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是最正最伟大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全世界同修们好!

在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召开之际,交流一下我所在资料点在正法修炼中的点滴情况,主要是想对明慧编辑部提出的“留下更多对这段历史时期的正面记录”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建点

二零零五年夏末秋初,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先后来到现在这座城市。每个人来的原因有别,但背景类似: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又都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不但生活没有着落,而且在原居地呆不成。所以,开始来时都有一个类似的想法:一边做生意解决个人和家庭的经济问题,一边利用自身的条件做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事。

就在我们遇到一起商量着要合伙做生意,刚要起步时,本市的一个大资料点的同修被邪恶追踪,后又有部份同修被绑架,而且牵连威胁到另一个资料点的安全。协调人先后两次要求我们帮助把这两个资料点的东西转移到安全处。在把第二个资料点的东西转到一个同修家存放时,那位同修家里供着师尊的法像,我们搬放好东西后就先给师尊法像敬香。

轮到我时,我先点燃三炷香插到香炉里,然后给师尊法像行礼,可就在这时,没想到三炷香突然全倒了,我只好从新把香插好,再次磕头。在返回的路上,我们几个人就悟这件事:这是在点化我们,今天做的事肯定存在问题了!我当时是这样悟的:为资料点同修和设备的安全我们帮助转移应该是没有错的,但把这些设备都打包装箱存放起来恐怕就不对了,正确的做法可能是应该把它们转到安全的地方运转起来,让它们继续为正法出力。我想师父很可能就是在点化我们这一点。

就当时的客观形势来说,由于那两个资料点先后停产,本市大部份同修别说别的真相资料,连《明慧周刊》都断了两周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几个外来的同修在一起集体学法,对照师尊的讲法从新考虑当初的想法,面对出现的新形势,路该怎么走?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不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放下自己的想法,根据当地大法救度众生的需要圆容整体,按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去做,已成为现实的考验。最后大家共同认识到,我们当初“边做生意边证实法”的想法本身虽也不能说错,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现在正法要求我们必须摆正关系:先落实证实法的事,后安排做生意的事。在保证整体证实法、救度众生不会耽误、不受影响、不被干扰的前提下,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考虑做生意的事。大家在法理上明晰后,就做出决定:本市两个资料点受损带来的空缺我们补上。

于是我们立即着手寻找到合适的地方,把通过我们寄存的那两个点的设备和材料拉过来,全部安装运行起来,建起了一个新的资料点。首先很快接替了对当地同修《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等资料的供应,同时也做《九评共产党》等书籍。因为第二个资料点没有发生人员损失,在调整了一段时间的状态后,协调人安排从我们这边拿出部份设备帮助把那个点恢复起来。而后协调人根据全市的需求情况,分工那个点主要做大法真相资料,我们点就主要负责做《九评》等书籍。随着正法形势推進,世人对《九评》的需求量不断增长,我们资料点就一直在为救度众生运转着。

我们资料点的建立看似偶然,仔细领悟,都是师尊的安排,才能有我们的这个点,而且产生在节骨眼上。

把学法放在首位

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来源于法,学好法是我们的根本。

我们资料点能稳步走下来,为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做出大量应该做的实事,主要靠的是坚持集体学法。我们集体学法时先按自然段轮流读,然后交流读法过程中明白的法理,对照自己或相互间存在的问题分析、用法衡量、归正。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感到每次都有所收获,观念在转变,心性在提高。每次集体学法的最后一步是把资料点碰到的新问题、做资料中出现的困难、同修相互间的心性摩擦、及本市或更大范围同修做三件事的情况等摆出来,运用刚学到的法理对照,分析原因,找出办法,互相谈、相互讲,在法上认识。

我们在自己学好法的基础上,看到所在城市在这方面还很薄弱,就向协调人介绍了我们的体会和做法,协调人就积极向其他点推广,并带动本市在家同修组建学法小组,普遍开展起了集体学法。

克服资金困难

由于当时《九评》的需求量很大,不仅要供给本市,还要供给周边县市。我们碰上的第一个困难是购买耗材的资金问题,协调人拿来的资金满足不了所要的出货量。协调人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按大法修炼的原则是不能去向学员们集资的,甚至都不便于向学员们讲出来。我们向协调人提出,可否拿出我们点上的一部份力量参加社会工作,自己挣钱供给资料点。我们的协调人联系了本市另外两个协调人商量,那两个协调人认为要保证《九评》的供给,不应抽资料点的力量,资金问题他们想办法。他俩的最终办法是每人都把自己个人的钱尽力凑出三千多,一共六千多元给了我们资料点。这笔钱虽没用了多长时间,但我们知道当时的情况也就是这样了。

我们集体学法、交流,大家共同认为,困难再大,救人的事是不能耽搁的,每个人都应该发挥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潜力,想办法把自己能掌握的钱贡献给资料点做资料。

小阳(化名)到这边来时只告诉妻子要做生意,来后因当地正法的需要而進了资料点,但又不能再去讲明,只能说让对方放心的话。可现在面临资料点的困难,小阳就打电话向妻子要生活费。妻子在家乡有收入,每次都能给他几千元,小阳数次拿给了资料点。

小玉(化名)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有些常人中的亲朋好友借过她的钱,由于修大法对钱财看淡了,别人不主动还,她也就一直不去要。“七二零”以后因去北京证实法被单位开除,几年没有收入都没有因为生活问题去要债,现在面临资料点的困难,她就想办法寻找他们把钱讨回来给资料点用。

