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尊敬的同修,我是名老年大法弟子。修大法虽然十一年有余,但由于对法学的不好,修的就更差。2000年时因進京证实法,被抓后,还走过弯路。所以心里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一截,没有什么可讲的。只有认真学法,真修自己跟上正法進程,追上去。也就从未动想往明慧写点什么的念头。其实这种想法也不对,明慧是大法弟子的共同窗口,是沟通心灵的通道。我们都得关心爱护利用它,使之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目地。

昨天发生在我身上一件大事,是师父帮了我,使我能顺利的走过来。我从内心感谢师父。真实的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管着我们。想和大家共同分享师父的慈悲与恩惠。决定把此事写出。

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早八点左右,天掉几个雨点,我把写满名字(退党团队)的纸条,拿出来查一查有几个人,一共十四个人。第一张纸条(1寸宽,4寸长是硬纸)已写满,第二张才写二、三个人名,我想天还早,还得讲几个。把写满名字的纸条从左边兜掏出放在右边兜,心想别丢了。我又劝退了一会,就回家了。到家后把纸条掏出,准备以后有时间再整理。可是第一张纸条怎么也掏不出,把所有的口袋全翻遍了,也没找到,我立时急的一身冷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是十几个人性命攸关的大事,我能不急吗?我怎么这么轻率呀,这个自责呀。我着急心里和师父说,我明明放在右边兜的怎么就没了呢?这肯定是掏笔时带出去的,我也顾不上做午饭了,照原路往回走,原本已走十来里路,我这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要是常人早累的走不动了,寻了一路,只想能出现奇迹,可哪里去找,我心灰意冷回到家。

到家正好快到十二点。老伴也没问我干什么,其实师父已经在帮我了,发正念时心也静不下来,一直在流泪。这时我真感到自己太没用了。修炼是严肃的,这磨难不是自己求来的吗?你越怕丢,那就叫你丢,这是怕心引来的。再加上这段时间求安逸心太严重。早上炼完动功,总想眯一会,背法也犯困。这都是旧势力钻空子的理由,午后我在师父法像前,再三诉说着自己的不对,求师父帮忙,让我想起来东西放哪?头脑一片个混乱,只依稀记得查数时看到纸条上面只有一个是退党团队的、一至二人是退团队的,其余全是退队的,至于名字一个也想不起来。

不管怎样,午后还得学法,整点发正念。就在我发正念时,奇迹出现了,那个退“党团队”的是个女孩,我和她说话的过程清清楚楚的在我脑中反映出来,女孩的名字叫“丹丹”,紧接着想起了退队的母女俩,等等,总共十二人,我真切感到是师父在帮我,否则我这个老太太一着急什么都乱套。

我想只要我们信师信法,真正实修,那真是佛法无边,无所不能,现在是不冷不热的天气,是在外面讲真相的最佳时机。希望同修老太太们,都能走出来救人,通过这两年的讲真相,我觉得老太太比年轻人出来讲真相容易的多,因为我们男女老少都能搭上话。所以我呼吁老太太同修,都走出来吧,快快救人,发挥我们的优势。

初次投稿,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