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尊敬的师尊、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与许多同修不同,我最初走入大法,并不是因为身体不好。那时我们单位已多人得法,我经常看见许多人聚在一起学法、炼功,也许机缘成熟,我产生了想学一学的念头,这样就开始接触大法。

刚接触就被师父《转法轮》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那时周边的很多同修在星期六、日经常在一起学法,对我修炼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在个人修炼阶段,由于学法、炼功比较精進,打下了比较扎实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时我正在母亲家里,当时邪恶在广播上大肆造谣、诽谤大法及师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从母亲家连忙赶到单位,刚進单位大门,就看到了许多同事异样的眼光看我。

原来在单位的俩名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单位接回,接下来单位就办起了洗脑班。那时丈夫哭着让我选择是要大法还是要他和孩子,我坚定的回答要大法(当时也不知道讲真相,只知道不能不要大法,现在想来有些偏激)。也许由于这一坚定的正念,在以后八年多的时间里,丈夫从未干扰过我做三件事,而且在技术上帮了很多忙。

一、大法书及资料失而复得

二零零零年恶党的“五一”前,在一次抱轮中头脑内突然闪现出将单位内的大法书及资料拿回来(“七•二零”时,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许多同修将书及其他资料交到单位,其中包括我)。另一同修也有此想法,我们几个同修就此事進行交流,一致认为是师尊的点化,应该拿回来。有了这一念,师尊就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

这么多年,“五一”都是正常歇假,但这一年的“五一”需要加班,也正是由于加班,单位其他人不上班,而我们几位同修要上班。当时,我们找来了几个大小相似的钥匙,拿出其中的一个一试,锁立即打开,我们悟到这是师尊的帮助。我们暂时将这些宝贵的书及资料转移到我们所管辖的范围内,再继续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上午未能全部转移,我们商量下午上班前继续转移,记的当时很大的单位鸦雀无声,等我们安排好后,一下子沸腾起来。现在想起来,当时肯定是师尊将这个空间的一切全部定住,给我们创造了这难得的机会。在以后保护这些大法书及资料时,也同样出现神奇。大约过了十几天,单位发现了这件事,要立即追查,但在第二天就出现了让他们头疼的事,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约半年以后,我们将书籍和资料由一处转移到另一处(当时的压力不象现在写起来这么轻松,既想找安全的地方,又不想让家人知道),其间巧妙的躲开家人,这一切全是师尊的细心安排。一切都安置好以后,晴天的下午在南边的天空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我急忙让家人看,家人都说奇怪,大晴天哪来的彩虹,但我知道这是师尊对弟子的鼓励。

二、创办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三年初,由于许多同修未将师尊讲法磁带、炼功带、书等保存好,致使学法、炼功受到严重干扰。那时我们基本上也处于等、靠、要的状态,我们几个同修交流,应该改变这种现状。

我们首先买了一个双卡收录机,翻录师尊的讲法录音带、炼功带,解决同修的学法、炼功的问题;当时真相资料很少,我们就利用这些有限的资料,慢慢录入电脑,進行简单的排版,再用针式打印机打到蜡纸上,用油墨印出来。那时单位的打印机很少,又担心别人发现,等到一个可以打印蜡纸的机会很不容易,但在师尊慈悲的帮助下,需要蜡纸时,也可以满足需要。

在中午休息时,我们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干着最神圣的事。由于当时真相资料很少,看起来并不太漂亮的用油墨印出来的真相资料在当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时我们利用星期一至星期五的时间印刷,星期六、日发放。

记的一次为了揭露本地镇政府的邪恶头子,我们制作了关于其人对大法弟子行恶的具体材料以及其遭报应被降职当大队书记的资料,在本镇及它任大队书记的村庄发放。在发放过程中,看到俩位妇女拿着真相资料。她们大声的读着,对揭露邪恶起到很大的作用。那时丈夫的办公室有激光打印机,他偶尔也帮我们打印一些真相信件。望着这些清晰、快速打印出的真相资料,多盼望能有一台属于我们的电脑、打印机呀。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电脑、打印机陆续到位,同时也可以上明慧网了。最初,第一台打印机买回来时,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将打印机放在哪里,综合各种因素,决定放在我家。但真的放在家里之后,我的人心又出来了,担心丈夫不理解,也怕增加他的压力。也许师父看到我这些人心,在另外空间将这些不好的因素全部清理干净,丈夫并没有反对。凭着对大法、师父的正信,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们每个人都逐渐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满足其他同修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明慧周刊》、《九评》、各种光盘的需求。

