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大法的,至今已修炼九年了。我今年四十九岁,是一名个体服装加工户。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曾几次遭迫害被抓進公安局,两次被关進看守所,每次都是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信,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但我不想过多的写这段经历,因为那是我偏离了大法、不成熟的表现。也有过到外地发送真相资料,多次遇到有惊无险的事,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下面就这几年来记忆深刻的经历与同修交流。

(一)利用工作之便向世人讲真相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一直在利用我的工作之便向世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刚开始,正念还不是很强,讲真相还不能自如的放开的讲,有时还错过机会,我就把写好的“牢记真善忍,幸福保平安”“法轮大法好!自焚、杀人是造假”等真相卡片(或纸条)放到做好的衣服袋里,持续两年的时间,效果很好。多数人看到真相卡片后都能接受,说:“你们有信仰的人,人正、说实话”,表示很愿意到我这儿做活,也愿意和我接触。也有个别人说一些难听的话:“你真胆大,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敢干这个?”也有个别的人因受电视造假宣传的毒害很深,把我的真相卡片送到了公安局。

一次,我被非法抓進公安局,一个恶警说:“你给人家做衣服,往人家衣兜里塞小纸条,写什么真善忍之类的。”我说:“真善忍不好吗?”恶警说:“真善忍不是法轮功吗?”我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好吗?如果全社会人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个社会该有多平安啊!”他听完不吱声了。现在的人真的好坏都分不清了。无论在任何场合,什么身份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在我被非法抓捕期间,我曾对派出所所长、公安局局长以及干警、犯人讲真相,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打压法轮功大错而特错。我还用当地老百姓的一句话说:“现在的电视除了动物世界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启发世人不要相信电视的谎言。

随着面对面讲真相的不断深入,也经常与同修切磋面对面讲真相的经验和教训,我们总是互相借鉴、取长补短,所以就越来越会讲,也越来越敢讲了,讲的越来越得心应手。自从《九评》发表以来,我就利用我的床位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人们容易接受,因为现在的世人对共产邪党专制、腐败都很反感,我时常利用预言,再加上《九评》上讲的内容讲给他们听,现在“到处假货泛滥,毒品复燃,黑社会勾结,官匪一家,嫖娼、聚赌,行贿受贿”(九评内容),他们说:“你说的太符合事实了。”我还告诉他们现在的天灾人祸都是冲着这个腐败党来的,不要看这个邪党有多强大,它再强大也无法抵抗大洪水、大瘟疫的到来。对那些受邪党“无神论”毒害很深的人,他们不相信有什么大灾大难的发生,我就告诉他们“那年南亚大海啸,一分钟之前人们还在欢欢乐乐的观赏海景,一分钟之后三十多万人丧生于海水之中,这是天意,只有顺天意而行的人才有光明的未来。”还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是佛法,心中装着他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刚开始劝三退时周围的人都不理解,甚至耻笑我,认为我太多余了。尤其遇着一些不好劝的人,说什么“我什么也不相信,就相信没钱不行。”这时周围的姐妹也跟我说:“你也真是的,跟人家说那些干啥,退不退与你有啥关系?”我就想,用什么办法让周围的人都能理解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是最好的、最正的事。后来我就慢慢跟她们讲:“我们师父是来世间传法度人的,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帮助师父救人,这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你们已经知道真相了,可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被谎言蒙蔽着,不知道真相。你能看着他们被历史淘汰吗?”就这样她们渐渐的明白了,也理解了。现在她们还常常帮我讲真相、劝三退。我就鼓励她们,你们这也是在救人,真是功德无量啊!

