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正基点,以营救同修为契机救度更多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与大家交流的是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对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律师讲真相的一些体悟,如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请慈悲指正。

一.对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讲真相的体悟

今年四月份,我县有七名大法弟子因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了。当时全县同修整体状况很不好,开始只有二位家属(同修)到县相关部门要人、讲真相,大多数同修只是坐在家里发正念营救。六月份我县检察院以涉嫌莫须有的罪名对七名同修批捕,案子转到了市检察院。七月二十二日,师尊发表《美国首都讲法》后,我通过反复学习,与部份同修静心切磋,明白了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救人。

师尊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说,你们的修炼早就结束了。”师父在法中还开示我们:“下到三界来的虽然有不同层次的神,他们都是抱着对大法对正法坚定的信念才来到人类。他们都想来这得法,同时助大法在洪传时期一臂之力。”“我这里讲的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先后不同时期得法的学员,我讲的是目前人类的总体状态。人类社会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面对这样的生命,我们就得去做,就得去救。”

师父的讲法对我触动很大,我们几位同修经过认真切磋,决定走出去,以营救同修为契机,去救度那些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不能单纯的为了营救而营救,应救度更多的世人。于是有八位同修主动参与到市检察院讲真相。事情决定后,县城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

八月八日,我们八名同修(其中有二位是被迫害同修家属)来到二百多里以外的市检察院。由四名同修在外发正念,四名同修進去面对面讲。开始我们要找的人不在,同修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让我们要找的人立即回来。不一会儿,此人就气喘嘘嘘的跑上了楼,我们四位同修以家属、亲朋好友的身份,以询问被非法关押亲人身体状况为由,与所有接触到的工作人员讲真相。

公诉处的一位直接参与此案的工作人员站着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真相,让他坐他也不坐。我们讲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善恶有报的天理,“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天机等。有一位工作人员听了真相后,很快同意退出邪恶党组织,并非常乐意的接受了真相光盘,对我们很友好。检察院大门口的门卫听了真相后,立即退出了小时候加入过的“少先队”组织。

从检察院得知,案子已被起诉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日下午,我们又来到了市中院,我们询问有关案子的情况,那里的办事员很负责任,经认真核对,最后联系了一位刑事庭的庭长接待了我们。我们八位同修互相配合以家属的身份与他讲真相。

这次讲真相,整个过程進行的都比较顺利,无论面对什么身份的人,在我们纯正慈悲的场中,只有我们讲真相的份儿,另外空间邪恶因素一点也不起作用,感觉这些人就等着我们去救度。这一天下来,我们与所有接触的人员讲了大法真相,并有十几人同意三退。有一位同修说:“我真没想到我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到市检察院、法院来讲真相。”是啊,今天能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我们整体基点站的正,紧紧抓住了救人这条主线,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呀!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有位老年家属在要去市检察院的凌晨清清楚楚的做了一个梦:市检察院的院子里坐满了大大小小的佛道神,中间有一尊大佛。

这一步迈出后,又有同修陆陆续续参与進来。我们先后去了市检察院三次,市中院二次,市司法局一次,同修被关押的看守所等,所到之处产生的影响都是不小的。有的人员在联系我们要见办案人时,直接就说“X县那帮法轮功家属又来了。”同修们越讲正念越足、怕心越小,越讲越敢讲,越讲越想讲,不论面对的是什么职位的人,都把他看成是我们要救度的生命。

二.参与向律师讲真相的一些体悟

在第一次去市法院讲真相时,我们无意中在法院门口发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于是我们以咨询律师为由,扩展讲真相的面。我们先后到过市区七个律师事务所,邻县的三个及本县的律师事务所。所到之处,除了面对面讲之外,我们每次都带足了真相资料、光盘等,特别是我们把维权律师为石家庄王博一家辩护的辩护词带给所接触的律师,律师们都很乐意接受。

有个律师对大法真相一点也不了解,并且还要收咨询费。为了救他们,我们交了三、五十元钱。因为他们收了你的钱,就给你时间让你咨询,这样我们正好能多讲一些真相。我们所接触的律师中,有的听明白真相后马上就退出邪党组织,有的我们互相留电话号码,在电话里联系再三退,效果也是很不错的。通过讲真相,真有几位愿意为我们同修辩护的。

师尊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你们在接触人的时候就是在救人,通过讲真相叫给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后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为救人。也就是说,在达成常人理解后能够给予一定支持,这个支持的影响还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讲真相。这就是大法弟子做的。如果不做这些事情,大法弟子的修炼已经结束了,所以大家现在做的都是针对众生的。”

师尊的这段法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我在讲真相时,时时要求自己一定要按师父的法去做好,不然的话讲真相效果就不好。我们有一次到外县非法关押我们同修的一看守所去讲真相,因为有了求结果的心,当时一定要求要见同修的面,结果看守所工作人员就是不让看。当我看到另一位同修在给看守人员讲真相时,马上意识到,救人这条主线偏离了。我们几位同修马上归正自己的言行,这念头一出,事情瞬间就变了,看守人员答应我们可以把要说的话写在纸上,他给我们的同修递進去,于是我们把该说的都写上了,而那边同修还在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很好。

三.弥补过去不足,向当地政府相关部门讲真相

九月十二日得知,我县七名同修的案卷已由市法院退回到市检察院,紧接着案卷又退回到我县检察院。我们大部份同修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悟到了这是师父安排我们该弥补以前做的不足,救度本地的世人了,尤其是县检察院、法院、「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等这些直接参与迫害我们的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这一块儿,我们原来讲真相很不到位,有相当部份人员不明真相,尤其对“三退”很反感。悟到后,我与一同修去县检察院二次,找相关办案人员讲真相。现在我们有许多同修都参与了,有的直接去面对面讲,有的写劝善信,现在已经有四位正义律师要为同修辩护,事情还在進行中。

通过这次营救同修,我感受很深,每次出去讲真相,我的心性都得到了升华,尤其是同修们那颗救人的心,那么慈悲,说话的语气,纯正的心态时时在鼓励着我,我修去了很多心,如:欢喜心、显示心、怕心、证实自我的心等,这些都是以前做不到的。

由于受这件事的启发,我们更加明白了,不仅县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人员是我们应该救度的对像,农村中,乡政府人员、村干部也是一样,这部份人员受邪党毒害都比较深,接受党文化多,认为是共产恶党养活了他们,这样的象对一般百姓那样讲真相就不容易讲通,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学好师父讲法,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深入细致的去做好。尤其最近邪党要开会,对我们部份同修安排了所谓的“回访”,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改变过去的观念——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现在我们与他们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我今后更要再精進,认真学好师父的法,尽心尽力去救度那些当初敢于冒着天胆下来,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珍贵的生命。

下面简单谈谈我们乡的一些具体做法:

对于县各机关的工作人员,谁有关系就去面对面讲,没关系的我们提供名单可以写劝善信等。

对于我们本乡本村的,在全乡同修集中学习的时候,把乡政府人员、学校教师、各村的村干部及村民到目前为止还没三退的、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员都拉出名单来,我们同修再交叉去讲,这样就能做到心中有数。试想,我们如果都去这样做了,尤其是政府人员、基层领导都明白了真相,对我们的迫害肯定会减少或停止,对于普通世人明白真相障碍就很小了,那么世人得救不就多了吗?正如师尊法中讲过的:“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当我们按照师父讲的把该做的都做好了,圆容了师父所要的,那我们的同修还能被关的住吗?迫害还能继续下去吗?

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