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一、得法

我得法的经历,不是轰轰烈烈的,也不是有奇妙的事情牵引,而是悄无声息,和风细雨,水到渠成的。

我丈夫是个充满活力、好奇心强的人,时下流行什么他都要尝试,并对其乐此不疲,气功只是他尝试的其中一种。于是家中书柜便摆上了各种气功书,当然也包括早期的《法轮功(修订本)》。我的性格与他相反,好静,能引起我兴趣并能坚持做下来的事情不多。转眼时间到了一九九七年秋,丈夫的一个朋友建议他看一本书,叫《转法轮》。丈夫跑遍了大半个城市,在一个个人经营的书店里买到了仅存的一本,回家高调看起来,并欣喜的不断向我推荐,我仍然没动心,认为他会象以前那样,几天新鲜就过去了。书就放在床头上,但是我被丈夫以往的习性也就是人的观念障碍着,还多少有点较劲似的就不看书。但以后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我的固执,丈夫不仅坚持看书,还要找学习小组,把不是一般喜欢的酒给戒了,大冬天买了棉鞋棉帽手套要去公园炼功。这真是奇迹!

因我家生活条件很舒适,他怎么会自己找苦吃?我便打开了《转法轮》,挑自己喜欢看的章节,提高心性呀,业力的转化呀等,有时也和丈夫交流。在这个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人人彷徨的年代,《转法轮》超凡脱俗、新颖的观点确实给我们心中注入了一股春风,我非常认可。只看书半个月,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我以前经常头痛、失眠、牙痛,吃生冷硬胃不舒服,生完孩子以后还有肛裂,轻微脱肛。平时走路、站着很不舒服,阴天下雨膝关节痛。我有一天忽然发现,站着肛门没有难受的感觉,牙和胃也不痛了,原来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现在沾枕头就睡着,膝关节也不用敲敲打打了!从那以后,心里就认定要修就修法轮大法。

我和丈夫找到了一个学习小组,如饥似渴的学习、交流、切磋起来,心性也突飞猛進的提高,我们感觉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三十年任何教育改变不了的变化。我们非常高兴!同时,按照书中的要求,严格约束自己。家里墙上贴着一张张背诵的小条,是《洪吟》。有一天,我买了红色钻石粘贴,刻了“真、善、忍”三个大字,挂在墙上。当晚做梦,一个亮闪闪的发光体顺着立陡的悬崖直线快速上升,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有时我看到丈夫的身体发光,有时家里整面墙上是黑白色的山水画。山水中,亭台楼阁间,古人挥毫泼墨,把酒言欢。有时梦到自己是白色透明的玻璃体,元神也曾离体去了不认识的地方……

当时小组每天学完法以后,大家交流的都是心性如何提高,过关中怎样做到忍,怎么做好人,怎么修出凡事为他人着想先他后我的正觉,怎样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走進来。不知不觉中,我们和常人社会的你争我夺中脱出来,真正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我们是一个特殊的修炼群体,一个归正道德观念、识正邪、辨是非、真正懂得人生价值、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的修炼人群。大家心态积极,健康向上。无论是早晨的炼功,白天的洪法,晚上的学习,还有心得交流,大家都清醒、认真、投入。还有的学员背法,抄法……总之,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在学法小组打下了扎实深厚的基础。

二、直面邪恶

九九年七二二当天,我们早晨正常炼功,周围都是警察。但炼到一半时,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让警察把我们驱散了。从那以后,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单位领导轮番找我谈话让我放弃,我都本着善意和领导交谈,说明白以后,领导们都认可,并好意劝我注意一些。

那时要让我放弃修炼是不可能的,我心很坚定。但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常人异样的目光和冷嘲热讽,当时根本意识不到是邪党文化作祟,在人中想要做强者,要做大家都认可的人,抓住人中的名、利、情不放,造成内心很痛苦。原来在单位是个大家都喜欢的人,忽然变成了都远离你,一下子成了另类,心里不是滋味。

虽然有坚实的学法基础,但都停留在理论阶段,就象学生学习完理论课,要实习一样,反过来的修炼环境就是我们的实习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看对法坚不坚信,心性能不能升华上来,能不能悟到是对我们的考验。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变的低调了,有时和同修切磋中,也知道该怎样做,怎样证实法,但积极性不高了,虽然内心始终没有放弃大法。在单位的各种考验中,填表、写保证、座谈等,我都正念很足,没有留下遗憾,有时还和要好的朋友讲真相,让他们明白修炼没有错。可回到家里,渐渐忽视了学法,慢慢的书也不看了,功也不炼了,是修炼人却过起了常人安逸生活。在修炼路上走的磕磕绊绊,还误认为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中只要不放弃修炼,就是证实法。

