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币已成我们的法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现在一般常人的意识,售货员只想着把自己的商品想尽办法卖出去,收钱员是以收钱为前提,因为道道门槛都有提成,不修炼的常人是以钱的多寡来衡量人的,所以你去买他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他乐意干的事,你再给他钱,他就更乐意了。修炼人花真相纸币,是以救人为第一要务的,而对于一个常人来说,他们是以挣钱为第一要务,所以只要是钱,只要能挣到钱,就达到他们的目地了。钱只要不改变颜色,对于他们来说,只写上几个字,是无所谓的,但等到夜深人静再数钱时,再仔细看看那几行字,没有不发人深思的,如果条件成熟,退党退团退队是每个中国公民都乐意做的事,而花真相币的人目地就达到了,真相币就起到了法器的作用。

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進行,目前,花真相纸币也逐渐成为一个社会风气。随着这种风气的盛行,我也形成了一个习惯:花真相纸币。因为真相纸币已成了我们的一种法器,所以在我花出的纸币中,如果不写上真相,我就有对不起这张纸币的感觉,好象这张纸币也会对我说:今天你做的太不好了,我身上没有真相,这还是一种法器吗?我内心也产生一种负罪感。因此,连年来,我花出去的纸币没有不带真相的。如果买钱少的东西,就拿面额大的让他们多找零钱,买大宗儿产品,就给一把写有真相的纸币。遇到特殊情况,例如有的人接过纸币只是瞟上一眼就装兜里时,我还特意嘱咐一句:我给你的钱可是救命钱啊,你看那上面都写了些啥?有的人会把刚给的钱掏出来再念一遍。有一次我去买菜,给一个老头了两张真相币,我又交代了他两句,他把钱掏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入另一个口袋中,嘴里还说:我一定得保存好,回到家仔细看看,照着去做。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现在的商贩一般来说都比较重视钱物而不看重其他。有一次我去我市一个比较大的商场购物,要买一套三百九十元的西服。因为钱装的也不是太多,只有三张一百元的,另外都是十元的。我想。要是收款员发现这九张十元的都写有真相,那可怎么办?最后交款时我发出强大正念。结果那个收款员把那十张写有真相的纸币反反复复看了看,没吭声,就把纸币放進钱捆里去了。这使我一下子好象明白了许多,明白了众生要得到真相的那种饥渴心情。回头我们拿着交款条取衣服时,又把兜里装的纸币给那个卖衣服的小姐看,并帮这个小姐顺利办了三退。不但买了衣服,还救了一个人。因为那个收款员周围围了几个售货员,所以在公共场合,没有给收款员讲真相

还有一次,我和爱人俩去书店买书,拿了一张一百元的真相纸币,给那个售货员,那个售货员接过纸币后反复看上面的字。爱人说:看什么呀,不要吗?还给我吧。那个售货员马上说:还是收下吧,我从来都不给人民币较劲的!于是找了我们钱,我们离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