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被迫害是对大法的污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看《明慧周刊》时,有文章提到八年了没结束迫害是大法弟子的耻辱,当时感觉这种说法太重了,认为旧势力因素的存在,以及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所以迫害难免会发生。最近经历一件事我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确实是一种耻辱,是对大法的污辱,对救度众生起到很大的副作用。讲真相救人不需要迫害的发生和存在。

一、大法弟子被迫害对救度众生起负作用

前些日子去医院看一个患糖尿病的小朋友(十岁)。当时听到小朋友患糖尿病,我感到很意外,感叹人活的不易。出发前我跟先生说,去了我要讲真相,因为平时我向别人讲真相,效果好时先生也帮着讲,效果不好时回家后先生就要说消极的话(比如救什么?让他们都死了得了,省的他们不相信还举报,被抓还遭罪)。这次去看的小朋友是他同事的女儿,所以我提前告诉他我要讲真相。

到了医院,我跟小朋友说:“阿姨告诉你,相信法轮大法好病就好了。”小朋友没犹豫就回答说:“老师说不能相信迷信。”我告诉她:“老师不懂,阿姨炼法轮功快十年了,阿姨的亲身实践告诉你,法轮功不是迷信,法轮大法好。”就这个话题,我在病房内说起共产邪党搞无神论,不信神,才说是迷信,人应该有信仰的。

病房内除了我们探视的小朋友和她母亲,还有一个二十九个月的小男孩,由姥姥和奶奶陪护。那小孩的姥姥说她信佛,问我信什么,我说我信法轮功。那小孩的奶奶说,有信仰我不反对,但信法轮功不行,还说我:“你没走火入魔呀?”我觉的她是受邪党宣传的毒害太深了,就说:法轮功不是你说的那样,现在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都在学法轮功。她说你看见了?然后就连珠炮似的开始数落大法,她说她单位有个大法弟子,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管,孩子被保送上大学也不让去,自己被抓过好几次,还被劳教过,谁劝都不行,还去她家说共产邪党不好,给她送光盘,她要去公安局举报,让她儿子阻止了。后来那个大法弟子不知去哪里了,一家人都不见了。她说她退休了邪党还给她钱,如果师父(指师父的名)一个月给她多少钱,她也炼。

我心里发着正念,随机插几句反驳的话。我说谁愿意被抓、被关押呀?那是迫害,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上大学,我不知具体情况,但我知道肯定是有条件的,你退休邪党给你开工资,中国那么多农民辛辛苦苦谁给开工资,等等。那个信佛的老太太说别吵了别吵了。我觉的在这种情况下跟她争辩不会有什么好效果,因为她几乎没有理智,于是我说:“阿姨,你记住,不管怎样,她给你讲真相是为了你好。”我不说了,心里发正念,那个老太太也不吱声了。后来我担心谈不好再把她推向更反面,于是我不再与她说了,而是与我探视的小朋友的母亲谈起我修炼大法后身体怎么好,我们全家也因为大法受益,我在工作中表现以及在单位得到的肯定,我想让那个老太太看看我们大法弟子的真正风貌。临走时我又嘱咐小朋友及她母亲要记住大法好,并劝小孩的母亲三退。回家的路上,先生说,咱们走了,那个老太太肯定会说你。我说,她要能说还好了,因为我在那里展示的都是大法好。

回来后,我在想,造成这个老太太的现状主要是邪党对她的毒害太深,另外不知她单位的大法弟子日常生活、工作的行为如何,但该大法弟子生活、工作及家庭受到的迫害程度,也是她不能了解真相的一个原因。我心里很难受。

二零零零年到零一年初,我单位進京证实大法的弟子都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被绑架关押后,单位又给予纪律处份。仅二百多人的国企,两名大法弟子被开除工职失业,其他的给以“警告”和“留厂察看”处份等,被处份期间工资降低到每月三百五十元的生活费。后来单位又搞裁员,被处份的职工必须买断离岗,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买断失业,自己经济上受到迫害,给家庭环境造成不稳定。我被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两年处份,先生要找单位评理,我觉的自己利益之心还没放下,为了去这利益之心没让先生找,默认了邪恶的迫害,两年工资奖金少挣四万多元,而我也在被责令下岗之列。

