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山东省招远市老年女大法弟子,每逢心得交流时,总觉的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身体给我净化了,让我明白了许多法理,使我由一个多病缠身、性格暴躁的人,变成了一个性格开朗温顺无病一身轻的人。是师父救了我,大法改变了我。

九八年年底,久病不愈的我,躺在床上等死,有一天朋友借给我宝书《转法轮》,我越看越爱看,如饥似渴的读着。九九年元月一号晚师父第一次给我灌顶。我清楚记的那天晚上,突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我顿时觉的身体象躺在云中,又轻又舒服,第二天早晨下楼买东西,六十多岁的我上下楼一溜小跑,全身的病不翼而飞。那时我只看《转法轮》才二十几天,一个动作也没作,师父把我几十年的病一扫而光。我简直惊呆了,心想师父肯定是大神仙。于是我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阴历正月初九,我第一次参加晨炼。当做第二套功法时,几个抱轮动作两个胳膊之间有个东西晃动的很厉害,身体好轻松。当时就想:我怎么才认识这么好的功法。回家后我把所有的大法书都请来,几天的工夫就一一看完了。我明白了这是一本让我们修炼的书,下决心跟师父一修到底。

当我刚入修炼之门,九九年七二零,江氏迫害法轮功开始了。由于得法太晚,我的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交织在一起。老学员干什么我跟着干什么,晚上集体学法,早晨炼功,几次進京上访,发资料救度世人。忙的顾不得给老伴改善生活,再加上他的脾气火暴,進门就骂上了,大事小事不顺心就骂个不停,当着儿女们骂、当着邻居骂、当着朋友骂,有时对着我脸上骂,骂的声再大,我也能守住心性。我记的第一次進京上访回来他一直骂了两个小时。骂完了他出气了,便说:过来炼功吧。他让我炼我当然求之不得,当我做冲灌动作时,觉的两只手飘来飘去,我真的体会到“忍”的重要性。每当挨骂时我心里都在背师父的《何为忍》这篇经文,在“忍”中我去掉显示心、虚荣心等许许多多常人心。

下面仅举几例,有一次做中午饭,给老伴炒了一盘花生豆,老伴一尝不脆,把筷子甩了老远,我又重炒了一遍,还是不脆,他那里骂我:你太偏心了,孩子回家你样样菜做的好吃,给我做点菜你草草了事。我忽然找到自己有偏心,原来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还有一次晚上,功友来电话说要到我家来,我放下电话马上把走廊里的鞋整理整齐,不料老伴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扯倒在地,我当时大声问他:你这是干什么。他训斥我说:你平时不注意收拾家,人家来了你才收拾,你显示什么?你虚荣心太强了。我一听他给我指出两颗心,本来想发火,我又高兴了。真象师父说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欧洲法会讲法》)。

八年多来,生活中一出现矛盾,我快向内找心,无论和谁矛盾,和老伴、同修、儿女,只要把心找对了,矛盾马上化解了。

八年来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道路上,我紧跟师父一步不落,师父每次讲法都让我们多看书,多看书。我没有一天离开《转法轮》,师父的每次讲法我都认真的看五六遍,知道怎么修炼,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路上。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连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平时很少提“旧势力”这三个字,心目中根本没有它们的位置,只有师父法身有序的安排,所以在正法的路上走的比较平稳,几年来邪党曾抓过我七八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党一次也没有得逞。当听到邪党要抓我,马上发正念并向内找,什么没有放下。当找出心时,邪恶自退,。

在修炼的路上我深刻的体会到安全来自正念,正念来自静心学法,我每天要静下心来学法,哪怕是学一段也要知道是什么意思。

自九九年下半年到今天,我散发的资料遍布城的各个角落。可以说哪个单位都去过,政府大楼,政协大楼、公安局、司法局、检察院、法院、派出所、看守所、交警大队、六一零、各个市区、居民楼、有电子门的、有门卫的我都过去。我都堂堂正正的進去,安全而归。下面举几例。

