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恶对我的一次次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了。先说说正念正行,解体了邪恶对我的一次次迫害

一、解体了邪恶的一次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我女儿被恶人无辜绑架,我被迫回到了乡下的娘家。在娘家被村里恶人举报,派出所恶警带人闯進家疯狂的到处搜寻,翻遍了屋里大小的包,连炕上放的一个小纸盒都要打开翻,逼我交待问题,我说:“你们逼死了我的哥哥,今天又来逼我。”恶警扬言:“我们没有动他一指头,是他自己死的。”(我哥哥因不堪恶警天天上门逼问修炼大法的嫂子、侄儿、侄媳、侄孙的下落而含冤自尽)恶警要强行带我走,我拼死抵制。从早上到下午我一直被骚扰的没吃没喝,加上连日劳累,在恶警的轮番逼供下,我因体力不支昏倒在厕所里。

恶人又把我的事报给县公安局,县公安局来了数名男女干警,大有今天不把我抓走誓不罢休的架势,围观的数十村民无不指责恶警的暴行。此时已近下午两点,恶警回派出所吃饭去了。我看机会来了,我就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走脱,决不能被恶人抓走,我要有自由的生活,还要去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

到了汽车站,我一看时间,我要坐的那趟车早已过点,我心里不由自主的有点慌了,如果坐不上那趟车,恶人要追到车站我不是刚脱虎口,又投狼窝了吗?这时,我听旁边卖货的人在我耳边说:“你要坐的那趟车晚点了。”我激动的眼泪直往下流,这不明明是师父在借别人的嘴告诉我,让我不要着急,车在等我呢!我快步跑到车上,那车真象是在等我一人上车似的,我刚一上车,车就开了。坐在车上,心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表。要没师父的巧妙安排,我怎能走脱呢?今后唯有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事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恶警们吃完饭,气势汹汹的冲到家中时,我早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踏上了去他乡的路途。邪恶的阴谋又一次没能得逞。

二零零二年九月,恶警跟踪上幼儿园的外孙女闯進家中象土匪一样的乱翻,我假装睡了。他们在家中翻了一通,一无所获,就注意上我睡的床了。恶警让我起来,我说:“我炼法轮功,我的床又没炼法轮功,为什么要检查我的床,我就不起来。”一个恶警就把我从床上硬往起搬,无奈我只好起来。恶警在床上到处翻找,仍是一无所获。我对他们说:“我以前百病缠身,卧床不起,无人光顾,现在我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也懂得了怎样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你们却天天上门骚扰,影响我们家的正常生活,你们才是真正的知法犯法。”我见他们还不走,我就站在地上用尽我全身的力气不住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喊声使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听的清清楚楚。恶警怕引起邻居的注意,自知理亏,在我的正念场中一刻都呆不了了,一个个的没精打采的走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邪党恶徒为了找到我女儿,哄骗在院子里玩耍的外孙女,对外孙女说:“我是你爷爷的朋友,你告诉我你妈妈在哪儿?”孙女年幼无知,信以为真就告诉了妈妈在家里。他们立即出动了大量警车、警力包围了女儿所住的一栋楼,在女儿家门口既威胁又恐吓,并扬言要撬门而入。女儿就是不开门,在屋里不停的发正念,又通知其他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共同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听到女儿被包围的消息后,就在师父的法像前上了三炷香,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心里默默的说:“我的女儿现被恶警围困,请师父加持我们母女,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让女儿闯出重围。”说完,我就赶快发正念,之后,我每个正点都坚持发正念。我相信女儿会有很强的正念,但我担心女儿一直流离失所在外,现刚回到家中没有吃的,打电话问她家中是否有吃的。她说:“家里其它食物没有,只有两箱苹果,没问题,够吃了。”听了她的话我这才放心了。我告诉她:“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你一定要坚持住。”女儿说:“你说的对,我一直在发正念,给门口的警察不停的讲真相,希望他们也能明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就这样女儿被恶警整整围困了两天一夜,在我们大法弟子共同发出的强大正念场中终于支撑不住,就灰溜溜的撤走了。师父在《师徒恩》中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这一次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涵义。