有一次,单位上传下达,邪恶“六一零”要大法弟子的家庭详细情况入档,有关领导很重视,邪党支部的领导和每位大法弟子谈话后,大家都不配合,没办法,汇报到“一把手”,“一把手”拍桌子、瞪眼睛带骂人,发泄过后说我倒要看看谁不签字。当时空气仿佛凝固了,时间静止了,我听见自己心跳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感到有的同修害怕了,我人的英雄主义出来了,心想,邪恶你怎么对待我都行,就是不能动我家人的一根汗毛,还要给单位的同修做个榜样。我举起了手,大家把惊讶的目光投向了我,在我的带动下,先后有四位同修举起了手,这是领导们事先没有想到的,一向文文静静,认真工作,从来不惹事的我怎会有这样的胆量。“一把手”生气的冲我说:“没想到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这么傻!”然后跟纪检委的领导叹气,“你们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我不管了!”后来纪检委怎么交的差我们不知道,但从那以后,单位再也没有找我们的麻烦。可同事背后的指指点点还是让我心里很难过。就象师父《精進要旨》〈真修〉中说的,“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二年,师父先后在北美大湖区、华盛顿DC、加拿大、北美巡回、佛罗里达地区给学员讲法,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大家知道这和历史上任何一次修炼都不一样,是前所未有的。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在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都是单纯的为了个人的提高和个人的圆满,而你们不是。”“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 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用善来对待。那 么,我们本着善念,在证实法中、在揭露邪恶中所做的一切都体现出了我们弟子的伟大、慈悲。同时呢,对于邪恶的东西,那就是要清除,因为它是破坏宇宙、破坏 众生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些邪恶也就不存在正法的必要性了。那么在任何历史时期都没有这样的事情,没有先例,没有参照,能做好这一切,真正体现出了作为 大法弟子的伟大,而且是你们的荣幸,因为在历史上任何生命都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是第一次。”(《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学习了师父的讲法,我悟到了应该堂堂正正证实法、讲真相、揭露邪恶,从人中走出来,并且整体提高上来。我清醒了。频频的交流让大家明白了要用自己的方式讲话,证实修大法没有错。

大家集思广益,想出了真相材料,条幅等等。白天做,晚上发,警车在身边叫,随时有坏人举报,真的很危险,除了修炼人,任何常人都没有胆量做这样的事情,那是境界的巨大差异呀!做事情的目地不同啊!我买来红白两色的粘贴,把红色粘贴粘在白色粘贴上,用硬纸壳刻了法轮大法好的模板,在粘贴上用铅笔描好,然后用刀片刻,熟练了以后,下刀非常准,只把红色的粘贴划开,而白色的粘贴却没有划痕,然后一家三口出去,找机会牢牢的贴在墙上,白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非常耀眼醒目。我也知道,在各个小区,各个楼道,还有其它的公共场所,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寒风酷暑,随时都活跃着大法弟子不知疲倦的向民众讲真相,证实法的身影!

三、放下人心救世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标志着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师父要求我们:“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我心里明白,救度世人责任重大,要用心去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学好法,认真发好正念,同时救人不能放松。心摆正了,事情進行的就顺利。我们大家心里都明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要我们那颗纯净的心。有时走在路上,一抬头,二十年没见的同学就在眼前,三十年没见的老邻居就在身旁。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把大法的美好向世人传播,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我竭尽所能,送上护身符、真相材料,让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修之间的互相帮助也没有忘记,除了参加小型法会,丈夫组织了小弟子学法小组,利用假期、休息日,小弟子们在一起学法,互相提高,進步很快,有的小弟子给父母指出执著心和做的不好的地方,自己也约束不好的行为,处处为他人着想,主动帮助父母做事,变的懂事有规矩。在同修的帮助下,组织了大法小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从三岁到十几岁纯纯净净的小弟子坐了一屋子,闭着眼睛认真发正念,瞪大眼睛听小弟子交流,都表示要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干干净净的场净化每个修炼者的心。

《九评》面世了,经和同修们的切磋,明确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是灭尽邪恶的需要,是正法進程在世间的具体表现。我和丈夫与其他同修一道,大量散发《九评》,让世人看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暴露邪恶,揭露邪恶,解体邪恶。但是在随后的三退中,有了畏难情绪,因为过去讲过真相的要每个人从新来过。这就意味着我们得从头做起,又要一个人一个人从新讲真相,退出邪党的任何组织,生命得到救度。冒出了怕麻烦的常人思想,晚上学法,想到师父为度我们,吃尽了人间、天上的苦,为我们承受了多少,我们有时不争气,师父从来没有抱怨。我们才做了那么一点点,怎么能和师父讲条件呢!我们做的是多神圣的事情啊!克服了畏难情绪,端正了心态,让师父放心,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求结果,注重过程,踏踏实实从头一个一个讲起。

四、继续做好三件事

经常有人问起丈夫,你一个大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嫖不赌,活着有什么意思,还是个男人吗?你天天都干什么?常人哪能理解修炼人的境界,就象师父《转法轮》里讲的:“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做人中那些肮脏的事情!

师父在所有的讲法中,都强调要多学法,静心学法,你只要学就在变,你只要学就在提高。听师父的话,认真学法,丈夫工作,孩子上学,我就给他俩读法,保证每天一讲,只要打开《转法轮》,不管他俩在什么地方,不管他俩在干什么,我都会说:“咱仨学大法了,我给你俩念。”我相信肯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的。孩子也做的非常好,每天坚持学法。

除了学好《转法轮》以外,师父的其它辅助讲法,也是反复看,知道我们生命存在意义的重大,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责任大、威德大。个人事情再大也是小事,大法事情再小也是大事,摆正关系,常人生活中的一切事都无条件为正法事情让路。

发正念,清除邪恶,除了全球同步四个整点外,我根据当地的情况,需要加减内容的,需要增减时间的适当调整。我现在发正念把清除某某地区另外空间的邪恶前加上残余的,就变成了正念清除某某地区另外空间残余的邪恶……已坚持一年多。每天早八点清理当地邪恶时,给当地下一个罩,并用正念加持住,罩内罩外的邪恶同时解体清除,但罩外的邪恶生命操纵不了罩内的邪恶之徒,还当地一方纯纯净净的空间(不知对否,期待与同修切磋)。

不论走到哪里,心里都默念法轮大法好,每晚临睡前,要背一至两遍《论语》,已坚持八、九年。有时师父鼓励我,背着背着自己置身于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场中。

师父最新《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提到,现在不是救人,是抢人,什么意思?和时间赛跑,能抢一个是一个,我们更要利用好剩下的时间,抓紧救度众生,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