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下面是近几年在我身边发生的神奇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

一、修炼大法妙不可言

零二年春的一天,我突然发高烧,体温达四十一度,当时认为是消业。可丈夫非逼我去医院,我躺在床上,很肯定的说:你再给我半小时时间,如果温度不降,我就跟你去医院。这时我就用被子蒙着头,心里求师父:师父帮忙让我的体温赶快降下来,要不就要跟丈夫去医院,要是那样就会给大法抹黑的。就在我想完的那一刻,奇迹出现了,当时感到“刷”的一下,一阵热气从头到脚,舒服极了,我马上叫丈夫量体温,正常!那一刻,我真的激动的想大喊: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大法神奇极了!我知道不能这样,但我还是哭了。从那件事后,丈夫再也没有逼我上医院。

记得还有一次,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拉肚子两天两夜,体重降了七斤,但当时我没当回事,到第三天早晨上班,一切正常!

今年五月七天长假,丈夫不休息,我准备在家好好学法,可到了第二天,身体就表现出不能吃东西的症状,哪怕吃一点,肚子就会胀得不行,不吃也胀,到第四天,我只喝了点水,两天过去了,我只排不吃,到第六天下午,丈夫看我三天没吃东西,要带我出去走走。整整六天,若是常人这种情况下能走的动吗?我却带上几张不干胶真相贴,随丈夫出发了,并很轻快的跟丈夫回来了。长假一过,我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回校上班,唯一变化的是我的腰围减了两寸,但体重基本没变,上下变化不到两斤,修炼大法的确妙不可言!

二、师父帮我发送成功的

我是一个电脑文盲,零四、零五年我劝退的名单都是送到城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上网发表,可到了零五年底同修将我劝退的名单弄丢了,到了零六年正月底才告诉我,当时我也很急,但是觉的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情还会疏忽呢?还好我留了备份,重新交给了同修。

事情过后,我想是不是师父点化我学电脑呢?想到后,马上联系同修帮我找个懂技术的教我,一次的学习只是一知半解,回来后,我用上网软件打开了明慧网,找出退党网,将劝退的八个名字打上,点了发表就成功发送了。女儿回家后,我说我能上网了,还为世人退了。女儿听了我的操作过程说不可能,让我重发一次,果然不灵了,这真让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奇,那是师父帮我发送成功的。

这次趁女儿在家,我认认真真学会了常用的技术,现在我既能上网看明慧网的文章,也能下载文章,并打印真相材料。明慧网的好文章和师父的经文,我都能及时的打印出来发给同修们。

三、老父见证大法神奇

零四年夏天,七十七岁的老父亲腿骨摔成粉碎性骨折,我用手捏住受伤的地方,让他默念“大法好”,一路上他也没觉的怎么痛,手术后我在他身边念大法书,让他静静的睡觉,医生说象这样的老人还没怎么见过,可是他们不知道他根本不怎么疼。在医院共住了八天,同病房的病友们,看到我白天晚上好几天不睡觉(我一人陪床),也不困,问我看什么书,我告诉他们我学法轮功,他们都认为神了,六人都表示回家一定找大法书看看。父亲八天出院回家,不到四十天就能不拄拐杖在街上玩,这不是神了吗?对于一个近八十的老人来说能不神奇吗?乡亲们说:“是不是没断啊。”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四、正念显神威

零五年深秋的一天,我单位执行上级的文件精神,搞“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千人签字活动,离活动还有三天的时候,我自己把握不准,问城里的同修,他们要我拒绝签字,我说是否可以用没色的笔签,他们说是在搞文字游戏,同修们要我自己去悟。到了签字那天,我拿了支钢笔走上了签字台,就在那一霎间,我举起笔写下了不太清楚的“邪恶全灭”四个大字,当时个别领导怀疑我炼法轮功,在大布上寻找我的名字,他们找了四、五遍后没看到我的名字,邪恶的控制使这个头目再次点我的名字让我上台签字。我双目盯着他,并发正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只一会,他就变了调,宣布说:“可能人多没找到这位老师的名字,对不起了。”

接下来活动的内容是攻击大法,诬蔑师父,我发正念除邪恶,并发出让供电系统坏了,本来以往很好的供电系统坏了,先是变声,接下来是停电。领导们开始上下忙活,电好了,功放又坏了,不出声,不到两个小时的活动停电五、六次,发的言没有谁能听到,最后是那个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头目发言,我发出正念铲除会场的大布,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将布一撕两半,布上的字什么都看不到了。就这样邪恶活动落下了帷幕,以后的三天里,我天天发正念,清除邪恶,千人签字的丑布,在固定很牢的情况下,第三天从墙上被铲除了下来,所用的钢钉全部撬断,那块丑布至今也没有再挂出来。信师信法,我们没有做不到的,没有做不成的!(都是师父做的)

五、大法真相护身符的威力

零六年正月的一天,丈夫开车拉我和女儿去五里外的地方洗澡,回来的路上,由于路上结了一层冰很滑,车开到一个下坡的拐弯处,连人带车滑到了一个一米多深的沟里,车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撞在了沟坝上,车灯被撞的粉碎,但我们三个谁都没伤着,因为他俩身上都带了大法真相护身符,女儿和丈夫又一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六、雨下在我们的车后面

