早上一直罚站到晚上,腿都站肿了。这样持续了有10多天。期间恶警还逼大法学员走正步、跑步;到第6、7天的时候,恶警开始暴力灌食。

唐山大法学员郭丽云一直绝食,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后来身体极度虚弱,快不行了,恶警才叫家属领人回家,在这个过程中恶警们一直隐瞒真实消息。

承德的益增艳;邯郸的王金梅、李变群;油田的赵宝华(不到20岁)、文安的王大领、邢台的乔云霞、范立新、王新、赵志强、石家庄的朱红、唐山粱志芹都被这样迫害过。还有刘彩华、刘菊华,姐妹俩一起被非法劳教,当时刘彩华还在手术后的化疗期间。

白丽丽(石家庄)、杨青芳(承德)在第一次被打的都没有形了,“转化”后又去“转化”别人。那个时候她们的脸色特别难看。

多人遭上绳酷刑

大概四月份左右的一天,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单独叫进办公室,恶警强迫跪下,不跪的,就被踹倒,4、5个恶警边上绳边打,用胶皮棍打臀部,上绳松了就往上提,接着打,每提一次,就垫东西紧一次,有的人被打的晕了过去。每个被打的人身上都是瘀黑的;乔云霞被打的人快不行了,才送医院,检查她的腿被电的都没有知觉了。专门打人的两个彪形大汉叫周益林(俗称周六),耿刑警,参与的还有陈某某(男),苏某某(女),郝燕萍。

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恶行还不止这些,希望所有受过迫害的学员清除怕心,消极的心态。揭露迫害。在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真相后,恶警们的迫害也就无法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