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晰认识法理 用正念看待营救同修的有关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刚刚听说了吉林市大法弟子王立秋、穆春红等已于一周前被秘密送進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心情很是沉重。历时了九个月的营救,还是被送走了,众说纷纭。参与营救的、发正念的同修觉得很气馁,有的认为白做了,有的认为正念不起作用,有的还默认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认为我们无能为力了,等等等等,还是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那么这些说法在起什么作用?否定我们自己,往下推同修,给本来苟延残喘的邪恶加能量。这不是人的观念和不修口给我们自己加难吗?可是很多同修还在想:那么为什么我们多方营救还是如此?究竟还有哪些方面做的不好?我们如何用正念去对待?

我想针对此事与同修交流我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执著于救人、执著于结果

我们白做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怎么可能呢?九个月的时间,我们一直没间断的去公、检、法各个部门去讲真相,发正念,使多少人明白了真相,消减了对大法的敌意,同时也震慑了邪恶,他们怕的要死。在另外空间又有多少邪恶被彻底清除了?那么为什么我们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呢?是我们抱着强烈的求结果的人心,基点站的不对,只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一旦看不到想看到的,就会很失望、气馁、甚至抱怨。为什么我们的心总是被表象所带动?我们缺的是对师对法的坚信哪!如果我们大多数人都执著于同修的出来,那是不是强大的执著?是不是一个强大的波动?是不是我们整体出现的大漏啊?那么是不是又会被邪恶的因素钻空子借机迫害?那么是不是我们加大了同修的魔难?我们的损失还少吗?同修啊,我们真得好好把握自己一思一念啊?

二、法理清晰,用正念看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去营救?从表面上看是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的同修,但我们真正的目地是要救度公检法及一切所接触的有缘人,把营救同修当成一个讲真相的契机,同时解体另外空间操纵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把整个环境正过来。我们真正的目地是助师正法救众生,那么站在这一基点上去衡量 ,我们这九个月白做了吗?不,不但没白做,而且已经铸就了历史的辉煌。每一次较量都是一次正邪大战,试想他们为什么迟迟没被送走,那不就是留给我们做好的机会吗?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这里或许有我们整体配合不到位,迟迟不能达到法对我们的标准要求的因素。这是需要我们扎实向内找,去除各种执著与间隔,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整体升华到位,才能做好的。那么同修一天没出来,就说明我们要坚持做下去一天。同修在哪里,就说明我们应该做到哪里,每个粒子都能在这过程归正做好。无求而自得,当我们该救度的众生都得救了,邪恶都解体了,该正的环境都正过来了,同修自然就出来了。

或许一百步的路程我们已经走了九十九步,就差那么一步却不想坚持了,就象登山一样,最艰难的那段路攀过去,才能领略那“会当凌绝顶”时的美妙风光与内心感悟。只要我们走师尊给安排的路,还疑虑什么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结果是必然的。

三、无条件向内找,整体提高

师尊一再告诫我们遇到事情向内找,找我们自己的原因,那是我们提高的关键哪。那么营救同修出现了问题,我们不要人心浮动、消极对待、向外求。而且越是这时越应该静下心来向内找,我说的向内找不是找我们被迫害同修及别的同修的问题,而是每一位身在其中的同修都要真正审视一下自己:在整体营救过程中,我用正念看问题了吗?我的心是怎么动的?我真的做到位了吗?我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了吗?我发了多少正念?有多少次真正放下心来走出去近距离解体邪恶?围绕此事给各级政府及公、检、法系统讲了多少真相?邮了几封信?打了几个电话?我放下怕心没有?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了吗?我把众生装在心里了吗?需要整体配合的时候,有没有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如果面对这张考卷我们的成绩都是优良的话,绝不是今天的局面。我们自己没做好,遇到事情又没能及时归正自己,反而无可奈何、悲观失望、指责埋怨……,搅的一团糟。这不是我们不成熟的表现吗?这不是我们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吗?助师正法的路走了八年多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师父真正放心?即使我们还做不到位,最起码也应理智、智慧的去面对。对自己要严肃向内找;对同修要宽容容忍;对众生要慈悲救度。

修炼者面前,只要我们能无条件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根本执著,不懈怠,不认同邪恶的迫害,加大讲真相、发正念的力度,整体配合更深更广的清除邪恶、解体黑窝、讲清真相,再不好的事都会变成好事,都是我们树立更大威德的好机会。那么还感叹、气馁什么,只有勇猛精進,才能不负师恩哪!同修啊,让我们携手并進,共同做好,以优异的成绩向师父汇报!

有感而发,尚不够纯善,愿同修正确对待,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