我觉的我修大法没错,而且我已没有执著工作之心,我做好先生的工作,即使被开除也不能买断,因为买断需要自己违心的写申请。我知道自己不会被开除,因为我已不再执著工作,另外我是在农村考上大学的,当初能考上大学在当地也小有名气,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大型国企,家里人及所有亲人都以我为自豪,我修炼大法是最好的事,若因此失去工作,会影响多少人对大法的不理解,师父不会这样安排的,师父会管我的,我只相信师父,邪恶没资格(这是当时的想法,还是从个人修炼角度考虑,思想中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所以我顶住了单位各层领导的压力与“一些好心人”的劝导,因为按常人的说法不能“鸡飞蛋打”(即工作被开除了,又没得到买断的钱)。

这样我坚持下来,现在单位修炼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家里的环境也很好。实际我们单位现在在职及已失业的大法弟子在生活、工作中表现的都很好,这是大法被迫害几年后单位所有人默认的,由此单位的同事也不能说大法的坏话,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尤其经济上的被迫害,确实给劝这些国企职工三退造成很大的障碍。

二、被迫害是大法弟子的耻辱

近日路遇一个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她被关押了十天后释放,没说上几句话,她就说被绑架是一种耻辱,她的这句话正好触动了我所想的这个话题。她被邪恶监控半年了,邪恶让被绑架过的大法弟子及家属认她的照片,她知道邪恶在关注她,她开始正念很足,她问自己是“大法弟子”吗?她确认自己是“大法弟子”,也就去掉了怕心。由于自己平时安逸心较重,被绑架前各方面的干扰明显大了,法学不進去了,正念也发不出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后邪恶让她坐铁椅子,将芥末油抹在口罩上闷她。她正念起来了,抵制迫害,十天后回到家中。由于路遇,没时间多交流,但她觉的被绑架是一种耻辱,应该是她悟到的理。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由于从个人修炼转向正法修炼,刚开始在修炼中遇到的很多魔难分不清是个人修炼的提高还是旧势力因素的迫害,做法上往往从个人修炼提高的角度考虑去执著心,有时默认了迫害,甚至认为承受迫害是大忍之心的体现。

我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时,在看守所里邪恶体罚大法弟子“开飞机”(一种蹲的方式)时,有的同修拿自己与《转法轮》第九讲中的韩信受辱于胯下相比。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有的人主动向邪恶供出经常与自己接触的同修,认为走出来就得進看守所,把看守所比作寺院,進去修炼,提高层次。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对大法的污辱。

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看似平凡。不要给你们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树立你威德的这段时期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当然了,修炼也好、证实法也好、正念清除这场迫害也好,事情还没有结束。没有结束之前对那些做的不好的就是机会。最后再把握不好,到结束了也就不行了。迫害开始的时候无论在中国大陆和中国大陆之外的学员,有很多事情是没做好。那时没做好可以说是经验不足、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做,一晃几年过去了就不能再这样说了。大家也都清醒的、理智的应该知道怎么对待了,那么就应该做的更好,就不应该再出现过去那种事情了。”

我想,现在大法弟子已经不会再把自己多次被关押迫害的经历当作自己修炼中的荣耀与资本而宣扬了。过去的已经过去,虽然是修炼中的污点,但师父慈悲,给我们机会,所以我们在修炼中要成熟起来。

近半年各地不断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邪恶骚扰、绑架、判刑甚至迫害致死,当然是邪恶苟延残喘,不要被邪恶的假相迷惑,要学好法,将法理溶入到我们的修炼中,正念正行,就可以避免迫害的发生。

