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薄熙来的原告潘宇致澳洲人民的公开信

维护澳洲司法的独立性 对中共政权的压力说“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叫潘宇,是以人身攻击和酷刑罪起诉中共原商业部长薄熙来一案的原告。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新南威尔士高等法院对此诉讼作出缺席判决,原告胜诉。

我对这个判决非常满意,因为我提出诉讼并不只是为给自己讨回公道,也是为了成千上万遭受着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只因拒绝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理念的信仰,而至今仍在中国的劳教所和监狱里遭受痛苦。

修炼法轮功已经很多年了,身心方面都受益匪浅。我学会了做一个能够容忍的人,一个真诚的、充满善心的人。法轮功教导我们遇到矛盾时要向内找,事事都努力做到先他后我。我在日常生活中努力遵照这些理念去做,自身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的坏脾气改掉了,与周围的人相处的非常和睦。我感到祥和愉快,精力充沛,身体也很健康。法轮功真的非常神奇。中国千百万法轮功学员都体验到了修炼法轮功的裨益。然而,这样好的功法却在中国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被告薄熙来担任辽宁省省长时,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扮演了主要角色。在他的指使下,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并被送到劳教所或监狱进行“转化”。仅在辽宁省,就有至少三百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每一位受害者生前都遭受到恶警的酷刑折磨,手段极其残忍。我就是酷刑受害者之一。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我被带到龙山拘留所的洗脑班,遭到严重的人身攻击与酷刑折磨。我被一群警察拳打脚踢,我的眼睛瘀伤出血,整个脸都肿起来,嘴唇也破裂了。他们一直打到我无法站立。有一次我被连续折磨两天两夜。令我最痛苦不堪的酷刑就是被四万伏电棍电击。电棍一触及到我的身体,我立刻被电的大小便失禁。

他们还电击我的脸部和头部,那种痛苦真是生不如死,但是我挺住了。随后他们又电击我胯下最敏感的部位。那种痛苦是无法形容的。当时我心跳疾速,几乎无法呼吸。我痛苦的一边喊叫一边往前爬,但他们继续电击我,同时对我拳打脚踢。整个拘留所都能听到我的惨叫声。我实在承受不住了,被迫写下了“我不再上访;我不再炼法轮功。”这就是我被迫“转化”的惨烈过程。

我在中国遭到残酷迫害,但我活下来了,后来有幸来到澳洲,并对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薄熙来提出诉讼。

我对法庭的判决感到非常高兴,这使我对澳洲司法系统的公正更加充满信心。在中国我是根本无法提出起诉的,因为整个司法系统都操控在中共政权手中,任何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人也会遭到迫害。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他被称为“中国的良心”,并著有《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一书。

高智晟律师对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进行了独立调查,并给中共高层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在信中他揭露了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并真诚的呼吁执政者停止迫害。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其律师事务所被关闭,他全家人都遭到便衣警察的严重骚扰,他还被非法拘捕和酷刑折磨。

即使在如此严酷的情况下,高律师仍没有放弃为受迫害群体讨回公道。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他致信美国国会,表达了他对即将来临的北京奥运的担忧,并呼吁美国国会关注在中国持续发生着的人权迫害,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在信中说,“法轮功”问题是这个时代人类面临的最大的人性灾难。高智晟律师因致信美国国会,再次被中共非法抓捕,目前情况不明。

您可能很难想象中共暴政对自己的人民所犯下的恐怖罪行,您去中国时或许也不会看到或听到这些事情,这是因为所有这些暴行都发生在劳教所与监狱的铁门与高墙后面。但它们确实在发生着,并且遍及全国各地。

法轮功学员在过去的八年中,坚持和平抵制迫害,呼吁国际社会伸出援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其中包括中共高层官员。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安徽省政协常委、民营企业家汪兆钧发表了致胡温的万言公开信,信中直接呼吁中共政权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依法处置发起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并在经济上赔偿受害的法轮功学员。他的信赢得海内外的广泛支持。

中共暴政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二十一世纪最严重的人权灾难,迫害本身不但违反了中国自己的宪法、《世界人权宣言》及相关的国际法律,而且也违反了人类所尊重的基本权利与价值观。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停止,对那些发起和积极参与迫害的人,必须绳之以法。

最近,澳洲律政部长和外交部长唐纳出面为另一名在纽省高等法院被以非法监禁和酷刑罪起诉的中共官员陈绍基开脱,对此,我感到非常悲伤与失望。很明显,他们这样做,是因受到来自中共政权的巨大压力,而中共政权经常以商贸利益对他国进行威胁。

我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善意的告诉澳洲政府各个部门与澳洲人民:我们必须看透中共独裁政权所用的强制手法,维护澳洲司法系统的公正与独立性,并对中国驻澳大使馆企图干涉法律程序的做法说“不”。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原则问题,必须公布于众。我真诚希望澳洲律政部长与外交部长能够真正凭良知行事,重新考虑他们对此事的决定。

我们正在见证着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见证着一场正邪大战。在人间,正,包括所有善念支持法轮功的人,邪就是中共恶党。我们所有人都面对着良心的考验。我真诚的希望我们都能堂堂正正的通过这个考验。

潘宇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