零六年春,我回老家,丈夫开车,回来的路上,我让他停车四五次去贴不干胶,因此耽误了时间,离家还有八里地的时候,下起了大雨,丈夫说:你看,如果不是你让我停车耽误时间,现在早就到家了,也就不用淋雨了。这时我双手结印,请求师父让雨等我们回家再下,否则丈夫就不支持我讲真相了。我想完后,雨马上就不下了。等我们到家,放好东西,刚進屋,大雨又下了起来。

七、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

零六年冬季的一个晚上,夜三点,我揣着一百多张不干胶,将方圆五里地的几个村子的大小路边的电线杆都贴上了不干胶。当我贴完最后一张,往家走的时候,我整个人就象飞起来似的。算起来,我贴这一百张不干胶少说也走了二十多里路,常人能不累吗?但我却健步如飞!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还有一次,我在大街两侧贴,派出所大门口灯火通明,我发正念,让恶警看不到我,我迅速在大门周围电线杆上贴了四张不干胶,又将几份材料放到了门口的邮箱里。走到工商所门口,三楼的灯光直射到门口的电线杆上,我想:如果没有灯光多好!马上灯光灭了,我迅速贴上不干胶,贴完后灯光马上又亮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帮弟子,我心里真是感动。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们!

八、丢失的钥匙就在脚下

零六年腊月二十三日下午,常人家都在包饺子过小年,我身装八十多张不干胶和一些真相材料,带上一个挖野菜的包上了路。腊月的天气有点冷,但我却热乎乎的,我把中心道路,人们赶集必经路两侧及人们经常聚堆玩耍的附近的电线杆上都贴上了不干胶,一共走了五个村子,二十多里路,将八十多张不干胶和所带的材料发完后,准备回家,可是一摸口袋,钥匙丢了,怎么办?十多把钥匙,如何回家?眼看天就要黑了,如何找呢?那么多路,大多是在沟里、地里、坡堰上,要想找到很难,但我没有放弃,我对自己说:我是救世人的,师父一定会帮我的。我转到一个我贴第一张不干胶的地方,转了两圈没找到,心里求救师父。说来也奇,钥匙就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坡底,我一步迈过去,拿起钥匙,放在贴心处,心里酸酸的,甜甜的,我带着一种常人永远也感受不到的心情回了家。

九、患偏瘫的学生好了

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一个老师领着班上的一个学生来找我,说:你看看我班的这个学生怎么了?我一看,这个学生完全是偏瘫的症状,嘴角歪着,右手臂弯曲,右腿拖拉着,我拉了拉他的手,硬邦邦的。我开始也是一愣,但我马上悟到,这不是师父让我来讲真相的吗?我静下心来,让这个孩子坐在我对面,我让他跟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他说不清,当跟我说到五、六遍的时候还是说不清,我对他说:“看着我,说清楚了。”这个孩子大声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喊完后,他的手不硬了,我问他好受了吗?他点点头,我告诉他以后天天默念,不要忘了。孩子说一定会的。

十、大法在老同修身上的奇迹

零四年到现在,经过我努力讲真相,先后有二十几人走上了修炼之路,有三个老同修学法前眼花,可经过看书,现在不花了,其中有一个同修,以前有高血压、鼻出血、耳聋、腿麻等大病,通过看书炼功,这些病都不见了,现在她走路生风,全身轻,快活极了。这是大法的神迹。

十一、默念“法轮大法好” 成绩進步飞快

为了在学生间传递大法的神奇,我找了六年级的学生,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们讲真相,看真相材料。半个月后,学习一般的学生说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过去数学只能考七八十分,现在能考九十多分。又过了一个月,举行四科竞赛,这三个学生,一个没参加,其他两个参加了,平时成绩好的那个反而没有选上,那个一般的学生平时在六十六人班里的最好成绩是十七名,而这一次考入了前四名。那个好的,平时成绩都在前三名,而这次却落选了。两个孩子,出现奇迹,我找他两个,问明情况,才知道原来成绩好的学生根本没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事情发生后,这三个学生都相信了,并且还通读了《转法轮》,现在各方面表现的非常好。

总之,走过了这近九年的修炼之路,我真切体会到师父给予我的无一言表的关心和鼓励。在这条修炼路上,我想我会越走越精進,越走越成熟的。不管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很好的去做,圆容着师父所要的,在做的过程中达到心态坦荡,不惧不怕,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我不会执著于将来能够修多高,达到什么层次,我都会铁了心跟着师父走到底,跟师父回家。历史的将来,后人能记得我曾经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足以欣慰了。

此稿是在师父的多次加持下,历经很多波折,排除很多干扰,用了半年多时间完成。当然要写的太多了,我们每一个真修弟子的经历,就是一部厚书,也是一部修炼史。写着稿子,发现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与那些精進的同修相差悬殊,但我会更努力,做师父的好弟子,交流中必有不足,这是弟子迟交的作业。恳请同修们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