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过程是信师信法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七日的早晨,我在公园里被一种特殊的美妙动听的音乐吸引住了。之后,一连三个早晨我都站在那个地方听这音乐。我当时感觉,那音乐好象往我耳朵里灌一样,真是太好听了。我想,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好听的音乐呢?第三天有人对我说这是炼法轮功的音乐,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看我好象有兴趣,还送我一本《转法轮》。从那天开始,我走進大法,《转法轮》这本宝书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从来都没放下过。

当我读《转法轮》的时候,一下子想起一件事:那是一九九一年,我退休回老家过年。去表妹家串门,我看见了一个横幅,横幅上有三个大字“真、善、忍”,当时令我羡慕的不行,但是又不能和人家要,心想我去集上买。以后每有大集我就去找,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有这三个字的画,到过年了我也没买到,心里想以后我会买到的。后来就把这事忘了。没想到却被美妙的大法音乐带進了“真、善、忍”中,不但拥有这三个大字,而且还有了师父。所以从学法那天起,无论是什么压力,什么样的环境,我从来都是信大法、信师父。谢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的缘份。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用任何语言无法表达我对伟大慈悲的师父的感激之情。

修炼中,我基本上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陷害大法开始,我当时带着分别是四岁和九岁的孙子、孙女,他们都跟我学法,也很精進,无论家里的人怎么反对,我就是让这两个孩子学。放假时我带着他们回山东老家讲真相,三年三趟,后来又讲三退,我一遍又一遍的回去给老家人讲三退,为了他们得救我一共回去六趟,不管是山里,海边,我能找到的亲朋好友、同学、老师我都去和他们讲。我深信师父说的没有错,师父让做的我就一定要去做好。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感觉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讲真相是真难。有一次大早我去给一位六十多岁的小学同学讲真相,没想到竟被她撵出大门。但我不怨她,只是想这人受邪党毒害太深了,多么可怜啊!我是为了救她,她却把我当成坏人,真是善恶不分了。现在回想起来,问题还是在自己,法学的不好,真相讲的不到位,没有救了她,很可惜。如果是现在,我一定能给她讲明白。通过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每次讲法都讲要学法、学法、多学法。我一定要无条件的做到师父的要求--多学法。

讲真相过程中,我体会到《九评》和《解体党文化》也是讲真相的很好法器,要多看,把真相讲得更好。

从学法开始,老伴一直在帮我提高。可因为在常人中养成的人的习惯--怕他,给他讲真相就是做不好。这些年来,我一直觉的自己学大法了,也能用大法对照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认为我能这样做就不错了。钱财的方面我也看淡了。可有一阶段,无论我怎么做,他都说我不好,我虽然表面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心里老是想他为什么对我这样,我做的够好了,怎么还这样?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转法轮》)过去当常人的时候我就特别怕他,因为他不讲理。修炼后,自己知道要按大法要求做,要做到忍。但最近通过一件事情我悟到,他一直这样对我,其实都是我的怕心不去招来的。

一天,一个男同修到我家,正好赶上发正念时间,我们坐在一个床上发正念。等同修刚走,他就开始大骂起来,我刚想和他辩解,忽然悟到,向内找自己。一下想起来了,我在发正念的时候曾经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是这个念头招来的,所以我一声没吱。他骂了一会,第二天再也不提了。我想就是得相信师父话,必须无条件向内找,找自己,一切都能解决。我找到了我内心中隐藏着的那种怕心,悟到都是它做的怪。我现在明白了,在矛盾出现时,我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到忍,但这与怕是两回事。我是大法修炼者,是在按宇宙最高特性修炼的,是有师父保护的,为什么要怕呢?我反复读师父的经文《怕啥》,警告自己必须修去横在我的前進路上的这个障碍。

最近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一再强调:遇到任何矛盾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我们千万要认真做好。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破除邪恶的迫害,时时刻刻是离不开对师父的信。尤其是正法到了最后阶段,对师父坚信,才是最大的正念,也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信师又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是正念正行的源泉。无条件的静心学法,遇到矛盾无条件的找自己,就是信师心法的具体体现,信师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本性,应该是金刚不动的。

大法给我的太多了。我要用我的全部力量做好三件事,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