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中国言论自由”研讨会 法轮功学员揭中共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在丹麦文化部赞助下,丹麦出版自由协会(Trykkefrihedsselskabet)在首都哥本哈根召开题为“中国言论自由”的大型研讨会。

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曾铮讲述在中国的迫害真相

高精度图片
丹麦出版自由协会主席、丹麦资深记者,历史学家拉斯•海德高•延森

高精度图片
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在中国不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临近,而人权圣火在希腊点燃,传遍欧洲,传到澳洲,中国的人权状况特别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揭露,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等原因,使中国问题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焦点。

来自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曾铮女士、曾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人权律师郭国汀、《大纪元时报》欧洲版主编周蕾女士应邀参加了研讨会。丹麦出版自由协会还邀请了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瑞典及丹麦多位中、西方演讲人。由该协会主席、丹麦资深记者、历史学家拉斯•海德高•延森(Lars Hedegaard Jensen)主持了研讨会。来自各界关心中国问题的东西方人士参加。

曾铮女士在会上介绍她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亲身经历、见证在中国劳教所的残酷迫害。她讲道:曾经有人问过她,在劳教所里,你想丈夫和孩子吗?她回答说,不想。可能人们会觉的很奇怪。人没有那样的经历是想象不到的。在那个各种折磨与高强度奴工劳动的迫害环境下,人的体力承受已经达到了极限,每天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能够倒头睡上几分钟,上厕所连洗手的时间都舍不得。更痛苦的是,在极限的状态下,逼迫你放弃信仰,放弃就给你所谓的自由,不放弃则是继续迫害。这种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使人失去人的正常思维。她见证过法轮功学员被逼疯、迫害死的惨烈景象。

当她展示部份被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照片时,与会者莫不动容。曾铮说,当时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验血检查身体,甚至为此还引起了劳教所其他犯人的妒嫉,以为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特殊待遇。但是他们怎么也争不来检查身体的“待遇”。直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许多曾经被非法关押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才意识到,为什么只验血检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是要为活摘器官建立资料库。

来自德国的《大纪元时报》欧洲版主编周蕾女士向与会听众介绍了中国的媒体审查管制。周蕾女士还向听众介绍了自从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以来,正在中国发生的退党大潮。

避难加拿大的人权律师郭国汀,介绍了他自己从十二岁开始在中国所遭受到的多次迫害,一直到二零零四年,在他已经成为中国著名律师以后,由于他为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做辩护,所遭受到的被关押、被迫关闭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最后只能避难他乡的经历。郭律师说:在中国没有法律,没有公正,法律界非常黑暗。如果一个律师要想在那里发展事业,去挣钱,首先自己就得和中共去合作,去犯罪。

据郭律师介绍,就他所知,在中国一共只有十二位律师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辩护。而这十二位律师都因此遭受到中共当局的迫害。郭国汀律师在二零零三年时,针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连续发表了六篇文章,二零零四年,他为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担任辩护律师,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迫害成了植物人,于零七年一月份去世。

会议的当天,正是郭律师为了声援高智晟的绝食日。高智晟也是因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而遭中共迫害的人权律师。郭国汀说,我们是由七位律师组成,一周每人一天的绝食活动,已经坚持几年了。目前高律师仍然失去人身自由,我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坚持下去,救援高律师。郭国汀认为:在中国不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在回答记者提问为什么举办这次会议时,会议主席拉斯•海德高•延森说:北京奥运在即,我们需要了解这个经济迅速发展的国家,那里的人权状况如何,他们是否在向改善的道路上走?还是正相反,在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自由在继续遭到压制,当这种镇压仍然在发生时,我们是否非常慎重的决定,去参加明年的奥运会?

第二天,丹麦最大日报《日德兰邮报》发表了关于此研讨会的长篇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