记的二零零二年,有一本资料叫《前车之鉴》,内容都是抓捕大法弟子恶人恶警遭报事例,当看了内容后,我就准备发到有针对性的单位,有利于震撼邪恶,我手中有八本,其中一本发到公安局。

那是初春的一个早晨,天刚刚蒙蒙亮,我穿上一双轻鞋,把资料揣在怀里直径向公安局走去,公安局的对面是大广场,隐隐约约看见老伴在跑步,我绕过老伴的视线,直朝大门走,当离门二十米时,有两辆警车开到大门停下,我发了一会正念让他们走开,这时看见门卫在屋内走动,心想我一定要送進去,便毫不犹豫往前走,当我离警车两三步时,两辆警车同时走开,我一路小跑進了大楼,一楼有个办公室亮着灯,办公室对面有个厕所,有两个人在厕所里说话,我轻轻的把资料放在办公室门榄上,堂堂正正的走出来,门卫好象什么也没看见。回家的路上好象飘起来,我顺手翻开《转法轮》第一页:“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段法我突然明白了,在常人的眼中,公安局是最邪恶的地方,根本就送不進去。但在师父呵护下我安全而归。从此我去掉了很多人的观念。接下来,我把其余的几本分别送到上述几个单位。我记的去看守所那天,是上午八点多钟,看守所大门是栏门,从外面就能看到里面的大体情况,当我走到大门时,一看门卫小屋没有人,离大门南面的操场上,有十几个警察在打球,其中一个警察背着枪在聚精会神看打球,我不慌不忙走進大门,把书放在门卫屋内,又不慌不忙的走出来,我知道师父在身边呵护着我,一点也不怕。

还有一件事。那是零三年初春,我市多处贴出诬蔑大法和师父漫画,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在市大广场的南面,有一个两面都是厚厚玻璃的大专栏里,专栏长约十六米,正反两面都有漫画,同修们听到消息后,有的发正念,有的向宣传部讲真相,有的站在专栏周围讲真相。我到专栏那里一看,一眼看到师父的法像在里面,当时我的心象被揪出来,我难过极了,这简直是在污辱我们伟大的师父,当时我顾不得跟前有人,过去使劲推了一下玻璃,厚厚的玻璃一丝没动。那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我们当弟子的能束手无策吗?心想,邪恶能放進去,我们就能拿出来。就这坚定的一念,办法出来了,晚饭时我把螺丝刀和小锤准备好了,把门上涂上机油,免的半夜开门时惊醒老伴,吃过晚饭,我又跑到专栏的背面看准师父法像的位置,很巧合正面也有几个同修在看师父像,我问他们:“师父的法像是否在这个位置。”她们回答:“是”其中一个同修大概也明白我问的目地。她顺手从专栏下递过一把螺丝刀,我让她们做掩护,我把螺丝刀插在玻璃缝里使劲一别,玻璃松开一条缝,我用力一推很快把师父像拿出来,揣在怀里跑回家,我高兴的一夜未睡,心想:师父啊,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零六年的六月份,听说市里有一所学校办的专栏有诬蔑大法内容,同修知道后,发正念,分别给校长、班主任、教师写了讲真相的信,几个月后听说还在那里,一天下午三点半左右,我和同修甲商量,我们应该自己动手除掉,不能让邪恶继续散发毒素,毒害学生,和同修甲一路发着正念,来到学校大门,门正开着,有几个工人在铺地,刚進大门,有的小学生从楼上跑下来,好象刚下课,我们根本没想这些,直奔专栏,一看专栏的玻璃松动有一扇玻璃已开了一条缝,我用手一推门开了,我们不到二分钟全拿出放在包内,安全走出大门。一个几千人的学校里没人看见我们,我们又一次证实“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真理(《洪吟二》)。

回顾几年来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路上,贴不干胶、挂横幅、发资料、发《九评》、劝三退,揭露当地邪恶,我把劝善信和不干胶贴到邪恶的门上,他父母门上、岳父母门上,邪恶的院子里,在师父的呵护下,从来没遇到麻烦,平稳走到现在。

我近几天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我看见师父,师父为我真是操心,时时看护着我、点化我。现在我对自己的一言一行都用大法约束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