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摩的”工作中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师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现在我把近几年修炼情况向大家作个汇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在被迫害中走过不少弯路。由于邪恶迫害,我失去了工作。二零零四年六月从劳教所回家,为维持生活,在同修们帮助下,买了辆摩托车做“摩的”生意。救度众生、证实法由此从新开始。

我们一起跑车有十多人,大家站班轮流跑。刚开始时就有一同事怒气冲冲的对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坐牢刚回来,现在还炼吗?”对突如其来的考验,我沉着回答:“还炼。”随着我的声音,那人一下缓和了,气氛也好了。于是我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是怎么欺骗世人,劳教所是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这样一天天讲,他们思想变化很大,基本上认同大法。我还给他们看《转法轮》,给他们护身符,劝他们“三退”,他们大多都做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几年来,我们这里有進有出,我深知这是来结缘、等待救度的众生,我没有错过一个机会,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讲真相救众生是以学法为基础的。法学的好,慈悲心大,正念强,讲的就顺利,救人就多。下面我把讲真相中遇到的比较典型例子和大家交流。开始有点难,记的刚跑“摩的”时,面对顾客总开不了口,心里也急,总觉的对不起师父,恨自己没用。到底误在哪?经过学法悟到,是怕心在作怪,我下决心要突破它。

有一次路边一小伙拦车要送他去办事,等一会儿再返回。我们谈好价一共七元,小伙很高兴,上车就跟我聊起来,他说我是新手,没别人滑头。我看这时机好,就鼓起勇气,说自己是从劳教所回家不久,没饭吃才开车的。接着我把自己为什么坐牢,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大法修炼者是什么样的人,江××怎样迫害善良的修炼人等都说了。小伙听的很认真,还不时提问。我很久没有对陌生人这样开心讲真相了,兴奋、激动交织在一起,泪水一直不停流着……

到目地地后,小伙拿十元给我找,按理应找三元,可我很清楚自己只有二元零钱,怎么办?对小伙说拿五元算了。小伙不同意,说这样让我吃亏,我说,“没关系。”我们相持了好几分钟,最后小伙没办法双手抱拳对我一个劲做揖,说“今天真碰上好人了。”从他目光中,我看到众生对我们的理解、尊重和期待。

有了第一次突破,接下来就好多了。我也在不断总结经验,对不同的人,不同的天气、路程,找不同切入点把迫害真相、大法的美好,不同成度的讲给世人。我是在自己住的居民小区跑“摩的”,小区很多人知道我的情况,这样我就利用自身家庭受迫害情况,活生生的例子,给居民讲真相,几年下来我感到周围环境变了很多。

《九评》的推出,给我提出了新的要求。有一段时间,我跟不上,不愿开口。

有一天晚上,一大汉说二元钱到某地(一般三元)。别人不愿去,非要我送,我很不情愿,谁知刚开车,对方要绕道办事再去某地。我一听心里更不高兴,本来就吃亏还要绕道,所以愤愤不平。到某地后,这人还不下车,还要往前开,这下我常人心全起来了,我把车停下不走了,心想按约定我都走了很多路,怎么这么不讲信用。

这人无奈下车后,不由分说照我头猛击一拳,并把车钥匙也扔了。他打了我,嘴里还不停的骂我。当时我问他为什么打人,他一听更来火,说:打你咋的,我还要叫警察把你摩托车扣走,因为你搞非法营运。

忽然我觉的不对:炼功人怎么能和常人一样?我便和大汉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和你一样,算了,钱不要了,你走吧。谁知我一平静,对方也静下来,骂了几句看似不沾边的话,边骂边走了。我在地上找到钥匙骑车回家了,心想今天生意不做了,回家好好找找自己,肯定有大漏,要不怎么会挨打?回家通过学法,发现自己没做好三件事,把救度众生的事忘了,为蝇头小利跟常人一样。这怎么对的起师父。难怪大汉骂我没良心,真惭愧……

随后再也不敢那样,并加强学法。同时我发现慈悲众生,不是嘴说出来的,是修出来的。有一次,在检察院宿舍门口,一中年男子要车,载上后凭感觉此人可能是吃“公饭”的。我想不管什么人都讲,于是开始给他讲“三退”、“藏字石”等。那人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吃什么饭的?叫我“退党”?我说:“不管是谁,反正我是为你好,我没有一点害别人的心,相信你能感受到。”

那人说自己是单位书记,不好退,并说我肯定是炼法轮功的。我很干脆回答是的,并且告诉他,自己原来是哪个单位的,就因为炼法轮功给开除了,并被非法劳教几年,我们炼功人是遵守国家法律的,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们没错,中共把法律写的冠冕堂皇,中国人有什么什么民主自由,它是写给外国人看的,欺骗外国人的。在国内谁都知道,中共想打倒谁就打倒谁,法律制约别人,它却除外。这行吗?中共现在还没那个胆,它敢把法律改为公民什么自由都没有吗,不敢!不是法轮功不好,是中共践踏法律,欺骗世人。那人听着一句话没说,到地方后对我说:小伙子要注意安全,如果后面坐着“便衣”怎么办。虽然他没退,但从他表情似乎看出“我明白了。”

载客中也多次碰上不听真相、还要举报的人。有一次一中年人坐车去买东西,我跟他讲“三退”,一直到返回,他不吭一声。我想该讲的都讲了,不表态算了。谁知过一会那人又去办事,又坐我的车。这回他一上车就讲,你肯定是炼法轮功的,我要举报你。

因为这事不止遇过一次,我心里很平静,说,“这小区居民和警察多数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为这事我还坐了好几年牢,哪个不知?哪个政府会这样,打了人还不让说。可想这个党坏到什么成度,说真话就是‘反党’,就是犯罪,这哪有人权?更何况我们炼功又没干坏事,我相信你是有良心的人。”那人没再说一句话。下车付钱时,我看到对方理解的目光。

有几次这样的,都被我正念制止了,我经常对这样的人讲,让你们“三退”是为你好,其实你退不退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得你什么好处,是不是?跟你说这么多,口渴了我都不要你一口水,你上哪找这样好人?对方都被问的无话可说,这也是善的力量吧。

还有在与客人打交道中,我尽量减少价格分歧,避免错过有缘人。傍晚一姑娘拦车回家,上车后对方说我要价高不坐,走了。我想不能为一元钱,失去救人机会。于是我赶快说,“姑娘先上车再说。”姑娘从新上车后,我就劝她“三退”,她很愿意听,表示愿意退。我很高兴,对她说,“我为什么让你上车,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些,为了救你。至于钱这不是问题,我可以免费。”她说,“这怎么行,你也要生活啊。”我说,“钱不算什么,只要你平安就行。”下车后姑娘说,“哎呀!看你真是个好人。”我从身上掏出一护身符给她,叫她照上面念,不仅本人幸福,家人都会受益的。这姑娘非常感激。

几年来,我就是这样做的,几乎每天都在讲真相、救度众生。

谢谢大家,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