二零零五年八月上旬的一天上午,我跟老伴闹矛盾,当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我就没和老伴争吵去女儿家了。到了女儿家,我就开始学法,但是学法时静不下心,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翻来翻去,真不是滋味。我就搞起卫生来,边搞边想今天的事,忽然《何为忍》中的内容打入我脑中“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是啊,我自认为今天的关过的很好,退了一步,也做到了忍,其实,我没真正做到“退一步海阔天空”,而是逃避了要过的关,表面上好象也做到了忍,但那只是常人之忍,没有真正做到修炼者之忍。我悟到了这一层法理,我也就心静下来了。

我把一个破旧的脸盆架扔進了楼道里的垃圾房,转身回来时,无意中从防盗门的猫眼往外看,看见在电梯房里有三个粗大的人成三角形站着,正在小声的互相说着什么。不一会儿,两个人从电梯房出去走楼梯了,一个正在电梯房里鬼头鬼脑的不停的注视着女儿家的房门,手里拿着手机一直扣在耳朵上象是在不停的打电话。这时我全明白了,两个走楼梯的是到我家去了,留在电梯房的一个是看守女儿家的。我悟到:无意中从猫眼往外看是师尊安排让我看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就赶快收拾女儿家中的大法书籍,因女儿放的地方我不熟悉,收拾起来比较慢,正收拾时,就有人敲门了,我知道十有八九就是恶人,我就没吱声,继续收拾。情急之下,我不知把大法书籍藏在哪里合适,也不知女儿家哪里最安全,我突然急中生智有了一个好办法。为了不让恶人拿走大法的任何一张纸片,我把上衣脱下来,在上面缝了一个大大的口袋,把师尊的法像、经文都装到塑料袋里,再装進口袋里,然后把衣服泡湿挂在阳台上,又找了几件其它衣服也泡湿和那件衣服挂在一起,以免引起注意,给阳台的地上倒满了水,湿的不能進。

恶人一次次敲门我都不开,他们又把我的亲人逼着来叫门,我被迫无奈,只好开了门。五、六个恶警象疯子一样一拥而入,几间屋子象土匪似的全翻到了,就连厕所都看了。他们在阳台门口看了看,试图進去,终因阳台太湿没有進去。他们把家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一无所获,可能也是因为翻累了就坐在了沙发上,其中一人问我:“你还炼着没有?”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炼,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我怎能不炼,不炼病怎么好,我要一直炼下去。”结果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好象是在说这老婆子什么都敢说。不法人员是为了找我女儿才一次又一次的到我家来骚扰,女儿没找到,什么也没翻着,恶人就狼狈的逃走了。

二、得法的经历

我于九六年元月喜得大法,受益匪浅。得法前,我疾病满身。患有:头痛、头晕、眼角膜炎、颈椎、妇科病、心脏病、高血压、胃胀呕吐不能吃东西,吃上食物后,就如吃急了热馒头顶住一样,一天半日下不去,痛苦极了。食道上长有个鸡蛋大的憩室,刺激性的辣椒、调料、醋等都不能吃。后又得了双肩肩周炎、双膝风湿性关节炎,真是雪上加霜,大热天离不了帽子、毛衣、毛裤,疾病缠身整整十七年。数不胜数的病痛折磨着我,家里就象开药铺的一样,到处都是药,我每天要吃的药还比吃的饭要多,但我的病痛并未减轻。就在我度日如年、求生无门、生不如死,想服安眠药自尽。

九六年元月十三日晚,一位小伙子得知我的情况后来到我家,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听到小伙子讲炼法轮功一定要做到“真、善、忍”三个字时,我就感兴趣了,小伙子又给我详细的讲了这三个字的涵义。我说:“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功法,我卧病在床快二十年了,什么样的病痛折磨我都承受过了,这三个字我太能做到了,我一定能做到,你就教我,我要学炼!”我边说着话,浑身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力量,把原本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我“推着”坐了起来。小伙子临走时送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让我学炼。

小伙子走后,我就捧着宝书在灯光下看,爱不释手,但由于长期戴着药疗眼镜,眼睛模糊,看不清楚字,就一遍遍的从头往后翻,随着我一遍遍的翻,我的眼睛慢慢就能看清楚字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不久,有幸参加了全省的大法交流会,在会场上,我就感觉小腹部位有东西在旋转,当时并不知是师父下的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后来通过慢慢学法才明白了。