小方(化名)出来前在原居地有贷款住房,现在资料点缺资金,他就回去把房子卖了,还清贷款债务后,把自己能支配的钱给了资料点,等等。

就这样点上几位有条件想出办法的同修每人贡献的资金都达万元以上,克服了建点初期的资金困难,保证了资料点所承担的《九评》的出货量。约半年时间,更多的同修拿到我们做的《九评》后,主动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钱转送过来,我们的资金运转逐渐進入了良性循环,再也没为资金犯过难,而我们对同修们所需要的《九评》或《新经文》等大法书籍,不管多大的要量从未耽误过一次。

涮碗

资料点同修为了让有限的资金尽量多出资料,在维持资料点本身的运转上就尽量节省。在安全、够用的前提下尽量找便宜的房子,采用诸多办法节电、节水,穿的基本是当地在家同修支援的衣服,买菜要几角钱一斤的,尽可能不买单价上元的,等等。我们还有一个自己的特色,就是不论吃什么饭,吃完饭后,每人碗里倒一口开水,自己把碗涮干净后喝掉,既保证不浪费一个饭粒,又容易洗碗。一年后有同修离开时曾感叹在资料点的涮碗而专门赋诗一首。

三过家门而不入

我们既然能够大量做出《九评》,也就不受地域限制,不管哪个地区的同修需要《九评》,只要能联系到我们,我们都按要求的时间、数量提供。

小阳到点上约半年时,需给他家乡送一批《九评》,因是长途路程,同修们问小阳去了后如何安排送《九评》和探家的顺序,小阳爽快答道:“只送《九评》不探家。”果然,小阳等同修把《九评》交给家乡同修后,一刻未停留就连夜返回了。两月后,又需往小阳家乡送《九评》,小阳说:我若回家,会耽搁同行同修,影响资料点的工作,还是免了吧。小阳又象前次一样,送完《九评》就连夜往回返。

过了三个月,那边的同修又要《九评》,这回资料点的同修一致认为,不管怎样都得给小阳留出探家的时间,小阳也觉的是需要回去看一看了。但这回送货牵扯家乡的几处同修和其它一些事,具体安排时有难度,小阳便主动表态:我还是不回家了,大伙专心致志把送《九评》安排好吧。就这样,小阳把《九评》送给家乡同修后又是一刻未停返回了。回来后,点上同修感动的说:远古传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今天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了,小阳千里送《九评》,三过家门而不入啊!

无名无形安全运作

我们资料点可以说是当地的大资料点,技术力量也相对较强,这是由于我们所担负的责任没有一定的规模和力量也是担负不起的。面对中国大陆尚在邪恶的恐怖环境中,资料点大安全风险就随之增大的表象,我们靠学好法,不使内部产生隔阂、不使自身走偏,从而在根本上使旧势力抓不到迫害我们的借口。

在表面空间,受师尊“大道无形”法理的启示,我们从方方面面注意做到使当地邪恶根本就不知道有我们的存在,所以就谈不上对我们如何如何。当地邪恶确实无法知道我们,因为除了几个协调人之外,当地大法学员都不知道我们。我们点上只有一名同修负责和协调人联系,协调人只是交代任务、收取产品,而我们点的位置、有几个人、都是哪些同修,连协调人也是一概不知的,因为知不知道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证实法工作的任务完成的怎样。我们的这个特点有力的保证了我们资料点在表面社会形式上的安全,但对点上同修的心性要求也相对高了,不仅在社会上没有名,在同修中也没有名,不管谁干了多少活,做了什么突出的事,或者受了什么苦,外面没人知道。

为遍地开花出力

由于我们整体在法上的表现,协调人每遇到难度较大的事时就愿意找我们商量,愿意交给我们去办,周边县市有些小型资料点也交由我们去组建、带动、协助。

一次,有个地区的几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几十名同修被绑架,有几名同修正念走脱。这几名同修辗转联系到我市的协调人,要求对他们進行技术支援重建资料点。协调人反复协商后,最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点。

我们在不耽误自身所承担项目的前提下,经过一个月的充份准备,抽出三位同修去他们地区帮助了一周时间。在这一周时间里,我们没有急于传授技术和解决具体的问题,而是首先整天整天在一起集体学法,谈学法体会、切磋法理,一起在法上分析他们地区遭到大迫害的原因。特别强调新资料点建起来能保持住的根本是能不能整体在法上提高,从一开始就形成资料点坚持集体学法的习惯是至关重要的。

通过几天学法后,几位同修都放淡了急于学技术的心,而更愿意多学法。从根本上理清后,我们点的技术同修小方留下来一个多月,一边传授各类技术,帮助解决具体问题,一边继续巩固集体学法的形式。

一次,小方在打印《转法轮》改字所用的字时,打印机自动在纸的中心打印出一列大字:“正法修炼是最正最伟大的”,在大字的两边还出现了几朵黄墨水滴成的莲花,其字体是专门给命令也打不出来的。同修们马上悟到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弟子,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

后续

我们资料点有两名同修因家庭原因离开了,一名一直未联系上,一名一直保持着联系。保持联系的这名同修现在他们地区承担着主要的协调工作,我们时常互通信息,相互勉励,共同精進。

这名同修曾告诉我们,他回去后体会到在这边资料点一年的最大收获是学会了集体学法,他现在作为协调人的主要事情就是带动当地同修集体学法,他本人能被当地同修很快认可的主要原因也在这一点上。由于抓住了根本,所以他们地区正法的各项工作都开展的不错。最近我们资料点又来了两名同修,带着各自的特点、特长,愿在这里与我们共同完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人员有所变化,但资料点的根本不变,我们一直坚持着——没有特殊情况,每天都要集体学法,不仅仅是形式的坚持,每次都学有所获。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