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的法,现在已经过去九个年头了。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的修炼当中,有法理升华后的喜悦,有过心性关的坚忍,有过病业关时的坚信。在修炼路上也摔过跟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下面我把这几年正法修炼的心得体会与各位同修切磋。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指正。

走正修炼的路,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我家搬到了新区。失去联系的同修找到了我,告诉我现在的正法形势和同修证实法的情况,并领我到一个老同修家。这位同修把“七二零”以后师父的经文还有同修写的心得体会给我看,我看完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道理,当我在家偷偷学法炼功时,大法弟子们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师父在《建议》经文中讲:“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

我不要当不好的生命,我要当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悟到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度被蒙蔽的众生。于是我买了大红纸、墨和毛笔。因我们的地区还没有资料点,只有靠讲和写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晚上我把纸裁成长条,用毛笔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千古奇冤”,写了几十幅。

晚上,我带上条幅和胶水,为了防止人们把条幅撕下来。我把条幅贴的高一些,我还带了一个凳子。为了叫众生知道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一个楼贴一张,几乎所有的楼都贴上了。贴完后回家已经是下半夜了。第二天上午,邪党就组织人把条幅全揭下来了。我后悔贴完条幅没有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想只靠贴不行,得去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才能明白。于是我利用到家属区给患者打针的机会(因我是一名护士),各家串门,给他们讲真相。因我群众基础比较好,不论白天、黑天、节假日、休息日,找我打针我就到,对患者服务周到,所以他们对我非常信任。

我从法轮功做好人、祛病健身讲起,他们都能接受。有的提出的问题我没有回答好,我就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对照师父的讲法下次把这个问题讲明白,这样讲起来就比较顺利了。有的说我就相信你说的,因为你说真话。就这样在工作的空闲时间,一有机会,我就到家属区去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家属区大道两旁都是柿子秧,秧上结的都是黄的小桃柿子,我摘了两大筐拿家去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鼓励我继续做好。

随着讲真相的面逐步的扩大,有的好心人为了我的安全就把我讲真相的事告诉了丈夫和公公。公公为了能说服我,把这事又告诉了我的父亲,这下两家一起向我发难。公公还说,我今天上楼差一点摔倒,姑爷得了白血病我都没这么上火过。我说,“您看过《转法轮》,知道书上写的都是叫人怎么做好人的,再说象您的这个岁数,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知道刘少奇是怎么被打倒的,现在法轮功被镇压,跟那个形势又有什么两样呢?我告诉他们大法好,也只是为他们将来得个福报。”听我这么一说,公公不吱声了。我克服了来自家庭的压力,继续走在讲真相的路上。

一天,一个同事到单位说,学校都驻進军队了,保护学生,我问为什么?他说法轮功的弟子为了给李洪志过生日,要找五百个童男童女的心送到美国去。我说,“这样的话你们也能相信。”晚上到公公家说起此事,公公说,“这事可不能是真的。”小叔子接话说,“是真的,电视台都下了文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官方直接授意的,这个邪党直接在毒害众生。

回到家,望着窗外下的雨,我心里非常的沉重。师父为了传法度人,竟然遭到这么恶毒的诽谤,我不觉的流出泪来。心想当师父遭人陷害的时候,我们这些弟子在干什么?师父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法轮大法 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是的,大法弟子必须得做,为师父讨个公道。

第二天,我到商店买了复印纸开始写真相传单,写有几百份,我要把每个门洞都贴上,写好后,我穿上警察服、背着兜、穿上靴子(因刚下过雨路不好走),我就出发了。

首先到学校去贴,因为学校的孩子受毒害最深,家长听了谎言,天天到学校接孩子,一时间搞的人心惶惶。我就把通往学校的砖墙,隔一段贴一张,都贴上了,然后,挨个门洞贴,白天没贴完,我就晚上贴,把几百张都贴完了。第二天就有人说,抓小孩的事不是法轮功干的,都贴出来了。我听后心里很是欣慰。

