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崇尚科学”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中共的大小报刊杂志上电台电视上,整天大喊什么崇尚科学、反对迷信,什么捍卫科学真理,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反伪科学斗士……,一连串一连串的,好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科学了。

那么请问:中共对摩根基因学说的批判是科学的吗?对孟德尔遗传学的批判、对梁思成建筑学的批判、对马寅初人口学的批判、对量子力学一些理论的批判……,都是科学的吗?

批判控制论“掩盖了资产阶级社会腐朽没落的根本原因”,批判相对论是“彻头彻尾的形而上学唯心主义”;批判宇宙大爆炸理论和现代宇宙学是“学术领域唯心主义的典型”,是“供给宗教和科学以新的论证”的伪科学,等等等等,都是科学的吗?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上世纪的事了,共产党现在是变好了,“崇尚科学”了。是吗?那么我们再举几个眼前的例子:

2002年11月,萨斯(SARS,中共叫“非典”)最先在中国广东省爆发。按照常规来说是必须立刻报道和进行预防的,但是中共仅仅由于江泽民在16大退位与否的争执而将疫情隐瞒不报,不但不报还在大张旗鼓的“辟谣”呢。最后错过春运前控制疫情扩散的时机而导致SARS全球爆发。这是科学的态度吗?

2006年是唐山大地震30周年,长篇调查报告《唐山警世录》一书刚一出来,就立刻被中共宣传部门下令封杀,因为书中披露了当年在大地震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已经多次准确预测了将要到来的灾难而被中共故意封锁的事实真相。这也是在“崇尚科学”吗?

再说那个引人注目的三峡工程。早在1986年,中共就对三峡工程进行“论证”,为了“全面展示改革开放成就”,展示中共“驾驭自然”的能力,于是反对工程上马的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被拒之门外。因为黄万里数次给中共领导人写信,痛陈三峡工程将造成的危害。他还指出,公布的论证报告错误百出,必须悬崖勒马、重新审查。中共一概置之不理。甚至趁着1989年镇压“六四事件”的余波,中共还把对三峡工程持反对态度的人士或者锒铛入狱或者打击压制。

2000年5月17日,力主工程上马的“水利专家”张光斗在发现三峡工程的实际防洪库容不可能达到设计标准的错误后,一再叮嘱三建委办公室主任:“这件事在社会上公开是万万不行的”(《三峡探索》总第二十七期)。海内外专家指出,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远远大于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仅仅三峡水库蓄水导致水流减缓、水体自净能力减弱、水质变坏而造成的损失,就将超过三峡工程发电的经济收入。甚至由于三峡工程的问题太多,以至于2006年5月这个“跨世纪”的“伟大工程”竣工之际,现任中共领导人竟无人去出席典礼。

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潘家铮、张光斗等听党的话的“科学家”又摇身一变而成为所谓“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发起人。

如此等等,科学乎?迷信乎?

于是我们敢问:这样“崇尚科学”是真是假?这样“崇尚科学”的结果是什么?这样“崇尚科学”是福还是祸?

我们还要请问:现在还有哪个国家是这样“崇尚科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