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陆新学员过家庭关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我是山东省的一名大法弟子,2004年9月份才得法。得法前,就一直在寻找修炼的正法门,曾学过佛,進过佛堂,还练过某功等,结果不但没有找到正法门,还弄得一身病,最后住進了精神病院,成了家庭的负担。

我治病花了将近一万元,弄得家里一贫如洗。治疗回来后,有朋友劝我炼法轮功,说炼法轮功可以做好人,袪病健身效果好,我听了没入心。吃了两年药,朋友又劝我炼法轮功,我爱人怕我再犯病,不敢叫我学。这次我坚持要看大法书。我打开《转法轮》第一页,“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几个字映入眼帘,我的心不由得一震,心想:“呀,这不是我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吗?”继续看下去,越看越入心。我的家务忙,又看孩子(孙子)又做饭什么的,没有时间看书,我就见缝插针,抽时间学……

有一天看孩子,我把孩子放在床里头,自己堵在床边看书,不知不觉看了一百多页,感觉师父讲的有条有理,清楚明白,越看越觉得浑身轻松,看到“附体”时明白了自身病的原因;看到“宇宙语”想到自己以前也会说所谓的“宇宙语”,也能给别人“治病”;看到“辟谷”想到自己都辟到医院里去了。自己一心想修炼,却误入歪门邪道,而这回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指出了一条修炼大道,想到此,我激动的泪流满面,难以言表……

我找到同修让她教功,结果学了一遍就基本会了。回到家,爱人猜出我是去炼功了,我坦然承认。他非常生气,没人话的把我臭骂了一顿,我难过的倒在床上,觉得全身多处在旋转,心想:“坏了,炼功累得身体出毛病了。”到炼功点上同修告诉我,那是师父在给我下法轮、气机,调整身体呢,我听后心里踏实了。

由于丈夫反对,我只好瞒着丈夫学法轮功。有一次,学法时被丈夫看见,大骂了一顿,以后就去同修家学炼。

冬天,村里搞文艺演出排练,我参加了文艺队。由于以前就有这方面的基础,不用再学就会演。每次出去我都骗丈夫说是去学戏,其实是去学炼功了,这样,节目排练了一冬,我也炼了一冬。

演戏结束后,我炼功很难去炼功点了,只好另想办法。晚上10点钟全家都睡着了,我11点起来,到下半夜一点左右炼完,天天如此。炼功以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跳快、手关节炎、咽喉炎不知不觉都好了,精神饱满,许多人说我看上去30多岁,其实,我已经接近60岁了,常人问我身体好的原因,我说是炼法轮功炼的。

丈夫对我炼功非常愤恨,每隔三天五天就借此骂我一顿;儿子、闺女全家都反对我炼,儿子见了大法资料就烧,亲戚朋友也强烈反对我炼;妹夫指着我恶语:“再学,就把你关在屋里”;娘家父亲骂我是“贱人”……,我牢牢记着师父的嘱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守住心性,任凭他们谩骂。

有一次在炼功点上,我对同修说:“俺虽然是新学员,是不是也应该出去讲真相?”有个老同修说:“哪怕讲一个也是在做讲真相的事。”于是我就从家里人、亲戚朋友开始讲真相,劝三退。夏天很热,我出去乘凉时,和村里人讲真相。开始不太会讲,讲“天安门自焚”的疑点及大法的美好等,听的人说好并骂江××,我劝她也炼功,她爽快的答应了。这件事传到儿子耳中,他变的更凶了。

家里贴着邪党画,我看着很不舒服,觉得不对劲,就把它揭下来,揉成团,放在一边。丈夫知道后让我拿出来贴上。我没有听,拿出来撕了。丈夫气坏了,他是邪党党员,窜上来将我狠狠的打了一顿,被儿媳妇拉开了。我想他一定是被他背后的恶党因素操控了,他用邪党那一套威胁我,越说越火,把我摁倒在地上又朝着脸狠打了起来,最后他累得脸发黄,嘴发紫,而我一点事也没有,也不觉得疼。我想一定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替我承受了很多。丈夫越打越来劲,两天竟打了三顿。

有一回,娘家弟弟叫我不要炼功了,丈夫以此为借口,把我全身打遍了,从床上打到床下,最后又扔到院子里,关上屋门,即使这样我也没忘记自己是炼功人,牢牢的守住心性,心想:我这样走了不行,又推开门進去了,没觉得一点耻辱。丈夫要和我离婚,我没有放在心上,随其自然,结果他不愿离了。

有一次他威胁我:“你再炼,谁教的我就去告谁!”越骂越气,没起床就又朝我打了起来。我想着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嘱托说:“还是真、善、忍好。”儿子听了马上说:“往后我不管了。”这真象师父说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后来丈夫仍多次狠毒的打我,同修劝我不要再消极承受了,应该反迫害。我以前没空,学法少,不懂反迫害。于是去炼功点拿了《正念制止行恶》等经文,给丈夫讲真相时说:“你以后不能再打我,打我属于迫害我,俺老师不愿意。”

去年冬天,儿子在别人家里发现了我送的《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后,向父亲告状,父子俩又气炸了肺,儿子对着我骂:“你还不如死了,家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你快走!”丈夫吼叫:“你这不是反党了吗?”说着对我又掐脖子又打,最后竟累的趴在地上……

2006年过年,在随我们村的演出队去外村演戏时,我同时找机会讲真相。丈夫听说后气急败坏,恶狠狠的说:“一定把你打过来。”因为以前他打我过后,我问他:“你打我时是怎么想的?”他说:“我就想往死里打。”我又说:“你把我全身打遍了也没肿没红,你不考虑一下是怎么回事吗?”所以这两次他想把我打的出不去门,演不成戏,自然也讲不成真相了。他疯狂的专门打我的脸,打的我牙龈出血,血从口中流出。他得意的对在演出队的同修说:“她今晚上是不能出去了,脸又红又肿。”结果到了晚上,我正常去演出,脸既没红也没肿,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同修针对我的情况進行了交流,决定整体正念除恶,村里、镇里乃至县里,很多同修参与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我丈夫的一切邪恶。一个月左右,他背后的邪恶被清除,不再那么邪恶了,人发生了很大转变。我又坚持对他持续发正念,并给他看了《九评共产党》,他改变了,大骂邪党。

此时,师父经文《济世》发表,“不信良知唤不回”这一句深深的震撼了我。同修也告诉我:“不能说他是邪恶,要把他作为要救度的世人。”在对他持续发正念的同时,我又坚持对其讲真相,给他看了《转法轮》,还教他学了功法,最后他退出了恶党。

回想近两年的修炼中,凭着对师父的正信正念闯过了这个大关,这其中师父为我付出、承受了多少是我无法想象的。我只有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严格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才对得住师父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