过了很长时间,我到朋友家讲真相,她讲起此事。她说前些日子,有一个女干部贴传单被人举报到省“六一零”了,“六一零”来人追问此事,本地政府说可能我们没有排查干净,我们会缩小范围在干部中寻找此人。最后也没有查出来,“六一零”的人扫兴的走了。我想为什么会有漏呢?往内找,当时我想穿着警察服装贴传单,别人不会怀疑我,这一念把邪恶招来了。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二零零二年,父亲得病住進了长春肿瘤医院,同病房有一对俩口子,男的是看守所的警察。一次大家谈起了信仰,这男的说,信什么都不能信法轮功。因当时考虑到父亲,我没有讲。过几天,这俩口子就要出院了,我想给他们讲真相,可一直都没有机会。

晚上做个梦,梦见这个女的掉進井里了,井很深。我用一根绳子拴上钓子,想把她拽上来,可总是够不着她,醒后悟到是师父让我救人。出院那天,女的上洗手间,我也跟过去。我说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电视演的法轮功的事,全是假的,你知道“六四”吗?你知道“文化大革命”吗?镇压法轮功跟那是一样的,这几年天灾人祸不断,你知道“大法好”,会保你平安的。她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记住的。”

紧跟正法進程,讲真相,救度众生

《九评》发表后,我连续看了两遍。反复学习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明白法理后,我就开始讲“三退”。因为有前面的基础,所以做起“三退”来非常自如,有的几句话就退了,也有不退的,但我不放弃,有机会就跟他们讲。

有一个同事的儿子,真相小册子看了,《九评》也看了,劝了几次,可他就是不退团,他说他还想入党呢?有一天,我特意坐他的车去上班,我说,“现在车祸太多了,你开车慢点,现在不是你撞他,而是他撞你。人是避免不了的,还得靠上天的保护,你开车还要养一家人呢?更得保个平安了。你就把印记拿掉,保个平安不好吗?”他马上说,“行,你就给我退了,保个平安吧。”

我父亲是个离休干部,经常给我们讲过去生活有多么的困难,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靠要饭度日,现在生活好得感谢××党,但他对××党的腐败深恶痛绝。《九评》发表后,我给他看小册子,可他眼睛看不清楚,我就给他讲真相,让他退党。他说,“你认为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别反对××党,你现在挣的钱不是××党给你的吗?”我说:“我挣的钱是我命里有的,是我通过个人努力才得到的,您不也说过你有个战友,战争年代一起参军打仗,复员后嫌县城的工资低,回到农村务农,结果现在什么福利待遇也没有,还一身的病,生活非常的困难。同样同一个战壕出来的战友,同样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待遇就不一样呢?”

听我这么一说他不说话了。有一天到父亲家,他说“你给我看看存款折都什么时候到期,我这眼睛也看不清楚”。我说这老爷子存了这些钱,比我家存的钱还多。父亲高兴的说,“是呀,这些钱都是给你妈留的,将来我要是死在你妈前面,这些钱够你妈用的了。”我听这话接着说,“是呀,现在生活是好了,儿女也都过的很好,不用你操心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有个好身体,才能长寿,长寿了才能挣更多的钱,你才能享受,我妈也跟着你享福。可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不是靠人能躲避的了的,你看今年的天气多不正常,这哪象是冬天,好象是春天。”父亲说,“是呀,天气是不正常,可能今年瘟情要大。”我急忙说,“那还不赶快退党保平安。”父亲说,“我就不信,只有党员死,不是党员就活。”我说,“您这个岁数都知道,共产党历次运动杀死了八千万人,等于两次大战死人的总和。老百姓有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上天迟早要惩治它的,你在这个组织里还安全吗?我给你起个笔名叫长寿,把它退了。”父亲听了说,“这事不能叫别人知道。”我说:您什么都不会影响的。过了两天,我到父亲家,告诉他那个事办了。父亲说,“办了就办了吧。”

我有个妯娌,给她拿真相资料看,并劝她退党,她迟疑,说想一想再说。一天中午,婆婆打电话叫我去喝羊汤。我看羊汤还挺多,就打电话给她,也来一起喝,饭后出来,我一边走,一边讲我昨晚做的梦与她有关。