三、溶于法中,解体迫害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

二零零零年春季的一个星期日,我听说有一次大法弟子集体在公共场所炼功证实大法的活动。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听到这个消息就不是偶然的,就应该参加,于是我决定参加,没有一点怕心,也做好了随时被抓的准备。我与先生(未修炼)带着孩子(孩子还小)坐车一起去了,因为我当天有加班工作,我同先生说,我炼完就回去。下车后我就走進炼功的队伍,先生带着孩子去了一个我们熟悉的常人家里。炼了半个多小时后我被先生去的那家的常人拖走了,当时我想师父讲过十二级台风都吹不动,我很坚定的参加炼功,没有一点怕心和顾虑,我不能被拖走,可是还是被拖走了。拖回来后,那个人让我说明白为什么去外面炼功?我九八年得法的,以当时的修炼基础我说不清楚,只说为了洪法。回去后我又去单位工作了,而那次大法弟子炼完一个小时动功后都被绑架了。后来自己反省为什么被人拖走了?想不明白,有同修说我炼的层次不够,我想可能是这样。现在想想,当时我参加集体炼功的心态特别纯净,没有一点私,被拖走应该是师父保护的结果。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走向圆满》经文发表之前)我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心态也是很纯净,就是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为当时单位发生的一件事点悟我去的北京。在大法被迫害之后,我在单位始终坚定修炼,因为当时是恶党成员,单位经常要谈话,我也没妥协,在单位坚持公开讲真相,也没遭到其它迫害。我天真的以为大法被迫害是因为中央个别领导人不明真相,所以对政府还寄予希望,我觉的让所有的人知道大法好就能改变这个现状,所以见到谁就和谁讲大法好,没想進京。

五月我们单位开劳模座谈会,我参加了,党办主任对我说某某(指劳模)進京受奖,还有某某(指一大法弟子)也進京了,你有什么感想?我当时认为是师父借其嘴点化我進京。我做好了计划,提前写好了几封信带在身上,利用周末的晚上坐车去了北京。到了北京下火车先到邮局给北京信访办邮一封署名的信,接着到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举出条幅后被抓上车,上车后我交给警察一封信,他们当时就看了。到了当地驻京办事处,又给那里的警察一封信,他们也看了。他们并没有看紧我。我出门给家里通了信,告诉我现在在哪里,然后又回到了警察那里。警察并不知我什么时候出去的,回去后才问我什么时候出去的?当时回去不是因为怕,就是因为当时学法不深,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做好人,不能给警察添麻烦,没有认识到能够走出去实际是师父的安排与保护,没有认清正法的大局,没认清那是邪恶强加的迫害、我们不能接受。

在那里我向所有的警察讲真相,他们也没难为我,对我很友好,有的警察还说回去后让他亲属也炼。再后来被单位来人接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在那里,我向犯人和警察洪法、坚持炼功抵制体罚迫害时,警察用胶棒打我,结果警察自己的腰扭了,也不打了。我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最后已经找不到执著心了,认识到那里不是我修炼的环境后,在被关押的第二十天回家。办案警察接我时,告诉我“回家好好炼,就是别進京了”,没再难为我。整个上访、关押的过程我一直友善的向所有接触到的人讲真相,讲大法好,不让炼功是不对的。因为当时还没见过明慧网,不了解大法弟子在关押中被迫害的情况,就是抱着一个纯净的心态告诉所有的人大法好。

随着师父《走向圆满》经文的发表,以后师父不断的给我们讲法,使我们认清迫害发生的实质,而且教给我们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要领,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完全可以避免迫害的发生,不仅避免迫害,我们要解体迫害,结束迫害。事实上我在二零零一年以后发真相资料、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做被邪恶转化的学员工作及营救同修等事中几次直接遭遇邪恶迫害的危险,因为当时正念正行,解体了迫害。

说了这么多,一是想说在修炼中我们一定要学好法,明确法理并溶入修炼中就可以避免迫害(不是怕心作用下躲避迫害,而是不给迫害发生的机会,因为迫害是邪恶的,是害人的);另外,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心性符合大法不同层次对自己的要求,师父就能保护了我们。我们不要再被邪恶迫害,不要再给大法抹黑,不要给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带来负面的影响,信师信法,走正我们以后修炼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为个人认识,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