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 闯过生死大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近期我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全面否定和解体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深挖自己隐藏的诸多执著,终于闯过了十五天生死大关。现把我这次过劫难的经过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天清晨,我正在炼第二套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只听外面的狗狂叫不停,突然我就感到全身极不舒服,头顶抱轮都无法坚持,我只好停下,对丈夫说:我浑身不舒服、难过极了。他说,你去躺一下吧!于是我進到卧室,躺在床上,心想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那天越躺、越不是滋味,头痛、发烧、全身剧痛,象散了架一样,一量体温三十九度二,坐卧不安,这间屋走到那间屋,怎么变换姿势躺都不行,难过的我直呻吟。由于自己悟性差,还以为是师父为我消业,给我净化身体呢。可是一连三、四天了,也不见好转,症状还有加重的趋势,从中午发烧一直到晚上到次日凌晨,反复不间断的发热、头痛、全身痛,一会儿又冒冷汗,最低温度都在三十八度二以上,最高温度达三十九度四,心也不舒服,感觉心脏高悬着,心慌、气短,难过极了。

我想这样下去怎么行啊!不能学法、又不能炼功、发正念,有气无力的,带mp3听师父讲法都无法坚持,更别说做讲真相的事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有点受不了了,请师父帮弟子尽快过去这一关。当天晚上我就连续做了两个梦,一个梦是我爬楼梯,当爬到五楼时上面已封顶了,爬不上去。回转身来,看见我身后站着一个约五十多岁的女人,我当时警觉起来,问她:你上来干什么?她说:我要把你拉下去。第二个梦,梦见两个罗锅似的修道之人,其中一位说他已修九百多年了,另一位说他修了六百多年了。于是我恭恭敬敬的端了凳子让他们坐。我自己也坐着,随之,说着话,从他们身上压过来几付鸡骨架,使劲往我胸脯顶,力量很大。我下意识的说解!解!站起身来,单手立掌发正念,念了出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醒来后,心慌、气短、有气无力,难受的不行,全身大汗淋漓。

这时我才意识到,此次过关不是师父给弟子消业,而是邪恶、烂鬼和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由于几天没吃饭了,也没有睡到一个安稳觉,感觉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叫家人去请来几位同修帮助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我的邪恶烂鬼、乱神及共产邪灵生命与因素,其中一位同修在发正念时天目看见我空间场有一团一团的阴影,发正念销毁了,又出现一团一团的。同修们围着我,大家一起学了师父的讲法:“附体”、“炼功招魔”和“自心生魔”,当天下午好了些,同修走后晚上又不行,症状似乎越来越重了,一会儿高烧、一会儿大汗淋漓、心慌气短,连说话都有气无力。我盘腿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彻底解体一切邪恶旧势力、黑手、烂鬼、邪灵及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我说:你们不配,你们也没有资格变幻着花样迫害我,因为你们都是被我师父从新摆放位置的,只不过你们自己选择了被淘汰,我有漏、还有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执著,我自己会主动向内找,去掉它。我会用大法归正自己,主动同化大法,我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此外任何外来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都是不能承认的,都是对大法弟子的犯罪,决不允许。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正念坚定的信师信法全盘彻底否定并解体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终于在第八天体温开始下降,也能吃一些东西了,各种不好的症状慢慢好转。十多天来体重下降了十六斤,整个脸型连我自己都大吃一惊,人型都变了,还好,一个月后又全部恢复了正常。

