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我今年十九岁,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虽然当时只有七岁,但我始终坚持跟着妈妈学法炼功。在师父的慈悲启悟中,我看到许多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可是由于“七二零”开始邪恶的打压,修炼环境被破坏,妈妈被劳教,我渐渐的放松了修炼的脚步,这也是让自己一直难过的事情。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很多大法小弟子,长大了,反而变的很不行了”,我感觉自己在这段时间就是这样。其实这篇心得我早在两年以前就想写了,由于自己的各种人心,始终下不去笔。直到近期读了《明慧周刊》中很多同龄同修的文章,我才下决心把我和妈妈助师正法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旨在证实师尊的佛恩浩荡与法轮大法的坚不可摧。

一、進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妈妈去北京证实法。当时我读小学五年级,而且正是期末总复习的时候。听妈妈说要去北京证实法,我也嚷嚷着要去。妈妈严肃的跟我讲:“你也是大法小弟子,如果你想去北京证实法,那么我带你去;如果你是因为想妈妈离不开,那你就不能去。”我一口咬定要去北京助师正法,还坚信的说:“如果到北京跟妈妈意外分开了,也一定会有大法弟子把我送回家的(当时读过类似的文章)。”就这样我们踏上了证实法的行程。

几番辗转,其余的同修经过几番周折都来到了天安门,完成了進京助师正法的洪誓大愿。让我痛心和遗憾的是,我和妈妈去了四次天安门,我却始终没有勇气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也没能打出大法真相横幅,最后一次还没等把横幅展开,就被警察给抢走了。师父说:“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我当时觉的,我永远的错过了这万古机缘。

第二次被绑架到北京宣武区公安局,警察单独非法审讯了我五个小时,期间遭到几个警察的恐吓、威胁,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不配合邪恶,问我什么我就是不说话,或是哭着要妈妈,警察指着地图问我家在哪,我告诉他们,这地图上没有。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放了我。

我们在操场上从上午十点一直被审到晚上十二点,最后一次审妈妈的时候,整个操场上就剩下我一个人,几个警察看着我,其中一个要把我带到食堂。我说,你们進屋去吧,我自己在这儿。当时我一点怕都没有,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后来妈妈被毒打后放回来,我们就在食堂绝食。

第二天晚上四点多钟,两个警察开着车送我们到西客站,临走时对我们说:到北京旅游我欢迎你。言外之意就是上访就别来了。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位与她妈妈同来证实法而失散的小姐姐,妈妈就带着我俩买红纸,剪好后在上面写上“法轮大法好”,就正冲着前门那条街往外散发。有人接过去说“谢谢”,也有好心人帮着发,但是也有人说要举报我们。我们没有害怕,当时心里就想着师父讲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们在北京待了九天,后来爸爸在北京找到了我们,把我们带回了家。

不可思议的是,耽误了半个月的时间,期末考试我居然考了前几名,老师不解的对我说:你上北京还去出理儿来了。

二、做真相,去怕心

妈妈从劳教所闯出来以后,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证实法。由于妈妈腿不方便(在劳教所被迫害所致)和家人的监视,同修给拿来一百张真相要很长时间才能发出去。我和妈妈都很着急,有时拿一张真相转了半天也不知道放哪好,最后还是带了回来,现在想起来都觉的好笑。

有一次,我们去粘用红纸写的标语,结果没粘几张,弄的满手浆糊,满身的红色。后来,听同修阿姨说白天可到楼道里发资料,我受了启发,回家后我一口气在楼道里发了七十多张真相(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去)。当时由于经验不足,摔了很多跟头,现在走过来的时候,回过头看看,什么也不是,都是自己的怕心障碍造成的假相。

三、整体的一粒子

学了师父的讲法:“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和妈妈就参与到了一个资料点的工作,每次都是晚上五点多钟出门,骑十五里地的自行车,在第二天早上六点之前还要赶回来(不让家里人知道)。

有几次都赶上车胎泄气,我和妈妈只好往回跑,十五里的路程最快也要跑七十分钟。冬天到家后,头发都粘满了霜花。虽然我和妈妈吃了很多苦,但是一想到为了众生得救,我们没有一丝怨言。直到很长时间资料点出了点问题,我们只好将设备搬回了家。刚开始的时候,也有畏难情绪,不过,在学法、修心及做资料的过程中慢慢的去掉了很多人的东西,直到今天,这朵小小的莲花依然平静的盛开着。

在修炼这条路上,我们虽然经历了数不尽的艰辛,也有过遗憾和泪水,但最后我们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我清楚的知道我们还有很多不足需要修补圆满,因此,我们会更加努力的去做好三件事,兑现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誓愿。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