梦见我们俩進了一个大房子,这房子阴沉沉的,非常的恐怖。我们俩正准备找门出去,这时有人追过来,我就领着她跑,闯过了一道道铁门,到最后一道门时,我们很费力的把门打开,这时追我们的人快接近我们了,我一下就冲了出去,来到了非常明亮宽阔的原野上,回头一看,发现她掉在了沟里,卡在那了。我急忙回去拽她,这时我就醒了。她急忙问:“我跑没跑出去呀?”我说:这就看你的了,你要是把党退了,把印记抹掉了,你也就跑出来了。她一听,急忙说,“那就给我退了吧,不是什么都不影响吗?”我说:“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什么都不影响。”这样我就给她起个笔名退了。

提高心性,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六年,我被调到中心医院上班,我想既然来了,这里就有有缘人等着我救呢。我就抓紧做吧。我就利用工作空闲时间、晚上值班的时间给他们讲真相。由于急于做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有一个护士上下楼串,说我炼法轮功,就说一些反对的话。一时间全院上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要好的同事告诉我,不能再讲了,注意安全。朋友也打电话约我出去,告诉我不能再讲了,医院人员复杂,要保护自己。我听到这些心里想,真相还得讲,人还得救。讲真相肯定得触及到某些不好的生命,只是我心急,没做好,被邪恶钻空子了。于是我就加强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除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外,我还在车上、班上有时间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过一阶段,院内就消停了,我就继续讲。

有一个同事,我跟她讲了两次真相,她都能接受,一提让她退党,她害怕的说:你别给我办了。还说国际上大法弟子给她打过电话,她很害怕。

有一天,她给我讲她做的梦,梦见自己名字的“颖”字,变成了景字旁的“影”,并且景字旁变成了两横两竖的“井”。我说:在我看来,这个“井”字不好,你看“进”字,是简体字,是往井里走,所以现在人都把它改成“進”了,意思是往最佳处走。你这个“影”字不是要往“井”里進吗?我给你讲的退党保平安的事你还是考虑考虑吧。下班前,她从楼上下来对我说,“你就给我退了吧。”我就给她起个笔名退了。

有一个同事非常热情,在工作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一直想给她讲真相,可总有些顾虑,因为她丈夫是公安局的。有一天,办公室里就我们两个人,我说杨姐你信预言吗?她说她信。我说你既然信,我把预言给你看看。我就把《道人一语破天机,七十年后终解迷》这篇文章给她看,她看后说太好了,还有没有了,我说你看明白了吗?她说看明白了。那你就赶快“三退”保平安吧!她说,“退!退!”我说别你自己退,还有你家大哥、孩子,她说行。第二天她告诉我丈夫和孩子都同意退。我真为她明白真相而高兴,我又把真相光盘拿给他们看了。

有一天上夜班,坐在车上同事们都高兴的讲起长工资的事,说这次都长了多少钱。我心想,真相本来就不好讲,还一劲的长工资,她们挣着高工资能好退吗?我心里很是沉闷。晚六点,我开始发正念,发了半小时。我把工作处置完后,回到护士休息室,看时间还早,我就到医生休息室陪杨大夫唠嗑。因我给她讲过两次真相,还把真相光盘给她看过。这一次又讲起了预言,最后我把《道人一语破天机,七十年后终解迷》这篇文章给她看了,她看后沉默不语。我说,“这上面说的象是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退了保个平安吧。”她痛快的退了。这时休息室也回来人了。我就回到护士休息室,正好朱护士也回来了,我又把《道人一语破天机,七十年后终解迷》给她看,她也高兴的退了。从这件事我悟出,不要被后天观念束缚住了,而影响讲真相、救度众生。

有一天晚上,正好与一个同事值夜班,她在“七二零”之前也炼过法轮功,打压后就不炼了。我给她讲,现在法轮功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和现在世界各地出现的优昙婆罗花,佛经上讲,这种花三千年开花一次,并预示有转轮圣王下世度人。我告诉她不要错过机会,把功再拣起来。过了这段时间,后悔都来不及了。她说已经放下就拣不起来了。我真为她感到惋惜。

晚上我作了个梦,梦见我买了一个大西瓜,用刀把西瓜切开,里面还有一个西瓜,再切开里面是一个大白瓜,把瓜切开,瓜有点粉色,一看就象是熟透的哈密瓜。我想这么甜的瓜应该把它分给大家吃。醒后悟到,是师父点悟我把这么好的法,告诉给众生,也让众生来分享大法带给人们的美好。