法会结束后,在会场上我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回家后,每天几乎都是书不离手。为了学会动作,我拿着《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对着镜子学,打听炼功点,找老学员到家中教我动作。学会动作后,我马上就在师父的点化下在我们家属院建立了炼功点。短短一个多月,缠绕我十七年的病魔全部不翼而飞。我热泪盈眶的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啊,谢谢您!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现在才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是什么,我真是太幸福了。今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时时事事以法为准,决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厚望。”

以后的日子中,我到处洪法,组织炼功点,以我自身的巨大变化,引导了许多有缘人走上了修炼道路。

三.進京证实大法,正念平安返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罗流氓集团伙同共产邪党掀起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造谣的宣传铺天盖地,我没有丝毫动摇,信师信法,认定法轮大法是正法,先后到省政府、北京去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第一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堂堂正正的炼功时,广场的警察对我说:“你们来迟了。”我立刻用严厉的口气回答道:“你们对我们师父的通缉令还没取消,怎么能说迟了。”在省驻京办,我对驻京办的人讲述了自己炼功受益的过程,并在驻京办大大方方的公开炼功。当地恶警要押我一起回去,企图回去迫害我,我一直不予以配合。晚上睡觉时,一闭上眼睛我就看见五颜六色的法轮在眼前不停的旋转。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做得更好。第二天,我就跟家人自由自在的回了家。

刚到家中,当地恶警就来家中找我,家人说:“人刚到家,水都没顾上喝一口,你们就找上门来了,天大的事等吃完饭再说不行吗?”恶警自知理亏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我刚放下饭碗,恶警又来了,让我跟他们走。女儿对我说:“不去,就是做个好人,去北京是为了说句真话,我妈又没做坏事,凭什么跟他们去,坚决不去!”警察又对老伴说“功都炼到北京去了”。老伴回答:“炼功身体好了,当然走到哪炼到哪”。在女儿和老伴的质问下,当地恶警无言以对,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当我看到这篇经文时,我才明白了:当时就是因为我和家人的正念不配合邪恶,从而否定了邪恶给我安排的一系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准备再去北京,出门时被家人挡住没去成,但把准备好给大家买车票的一千元钱提前给了同修。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上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我把“真、善、忍”的横幅高高举起,用自己平生最大的声音高喊:“法轮大法好!”广场上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当恶警把我打倒按在地上时,我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恶警把腿使劲顶在我身上,可我一点没觉的疼,就好象海绵挨在我身上一样,软绵绵的。我想:是师父法身在保护我,我才不觉的疼,我一定要做好。在天安门派出所院内我喊了一下午“法轮大法好!”晚上,我悟到:我不应该在这儿呆着,我该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我应该回家。我要求警察放我回家。起初,他们不肯放我,我并没泄气,一直坚持要走,最后,警察把我一辆车换一辆车的送到了我在北京租住的地方。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了家。

我修炼后遇到的神奇事太多,最后再写出一件与大家交流。我有四个儿女,大的三个结婚后生的三个孩子都是我按修炼起的名字,人们都叫的响亮,三个孙子都长得活泼可爱,身体个个强健这是人们都知道的。我的小儿子结婚后,我早早的就给小孙子把名字也起好了。不久,儿媳怀孕了,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是个女孩,儿媳想是不是医院检查错了,又找了一位当地很有名望的中医大夫把脉,把脉结果还是个女孩,儿媳就想生下这个女孩子后,再生一个男孩,让我给第二个孩子起名。我告诉她:“第一胎还没生下呢,怎么能起第二胎的名字,等这个孩子生下后,是男是女,生下再说,第二胎孩子的名字我现在不起。”儿媳在今年四月份分娩,生了个男孩,浑身粉粉的,胖胖的,一脸福像,人见人爱。从这件事上我悟到:凡事要用法衡量,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不动人心。是慈悲伟大的师尊赐给了我这个小孙子。

以上是我修炼十年来的部份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今后,我更要时时以法为师,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