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业关经历提醒我清除党文化阴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几天前突然左眼充血,我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同时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几天过去,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厉害了,开始只是红,不痛也不痒,后来出现难受、视力下降、流泪现象。看来邪恶来势很凶,于是我加强了发正念的密度。

仔细想想自己这段时间总是很忙,三件事虽然在做,但不是很顺利。拿起书来就有事,不是老人的事,就是孩子的事。到了晚上想看书,又困的坚持不住,发正念手也立不住。

自己没能清醒的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让邪恶有了落脚的地方,使我的左眼红了十多天,特别是当我面对常人时经常会有人说;“哎呀!你的眼睛怎么红了,快用点药吧。”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唉!都怪自己不争气,在常人面前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师尊叮嘱我们“越最后越精進”而我却出现这个状态,实在是不应该。我马上调整心态,振作起来,想起“解体党文化”一书自己只看了三分之二,这也是对自己解体党文化思想没能重视,给共产邪灵保留了一席之地。悟到这些后,我马上利用三天的时间听了一遍解体党文化的录音,听完后我的眼睛就基本恢复正常了。

在这三天中,我认清了许多党文化的东西和共产邪教的邪恶之处,认清了自身还存在着哪些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想到周围还有很多同修没能认识到清除党文化的重要性,有的学员至今还不能接受《九评》,不愿看《解体党文化》,真想和这些同修交流一下。

党文化直接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现在的中国人已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比如我有时在一些小事上放松自己,用假话开玩笑糊弄别人,这是利用了党文化中的“骗”;再比如我和丈夫在工作中是同行,又同修大法,有的同修说我俩“志同道合”,当时我自己内心也认可;有时还说“领导”、“团结”等这些党文化中的党话;还有些“党话”虽然平时不说,但只要这些话语在我们头脑中存留,并且没能认清,就做不到摆脱党文化的目地。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又悟到了对《九评》的排斥就是对共产邪党的认同,就是在自己空间场内给邪灵提供了温床,你没求它可你的思想符合了它,它就利用你这不正的一念干扰你。其实《转法轮》中讲“修炼要专一”,在我们的头脑中存留共产邪教的任何东西都是很危险的。因为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如果我们经常运用邪党的思维方式,头脑里装着邪党的话语系统,不也是犯了不二法门的戒了吗?

通过这次的经历使我还明白了,我以前为什么争斗心那么难去?不让人说的毛病老也改不了,别人一说我,我就总是有理由,不说出来就堵的慌,觉的自己有理就要讲,其实都是党文化中“斗”的因素在作怪。邪党不就是听不得不同意见吗?

我还发现有的同修相互之间不信任,凭着想象猜疑别人,从而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这也是党文化中“怀疑一切”的因素在起作用。

如果我们不认清什么是党文化,就无法摆脱自己身上党文化的阴影。希望有和我的情况一样的同修一定要以我的教训为戒,别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使我们能更好的不受干扰的做好三件事,才不负众生所盼。

层次有限,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