随着自己不停的讲真相、救世人,我周围的环境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记的有一次,我床位对面的大伟,卖布时忘了给人家找钱了,多收了十几块钱,那个买布人也忘了要了。当大伟发现后赶紧追出去,把钱退给那位顾客。回来后还跟同行们说:“我得听大姐(指我)的话,记住‘真善忍’做个好人”。凡是到我这儿做衣服的,我一个也不落下,这几年来我曾经讲过真相、劝退的也有几千人了吧。

自从师父肯定用纸币做真相是个好办法后,我现在又增加了一项用纸币做真相,还带动其他同修做。内容是“天要灭中共,三退(党团队)保命”、“法轮大法好!”、“自焚是造假”、“牢记真善忍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等,用炭水笔工整写好后,对着真相纸币发正念,清除干扰真相纸币流通的一切邪恶因素,让有缘人得救。

(二)信师信法,突破病业关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有一天,身体突然出现月经大流血,开始我没在意,四五天了也没过劲儿,身体开始虚弱。这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不正的念头,心想:自从修炼以来,学法、炼功、洪法、進京证实法、几進看守所也都闯出来了,也算是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吧,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潜意识中对师父对法产生了怀疑)后来心里就越来越不平衡。

同修过来跟我切磋,说我念头不对,赶快调整心态,出现问题向内找。随着不正念头的出现,邪恶也在加强它,我一直在向外找,一直不悟,结果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后来竟让我眼睛看不清东西、双眼冒金星、两腿走路迈不动步、脸色蜡黄、黄中带绿,很吓人的。这还不算,后来脚和腿还出现了浮肿,鞋子也穿不進去了,只能穿拖鞋。同修们看到我这个样子都很着急,跟我在法上交流,这时我才冷静下来,仔细查找自己出现问题的原因,一定是自己心性上出了漏洞,邪恶才抓到了把柄,利用这种形式干扰我、迫害我。漏洞在哪里呢?

回想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虽然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在做,但总是考虑自己的安全。尤其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镇压以来,自己曾几次被抓,看守所已经几進几出了,对自己的家人、亲属压力都很大,所以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堂堂正正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炼功,发正念也时常不到位。由于不能在法上精進,懒惰、求安逸心也上来了。是因为自己的懈怠被邪恶钻了空子,才出现这种不正确状态,尤其是出现了问题不能及时向内找,反而在心里埋怨师父,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他就觉的他这功长的不错的,炼的也挺好的,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他自己还不悟。” “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我终于明白了,这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干扰、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对邪恶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走我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同时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半个月后,身体的流血现象渐渐消失了。但是脚、腿浮肿和脸色仍没见好转,我不顾这些,只要我能走路,晚上就坚持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虽然很艰难,有时走一段路后就上气接不上下气,嗓子就象被塞了什么东西,喘不上气来,我只好坐下来歇一会儿,身体好一点儿了,就坚持继续做。同修也鼓励我,扶着我往前走。白天照常到大厅去接活,主要目地是为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熟悉我的人一见我就问:“你的脸色怎么这样?你的脚脖子怎么这么粗?”亲朋好友也都劝我赶快去医院看病。一位在当地医院工作的好友吃惊的说:“看你的脸色,你也就剩几克血了,赶快吃补血药和补血食品”。我心里明白,人世间的东西对我都不起作用,我笑着对她说:“没事儿,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尽管身体这样,我还帮助当地同修协调、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

我弟弟在县电视台当领导,因受恶党造假宣传毒害很深,我曾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一直不愿接受。曾几次跟我说:“只要你写个‘保证书’,说不炼法轮功了,我就把你的儿子安排到电视台工作。”被我拒绝了。我丈夫对于我的做法很不理解,孩子在家里呆着没事干,他舅舅好不容易给找了一份工作,你还不答应。有一次,我丈夫借着酒劲儿和我又吵又闹。我对他们严肃的说:“信仰是我的权利和自由,谁也没权干涉我。我毕竟在大法中受益了,做人要心正。”我心里明白人各有命的法理,所以也没把儿子的工作放在心上。过一段时间,我弟弟还是让我儿子去上班了。就这样,大约有半年的时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自己终于走出了“低谷”,突破了这次病业关。

我切身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不能含糊,旧势力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法弟子的漏洞,一旦有漏它们就拼命往下拽你,表面上好象是考验、那真是苦上加苦、难上加难,甚至是往死里拖,实质上就要毁掉你。我也从中体悟到师父《转法轮》中讲的“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的深层法理。希望同修们吸取我这次教训,出现问题一定要及时向内找,只要按照师父的法修正自己,同时脚踏实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