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何时宁静

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0年9月12日】 中国有个传统美德叫“尊老爱幼”,所以我平生最不能容忍打骂老人、虐待老人的事,可最近同乡回家探亲回来,跟我讲了两件在老家发生的事(我的老家是河北省晋州市杨家营乡),把我气得够呛。说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因坚持炼法轮功,并进京上访被乡政府一群人毒打,一个被打断肋骨,一个被铐在树上遭到毒打,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竟发生在我们这个口口声声以法治国的国家,发生在我的家乡,真是可悲、可恶至极!

现在谁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善良、正直、刚强的人。就说我们乡这两个遭迫害的老太太,远近闻名的两好人,邻里关系融洽、乐于助人,从不跟别人争,家庭和睦,勤劳能干等等等等,这样的好人,本应人见人敬才对,可她们却受到……唉!难怪这两年天灾人祸这么多,而且今年尤甚,一会儿旱,一会儿涝,这有蝗灾,那有霍乱,真是五花八门,真不知道丧尽天良的人就真的不怕日后遭报应?

我一介草民无权无势,更没什么本事帮我这两位善良的同乡,但我不想沉默,要大声为她们鸣不平。听说做坏事的人就怕被曝光,要不怎么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组门前最热闹?当然了听老人讲阴间的恶鬼最怕见光。所以今天我把她们的不幸遭遇写出来,让全社会都来关注,也算我为正义与善良尽一点微薄之力吧。

宋小平,河北省晋州市杨家营乡小沙庄村人,今年52岁。1999年7月20日,因国家不让她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而进京上访,半路上被乡派出所抓回,在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7天。10月25日,国家又说法轮功是邪教,老人又想不通,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西客站被当地公安抓住,遣返回杨家营乡,被乡政府人员(姓名待查)关上门痛打,凶狠地将宋小平左肋打断,就是在这种伤痛情况下,也没让她在家休养休养,就毫无人性地又将其拘押了一个月,罚款一千元才放出。在这期间,乡政府人员又去她家抄家,想抢走人家经商用的传真机,她老伴拼死跟他们讲理,东西虽没被抢走,可她老伴一气之下病倒了。刚放出来的宋小平回到家看到这一切,实在想不通,这哪点像国家干部做出的事?这不是一群强盗吗?一生气于11月29日她再次进京讨个说法,不料在天安门又被公安抓上警车,又被遣送回家,因她是二次进京,被判刑事拘留,乡政府又派人土匪般地到她家抢经商用的机器,由于这些机器也有别人的股份才没被抢走,但她老伴因此事又惊又吓,又气又急,加重了病情,卧床不起,正因为她老伴病重,无人照顾,乡政府怕闹出人命,影响太大,于是让在看守所呆了15天的宋小平家属交了5000元所谓抵押金做保,才让其回家照看病人。本以为乡政府这些“人民公仆”良心发现了呢,谁知今年2月2日,这伙人突然又闯进宋小平家,搜走她两本大法书和一些大法资料,接着又搜出她写给国家主席的一封反映自己无辜受迫害以及还法轮大法清白的信,其实公民给中央领导写反映信,这本身是我国宪法赋予每个合法公民的权力,是受法律保护的,可这些法盲(执法者)却以此为借口,又将宋小平关进了看守所。过了一个月,宋小平家里担心亲人的安危,要求放人,乡政府开出的条件是再交5000元“抵押金”才行,家里无奈又凑齐了这笔钱,把人接回了家。真是祸不单行,她老伴因家里发生的这一切不公,身心受到极度摧残,在小平被保释的第十天含恨离开了人世。

写到这,我不禁要问,这还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政府吗?这些人把看守所当成了摇钱树,找个借口就抓人,根本不顾老百姓死活,搞得居无安宁,家破人亡,整个一帮子绑票团伙。有时想起来,中国人真的命苦,我们这是生活在怎样的一个社会啊!政府怎么了?这些人为什么变得这样可怕?!

故事还没完,专门制造不公与磨难的那些人似乎总跟宋小平过不去。今年4月24日,就因为她与另外炼法轮功的邻居在一起说说话,就给她扣了个“搞串联、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关进了行政拘留所,23天后又转到刑事拘留所,2个月后又被送进石家庄市劳教所,最后宋小平被判劳教3年。

各位,当初我听同乡讲完这个故事,沉默了许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真的,对于那些丧失了人性的人,我还能说什么呢?

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某乡某村61岁的周大妈,老人生性和蔼可亲,谁都知道她炼法轮功炼好了身体,可去年7月,当电视造了那么多谣,大批特批使她受益良多的法轮功,后又说法轮功是邪教,老人想:那不等于说我也是邪的吗?我学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怎么变成了邪的了呢?她在家坐不住了,于去年11月29日去北京要证实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在天安门被公安抓进警车,遣回老家后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刑满时,拘留所通知她家交2000元抵押金才能放人,村里谁都知道周大妈家里经济条件非常差,但两个儿子为了救出母亲,东借西借好不容易揍足了2000元,这才把母亲领回家。等老人回家听孩子说自己是被花钱赎出来的,十分气愤,说做好人还要罚款,这是什么道理?你这不讲理,我去北京讨个说法,于是在农历腊月二十九,她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她又被抓住。这一次她遭到北京公安的一顿暴打,接着被遣返回乡,等着她的是看守所45天的拘留。当家人去要人时,看守所还是交钱放人那一套规矩,可家里这次实在拿不出钱来了,跟他们讲多少好话都不行。后来看守所一看在她身上实在榨不出油水来了,就把老人赶出了看守所。各位,别以为这些人又良心发现,实质上他们是在把关人放人当成做生意:关一个没油水的老太太,挣不着钱还搭上饭钱,这对于掉到钱眼里的生意人来说那还了得?

时间过得很快,周大妈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对法轮功会重新认识,本来嘛,快一年了,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炼法轮功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反党反政府反人类的,在巨大压力面前仍在做好人,哪有任何政治目的?可电视新闻还是没完没了地造谣,想煽动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老人越看越觉得政府有些人在这件事上做得太过份,于是在今年6月1日,犟倔的老人又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但又被抓住遣送回乡,这次乡政府可气坏了,认为给他们丢了脸,气极败坏地把老人铐在大树上用树枝条抽打,一道道淋漓的血痕,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仿佛把人的思絮带到了黑暗的旧社会,老人被打晕过去,他们就用冷水泼头,醒了再打……(电影上惨无人道的鬼子打中国人的镜头,如今却用在大法学员身上,凶残无知的人……,好可悲啊!)

我就想,面对这么大岁数的老人,稍有点怜悯之心的人是绝对下不去手的,除非他是毫无人性的冷血动物。几天后,周大妈照例又被关进了看守所,这次时间长达2个月,后来乡里叫她家人拿钱赎人,她家根本也拿不出钱,可“生意人”哪能做了赔本的买卖,于是乡政府派人把她家的农用三轮车抢走,电视机、自行车,凡是值点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都做了“抵押品”,人民的公仆抢人民的东西,鱼肉老百姓,看来他们下狠心不让老百姓活了,可我记得世间有个规律叫“物极必反”,他们这种穷凶极恶也真象知道自己活到头了。

后来,我听说周大妈刚被放出来,就被家人毫无余地的关进了一间屋子,锁上门再不叫她出去了,老人每天隔窗望星空,心里平静极了,她似乎看到了家园宁静的那一天。

执法者可以知法犯法胡作非为,难道法律只是管老百姓的?我深信老天定的理是绝对公正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会铲除残败的。奉劝那些还在迷中违心做恶的人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悬崖勒马,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