想想那几天心性也差,变的烦躁,老指责丈夫的不是,又听同修讲我们地区,某些片区因病业已经走了好几位同修了,先后有近二十位同修被抓,加上邪党公安新一轮迫害大法弟子以后,我们地区因此有部份同修开始浮动起来,三件事松懈了,个别同修还有抱怨的说:早就说结束,怎么还没有结束,我才不去给他干这些危险事呢!个别同修还带动其他同修参加本地区的中老年健身舞。还有的个别同修拿着真相资料老压在家里,周报过期了,也不积极主动去发放。有的过病业关拖很长时期了,老没过去,不向内找,老向外求。想到这些,我想难道我也会步那几位病业关过不去先走了的同修的后尘吗?此时脑海里打出一个念头“牢灾可免,病灾难逃”,一遍又一遍,我知道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也一遍又一遍的坚定的否定它,并请师父加持我。不!我不能死!我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否定它。一个大法弟子的离去与遭迫害被抓,该会导致多少众生不能得救。师父说:“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 (《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的史前大愿还没有完成,师父交给弟子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在这最后的历史关头,还有多少众生被恶党谎言蒙蔽着,期待着大法弟子去救度他们啊!

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死了不要紧(朝闻道,夕可死啊),但是我现在走了,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会使很多与大法有缘的人不能得法,也会使一些修的不够精進的或带修不修的人离开大法。因为我的亲人、朋友、邻居、单位领导、同事都知道我在修大法,都知道我过去身体不好,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他们常对我说:“好就在家炼,别出去乱跑”。这一次朋友、邻居们也知道我高烧不退,并叫我丈夫送医院去,说这么重的病拖怎么拖的好呢?还是要吃药,快送医院去吧……。我想如果这次走了,他们就会说,“炼法轮功炼死了”,这不是破坏大法吗?并且他(她)们中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有开始走進大法的,有退出恶党的,有接护身符念大法好的,所以我不能死。

第二个原因是会影响一些个不太精進人心重,带修不修的。他(她)们会说,此人还是我们片区的协调人,在我们看来,她还是修的比较精進的,为大法又做了那么多事,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表面上他们就会这么说:这不又起负面作用了吗?

第三个原因是,在师父的安排中,同修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建起了片区自己的资料点,同修还等着我把资料做出来。拿出去救人啊!我怎么能现在就去了呢!这一段时间因自己过劫难关,不就影响了我们片区整体讲真相吗?

我跪着求师父:师父救救弟子,我不能死,我还有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去做呢!我还没有圆满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呢!

于是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反省自己的过错,深挖自己的执著。一大堆执著和自私心、人心,原来邪恶旧势力是钻了我有漏的空子啊!被它们抓到了把柄,想往死里整我呀!

学法时,师父点醒我:“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大法一下子打入了我的心,我感到内心强烈的一震,我哭了,哭的很伤心,原来这几年我都是没有真修啊!是抱着各种人心、私心、各种强烈的执著和自我在修啊,原来向内找也只是轻描淡写,没有真正的深入,好象走形式一样。而对别人要求却很严(以至于有同修说,怕见到我),总是能看到同修的问题,并严厉的指出。每次一开法会我就针对这些问题,严厉的指出,每次法会都是自己最后一个发言,象常人的领导似的,小结一番,针对问题去说问题,不管人家服不服,只图自己讲的痛快,语气也很强硬,缺乏善心,也忽视了向内找自己。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而我恰恰缺乏这些,每次法会都是重点强调学法、发资料、讲真相、发正念,却忽视了真修,实修向心去修,向内去找。

再挖下去自己还有私心,有时师父的新经文来了,总想把好的留下,装订的差一点的发下去,这不是私吗?做什么事都想争强,想做的完美点,别人做事不符合自己观念时,心里就不舒服,认为别人不行,自己如何如何!总喜欢强调自己,这不是显示心吗?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时说到天上的神做事时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 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在色欲心方面,现在我自己认为已把这个心放下了,但在梦境中却很少过的去,这明摆着不是修的不扎实吗。我内心很苦恼,但我有信心,因为修炼还没有结束,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有机会去修炼自己。我一定更加努力精進,将三件事做的更好。

通过这次生死大关,我真真切切的体验到了,当你过劫难时,你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当你过劫难时,你一定要深挖自己。当你过劫难时,一定要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