随着电脑、打印机的使用,技术也渐渐成为大问题,凭着师尊的点化,借助明慧上的技术,在丈夫的帮助下,一个个难关也都走过来了。这里需要提及的是丈夫,他作为一个未修炼之人,各种压力肯定比我大,但是当同修电脑、打印机出现问题时,真的是随叫随到,遇到比较大的难题,既要在网上查找资料,又要向别人请教,有时要忙到夜间十一、二点钟,这些都为他生命的永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随着真相资料、大法书籍的不断制作,我逐渐产生了证实自己,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与我合作的甲同修在长时间合作之后,我俩逐渐产生了隔阂,我经常以命令似的口吻告诉同修这事应该这么办,那事应该那么办,完全没有善心,同修当然不照着办。这样一来,矛盾越来越大。那时我经常愤愤不平,怎么就不照我说的办,我的办法考虑的多全面。执着自我、只想改变别人的心越来越强烈,自己内心也很矛盾。

其他同修看到这种状况,与我们一起学法、交流。师尊讲到:“我最近经常强调要互相协调好。不管你那些不好的心去掉没去掉,你都要跟大家协调好。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这才意识到,执着自我的心太强了。师父又讲到:“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修炼中的路大家互相都是不同的,就是说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同。”(《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同修所要走的路怎能按我的想法走呢?从法中悟到这些后,内心变的平静了。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记的二零零零年秋开始发真相资料,第一次我和甲同修一起去的,我看周围有没有人,甲同修负责发放。那时真是胆胆突突,很怕别人追上来,那次虽然骑了很远的路,用了半天的时间,也没发出多少份,但由于迈出了第一步,为今后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城里、乡村,还是白天、晚上,发放真相资料时都坦然自若。记的一次为揭露本地“六一零”邪恶头目,我们制作了关于它的对大法弟子行恶的资料,在它的出生地发放,让众乡亲们看一看他们村这个人都干了什么坏事(此人现在已脱离“六一零”)。那天下午西北风很大,我发出一念,彻底铲除干扰我发放真相资料的所有邪恶,这时感到风力马上变小,我顺利发完了带去的资料。

由于老家所在的市、县得法的人很少,人们很少见到真相资料,我就利用每次回家的机会(需坐火车、汽车),携带大法真相资料。只要本着救度众生的目地,每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都很顺利。

在家短短的几天里,我将珍贵的大法资料发放到周边的村庄。但毕竟发送范围有限,这样我便利用网络,输入“河北省村村通”進行搜索,查找出我们市四个县村庄的名称及联系人的姓名,手写下来,分别给他们邮寄真相资料。为了让教育系统、政府部门了解大法真相,我又查找每个县的中、小学的名称与校长姓名,乡镇的名称及联系人(乡镇及各政府部门可在每个县、区的党建网上查找),选择有针对性的资料進行邮寄。

今年暑期回家,我想要得到我县的电话通信录多好啊。有了这一念,在集日这一天,我早早起来,带上小册子和粘贴,一路走着边发资料边進行粘贴,经过了好几个村庄,到了集日,真相已做完。我找到了邮局,时间还未到上班时间,等了一会,看到邮局的后门是开着的。我想从后门進去问一问,刚進去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背着兜子。打过招呼,我就问有没有电话本,他说你是哪村的,我说是某某村的,他说电话本已不多,不再随便送人,但给你一本。我立即悟到,这都是师尊的慈悲帮助,让我得到了电话本。这本上全县所有政府、乡、镇、村的电话号码全在上面,同时我想给我电话本的那个人,他也一定会得到福报的。随后的日子里,我将陆续将电话号码传送到明慧,让更多的人可以接到真相电话。

《九评》出来后,同修们开始大面积劝三退、讲真相,但面对面劝三退中,我还未做到遇人就讲,遇人就劝,今后在这方面一定要突破。

在这风风雨雨的十一年中,有过精進,有过消沉,但始终在师尊的慈悲点悟、呵护下,平静、顺利的走到今天,为了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为了更多的众生得救,同修们,更加勇猛精進吧。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