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开创自己证实法的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师尊您好!同修们好!

回想自己正法修炼所走过的路,深一步浅一步的充满了艰辛,有泪水也有喜悦,但更多的是坚信和坚定。我深深的知道:这一路上倾注了师父无数的心血和希望。每当回顾这些,我总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我是个在婚姻中受过挫折的中年女弟子,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失去家庭的剧痛中站了起来。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一家与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戚收留我住下,要我为他们照顾家务做做饭(他们家吃饭的人并不多),承诺每月给我相应的报酬。这样我就在这住下了,有了安身的地方。

周围同修很多,他们都修的很精進。在她们的带动引导下,通过大量的学法,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有了以往的教训,我很注重心性的修炼。我想:在这个家里我一定要开创出自己堂堂正正修炼的环境,否则只为了生活整天住在这里就没有太大意义,那么这就意味着:首先我个人应该做的很好很正,被他们承认,这样他们才能认同大法,并能得救。

从那以后我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事事为他们着想,除了干好家务外,生活上不怕麻烦,尽量做出他们每个人爱吃的饭菜,事事调理的能让他们顺心。我默默的付出渐渐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他们很尊敬我,待我象自家人一样。

有一次,家里的女主人晚上出去喝了很多酒,很晚才回来(男主人不在家),回来后上吐下泻。我在睡梦中被一股难闻的酒味恶臭味熏醒了,我起来一看都傻眼了,只见她床上被褥上到处都是粪便和呕吐物,连大厅通往卫生间的走道上都有,而她还在大醉着。我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想打电话让她丈夫回来,可又一想,她肯定不想丈夫看见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平时她丈夫就很讨厌她喝酒。没办法,我强忍着一阵阵恶臭,倒了热水,帮她擦干净身子,再把被褥全都抱到卫生间,给她换上干净的。等我把一切都收拾干净,该洗的都洗了,天已经快亮了,我整整忙了半夜。中午她醒来的时候,看见阳台上挂满了洗的干干净净的被褥。为了不使她难堪,我什么都没说,在她丈夫面前更是没提半个字,一切好象没发生一样。她对这件事还是有记忆的,她很不好意思的说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说这些都不要紧,只是别再喝那么多了,那样会伤身体的。她不是个很会说好话的人,可我看出她是很感激我的。

他们俩口子都对我说过,我来到这个家,是他们的福气,他们夫妻变的和睦了很多,几年来再没打过仗。以前打仗吵嘴是三天两头的事,整个楼道的人都知道,邻居们都说是我改变了这个家的环境。现在他们一家也都办了三退,连几个邻居也办了,我知道这是法的力量,是师父的安排。每当听到赞扬的话我总是抓住时机证实大法。这个家的经济条件很好,在这住既保证了我做三件事的时间,又解决了经济方面的困难,我们双方都很受益。

二零零四年师父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在这个家我也自己做起了资料。开始利用他们孩子的计算机,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悄悄做一些,做完后,把复印机藏起来。过了一段时间,我就直接跟他们说了我做资料的事情。他们说做也都不要紧,关键是要注意安全。就这样,每天干好家务后,我把所有的剩余时间都用在了三件事上。几年来资料从不离身,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同时又填补了身边同修资料不足的困难。有同修提醒我,一味的这样做是不理智的,资料该给的要给,不该给的不能给,可我不这样想,我认为我是发自内心的为救度众生着想,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在做好这些的同时,我配合引导几个同修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无论自己多忙,我都到离我较远的同修家把资料拷到优盘上,再传到同修手上,就这样忙来忙去,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有时学法少了,状态不好的时候,各种人心也会出来干扰。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市几个同修相继被迫害,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非法劳教,一部份学员只能看上周刊,资料来源成了问题。一天协调人见了我之后,问我能否做一些资料填补一下。听了后我犹豫了,几年来自己做自己发放,已经得心应手了,好象已经形成机制了。并且我面对面讲真相、发“九评”、劝退等,很少有怕心。我认为当今这个环境在家做资料很安全,那些怕心重的学员在家做资料更合适。为什么要找我做,何况这个家也不是我的,一下子那么多人需求的资料压我身上,用的耗材也多,在这做能行吗?同修看出了我的犹豫,说:你考虑一下吧。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好,想想这么多同修没有资料讲真相,我也很着急,协调人找到我了,这也许不是偶然的,也可能是师父的安排。再说,我不做周围真的没合适的人做,思考后,我决定做。就这样我又承担起几十人的资料供应。

