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心态写真相纸币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个退休在家时间充裕的老年弟子,自从零六年二月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肯定了真相币的作用后,我就开始写,因为我知道,师父都说这办法好,那一定是最好,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救更多的人。我本着师父说的写“法轮大法好”、“退党”等。那时只是自己写自己用。

直到零六年十一月底。我们在学法小组上提到了写真相纸币的事,有个做生意的同修说:“你们看我挑好了一百张一元的准备写,可我没有时间。”我说:“我有时间,我写您去花,花的多救人就多。”同时又有两位做生意的同修参与進来。这样我就每天抽一定的时间写几十张,除去自己花之外,分发给他们,而没条件写真相纸币的其他同修也陆续的参与進来,需要消费时,就到他们那换写有真相的钱花。

在写和花的过程中,也是一个修自己的好机会。先说我写真相纸币。看到有折角的,用手抚平;有撕裂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口子,都要用透明胶粘好,增加使用寿命,周转的时间长,看的人就多,救的人也就多。写好后多数两遍,一是避免与同修换钱时出现差错,二是加持真相纸币更多的能量,让其发挥更大的能力去救人。因为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

写的时候,真的是怀着一颗善心、救人的心在写,手在写的时候心跟着默念“法轮大法好”,写多少张念多少遍,真的把自己修好的那份慈悲灌注在真相纸币上,灌注在字里行间。这样写出的字工整、漂亮、有能量。一口气写几十张也不觉的累,而且状态非常的好,真的是事半功倍,同时在写的过程中修去了自己的干事心、显示心、求安逸心。而且我与同修间达成了一种默契、和谐,体会到了同修对我的信任,换钱时,我数好的,他们根本都不数,让数也不数,那种亲切感、信任感是常人、不真修的人无法体验到的美妙。

花真相币的同修也是修自己的好机会。有个同修说:“我在花真相币的时候没有任何想法,没有任何怕心,就是让人们明白真相得救。”他最多时一天就花出去八十多张。他说:“我现在花钱时,没有真相币,心里就空落落的,那么多新的、好的纸币没写大法真相,就花出去了,太可惜了,它能救人呢。”

有一次,我给另一同修送真相纸币(这同修是七二零以后开始修炼的),看到她那有几十张别的同修用印章印的真相币,我出于安全考虑就说:“我这些就先不给你了,我怕……”我的话没说完,同修就坚定的打断我:“出正念,不要怕这怕那的。”我说:“对,对,出正念。”当时我的心里真激动,眼泪都快下来了。新学员哪,而且她的家庭负担很重,孩子上高中、丈夫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她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的觉,坚持学法炼功,还要打点自己的生意,就是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信,踏踏实实的坚定的跟上正法的進程。

还有的同修不善言辞、默默无闻、给多少纸币都毫无怨言,又有多少同修在花真相纸币的同时修去了自己的怕心,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虽然真相纸币不能象真相传单写那么多、讲那么明白,可它却起到了很好的铺垫和传达信息的作用,而且面积广、速度快、真实无本万利。在我们这里写真相币、花真相币已打开局面,形成趋势,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所以我建议大陆的同修们,有能力写的都拿起笔。前提是写的时候一定要用心去写,字迹工整、端庄。让人们看到它,就感受到善的力量,激发人明白的一面。千万不要龙飞凤舞、写草字,人们看到后有反感,说了不好听的话,对大法不敬的话,那你是救人呢还是害人呢?而且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要想做好这件事情,就必须得达到最好的效果,真正能把那个人度了、救了,我才做,也必须得做到这样。”我们是师父的弟子,要向师父学,听师父的话,把救度众生做到最好。

花真相币人人都有这个能力,而且我们这都是带动家属(不修炼,但明白真相的人)去花,这就看我们站在什么基点上,用心如何。我们大陆有多少做生意的同修啊,每天经手的纸币得有多少啊,如果我们大陆同修都能做到有能力写的写,有能力花的花。这将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呀,得救多少众生啊,而且那么多的真相币都有“法轮大法好”的字样,那正的场得是多大呀!而且师父在新的讲法中又告诉我们:“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那我们就人人都发挥自己在法中得到的智慧救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