师父加持,用正念营救同修

二零零七年六月,本地有个同修被恶警绑架,同修及时把此事发给了明慧。但進一步营救需要详细的关押地址,和参与绑架的恶警的名单及电话号码。我想只有到公安局才能找到这些人的名单。我就到了公安局,在墙上找到了这些参与绑架的恶警的名单,我就把他们都抄写下来。可电话号码不好找,家宅的好查,移动电话就不好找,我问同修,同修说不好找。

过了几天,我想还得再一次到公安局,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发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感觉我的身体被能量包围着,能量场非常的大。下午,我再次進了公安局,智慧的把所有参与的恶警的电话号码全抄下来了。出来后心里默默的说,谢谢师父,是师父帮助了弟子。

学好法,提高心性,精進实修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无论在工作上和生活中,你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法在这一层对你的要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知不觉的偏离了法,在这个大染缸里,被污染了可能还不知道。幸好有法指导,错了能及时悔悟。

有一个下岗工人郭某,他的儿子因喝酒骑摩托车栽進沟里,摔成了下肢瘫痪,由于长期卧床,臀部出现了褥疮,还发烧,叫我给他儿子换药、打点滴。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一家讲真相,并把真相光盘给他们看,他们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郭某的母亲长期有病,腿不灵活,走路一点一点的挪,她说因为没有钱,从来也没看过病。儿子又下岗,孙子又瘫痪了,可想而知他们家是怎么生活的。不是今天没有米、就是孩子膀胱胀的尿不下来尿、要不就是孩子发高烧不退,可是家里一点钱也没有。我就一次次的帮助他们。我心想,我不会白帮助他们的,将来人们都会说我好的,抱着这种证实自己的自私心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丈夫听说我帮助了他们家很多钱(因我瞒着他),所以跟我大闹一场,我想本来是好事,怎么闹成这个样子。我静下心来学法,往内找,我发现,自己的一颗求心,帮他们是为了将来他们对我有个好的评价,基点站错了。于是我跟丈夫说,瞒着你是我错了,我以后有事会跟你商量的,你看,他们家那么困难,别说我看到了,就是你看到了,你也会帮助他们的,因为你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丈夫听我这么一说也就不说什么了。

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们科被调到别的科了,护士长把她积存下来的药品、医疗用品让我拿。我想我有一个亲属身体不好,我想拿些给她,于是装了一个大方便袋。中午时,静下来,想想有点不对劲,这不是修炼人的行为。于是,下午上班时,我把拿到的东西又归还了护士长。

一天下夜班,杨大夫在院内割了一些韭菜,我也拿了一把,这种行为自己也没感觉不对。晚上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偷东西,后面有人追,我怕别人看见,还藏了起来。醒后根据这个梦对照自己的行为,大吃一惊,这不是一颗自私的占便宜的心吗?我决心从新做好,不再犯错误。

一天我到同事的办公室坐一会,她是个某某教徒,有时我们在一起谈起个人的信仰问题。临下班前,她说,“我割了一些韭菜,挺多的,一会也给你拿一些。”我说,“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吃吧。”她一听急了,“让你拿你就拿着吧,客气什么?”我看她非常的认真,就对她说,“我是修炼中的人,不能拿不属于我的东西。”她一听,顿然醒悟,说,“你修的真好,在你面前真惭愧,同样是信仰,我怎么没想到呢?”于是她把韭菜给了别人。过几天,她看到我,高兴的对我说:你太好了,上回那件事,我感悟很深,回家写了几篇日记。并感慨的说,“在这种逆境中,你还这么信你的师父,并信的这么坚定,我好佩服你。”我想只有在师父安排的这条路上走的正,才能救了众生。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也摔过跟头,有时被后天观念束缚着,有怕心,正念不足,都影响了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本地同学组织了同学会,我想我不能象同修那样利用同学会讲真相,我还做不到,那参加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没有参加。就这不正的一念,在这以后同学们都不跟我联系,他们组织的活动也不找我参加,失去了向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我真后悔,这也是我在修炼路上的一大损失。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努力做好,不让师父操太多的心了。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