为了方便,多节省时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开始的时候,没有懂技术的同修给计算机做安全的系统,硬是用儿子给我做的常人用的系统做了一段时间。去年大陆法会大法弟子心得体会中,一篇《坚信师父坚信法,闯过一关又一关》,我流着泪看了两遍,我被同修能放下生死的坚定正念和无私付出所感动。比比同修,我觉的自己的差距太大了。每当我感到累感到苦的时候,想想为救度我们操尽了心的师父,想到有那么多世人还被谎言毒害着,他们还在等待我们救度,也就不愿去体会这些苦了。

可长时间在一个层次中,只忙做事不静心学法,心性不提高也是不行的。记的前一段时间,同修编出了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和各种资料,想到本地迫害还这么严重,这一下忙了我,一个星期下来自己做了一箱纸的小册子。要换专业的机器做这么多也许还行,可那小机器散热不好,做做停停。我的儿子见我这样说了几句:这个机器本来只适合办公和小量打印,可你象开印刷厂一样用它怎么能行呢?(这个机器还是很耐用的)就这样连着忙了些日子,学法、发正念都保证不了质量。我真的感到很疲劳。

一天晚上我到一个同修家有点事,看见几个学员在一起集体学法,很是羡慕。隔天又听一个协调人说:这些学员每天晚上基本都能够在一起集体学法,他们对学法抓的很紧,他们有的家庭环境很不错,可就是一引导他们自己做资料就打折扣了。听了这些话,我的人心被勾了出来:你们谁不比我条件好?最起码你们都有自己的家,你们每天学那么多法,心性倒能守得住……。

一连几天我的心都很烦,状态很不好,嗓子咳嗽的很厉害。两个经常接触我的学员,也看出我的状态有问题。她们很不放心我这样,就从多方面引导我,帮我找问题,告诉我应该多静心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我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挖出了自己肮脏的思想。我被找出的这些心吓了一大跳,揣着这些肮脏的心怎么能做这么神圣的事呢?怎么配做呢?修炼就是修自己,怎么能看别人呢!这就是我的使命,也可能在久远以前我对师父立过这样的誓约。

因为我有家务要做,还得学好法、发正念、要供六七十个人的资料,我真的感到有压力。虽然协调同修说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可我还是怕误了救度众生的事,我想长期这样下去真的不是太好。后来我自己联系了一个做家庭资料的学员配合我,这样也保证了学法、发正念的质量,有时间我还可以到很远的市区外的建筑工地上,面对面的大量发放“九评”和真相资料。建筑工地晚上看场的不让進,白天進去发要面对很多的人,怕心重了也不行。有一次我带着三四十本“九评”还有光盘和一些小册子来到一个工地。進去后,我给几个正在搬砖的人发了几本“九评”,没想到远处近处在楼上干活的看到了也下来很多人,他们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当时我的心也真有点紧张。我赶快调整自己:他们是来要真相的;是要我救他们的;不要害怕。我正在想的时候,他们动手把我带的各种资料都抢完了,很多人还没有拿到,有的还嫌我带的太少。我告诉他们先传着看。后来我又去了几趟,这些干活的大部份都是农民工,他们很纯朴,特别愿意看真相资料,有的叫我有新内容还送来。这些资料都被他们带回了农村。

从师父告诉我们用“九评”讲真相以来,我都坚持这么做着。天冷的时候,我们这里每年赶一次山会大集,一连赶六天,很远很远的农民会来很多,去年我和两个老同修每天带上“九评”和真相资料大多是面对面的发,连发了六个上午,发了几百本“九评”和很多小册子及单张资料。在发放资料的同时,遇到有缘人还可以劝退一些。

有同修提醒:做资料的学员不提倡出去发资料。我个人认为在现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有些事很难分工那么明确。只要对讲真相救世人有好处,有能力的就多做点吧。大法弟子可以以一当十,以一当百。这也是邪恶最惧怕的。

在师尊的呵护下,八年的腥风血雨中我们走过来了。我知道;比精進的学员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很多缺点和不足,今后我会严格按法的要求,归正自己,少让师父操心。前几天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止不住泪流满面。八年了,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却以这样的形式见到了我们日夜想念的师父;我们真的应该放下人心,发挥我们的正念、神念,立即结束这场迫害!早日堂堂正正见到我们伟大的师父。

层次有限,很多不足请师父和同修原谅!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