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强烈的争斗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在我的骨子里隐藏着一个很强烈的执著心——争斗心,却是剜心透骨也去不了,追根到底是从小形成的。我的童年就象生活在石头缝里的一棵小草,一直是枯黄的,六岁多我就被共产党划为贱民——黑五类的后代,别的小朋友在外面玩,我只能躲在远远的角落里望着,有时被恶作剧的小孩当作‘出气筒’,对我拳打脚踢,有时把痰吐在我身上,鼻涕抹在我头发上。加之严重的疾病,饥饿,寒冷,有气无力,我那时在等死,却偏没有死。

我在恶党的长期迫害和痛苦的煎熬中长大,在痛定思痛中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抗争心,宁死不屈。后来,我又要把失去的尊严找回来,内心好强、争强,做个女强人。工作后,命运把我推上了一个单位部门的负责人(科长)。

九八年得法修炼后,我应该修去这个争斗心,因学法不深,却没有修去这个争斗心。只要有人说法轮大法的不是,就追着人家问为什么说不好,我用三寸不烂之舌驳的人家体无完肤而后快。在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后,那种状态讲真相时效果不好,有人见了我就躲开。我知道自己的慈悲心没修出来,好痛苦,这个常人之心太重了。

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真修》),我要过这个“死关”。

我对自己约法三章,凡是说我个人这不是、那不是的,首先用心倾听,用心领会,然后找自己错在哪里。我告诫自己这是过关,是提高心性。确实这个执著心放下之后,别人怎么攻击,我也很平静,内心感受一次比一次美好。

然而,在家里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在儿子孙子面前威风惯了的我,一不小心这个争斗心又卷土重来。就这样,家庭关系没有平衡好,也就是在家遇到问题没有向内找。让我觉的这个争斗心真难去,去的撕心裂肺的痛。

师父在《真修》中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不管怎么苦,我也得去掉这个争斗心。任何一颗人心都很可怕,它是系住你起航的绳索和锚,必须解开它,去掉它。只有多学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观念,才能去掉长期在骨子里形成的那些使人执著的观念,从而去掉执著。比如这个争斗心,说白了就是为了“一口气”,把这个不善的“气”看成了人活着的“尊严”而加以维护,给自己和他人造成痛苦。

师父在《真修》中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

不管自己觉的这个那个执著心去的怎么苦,也得去掉这个那个执著心。其实,没有了执著心,才会有真正的轻松、愉快和欢乐。

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