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乡机关打电话劝三退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

修到不动心

打电话劝三退是很好的修炼过程,也是艰难的过程。刚开始的时候,遇到骂人的就会动心。时间长了,对方说啥也不动心,退与不退也不动心,只是一心为他们的未来着想。有时候遇到有的人本来快要同意退,后来又后悔了,也只是为他惋惜。现在可以做到百分之八十不动心了。我也感觉自己付出多少,师父就会帮助把那些不好的物质拿掉多少。

我的口才不好,但是觉的这与口才无关。在讲的过程中,根据对方的问题,可以随机自如应对,感觉做的过程中师父就会给你智慧。

打电话去机关

我一般打的都是家乡的机关单位电话,比如学校、派出所等。开始让他们给我传真号码,先传真一份有关三退的材料过去。有些人上班的时候接到电话,旁边有同事在不敢退。校长和所长等人一般单独一人有办公室,说话方便,很多都愿意退。好几个派出所所长退了之后,还留了他们的手机号给我。

有的人刚开始不听电话,或听了几句就挂。我一般会至少给对方打三次。再打过去我会告诉对方“选择不听是最错误的选择”或者“你真是聪明一生,糊涂一时”。有一个人,我给他前后打了有将近十次,他从开始的谩骂到后来明白了真相,很感谢我的电话。

有一个学校的几个校长,开始每一个人接到我的电话都骂。后来我发了传真过去,再打过去,有一个人说,你发的我们都看了,都明白了。我知道他们害怕在电话里讲话,就告诉了他们退党热线电话号码,让他们一定为了自己的生命,找个时间打个电话用化名退出。

请对方给名退

如果对方同意退,我一般不给对方主动起化名。我们地区的人多数名字都有三个字,所以我会让对方给我一个单名(对方的姓加他名中的一个字),大部份都愿意给,还有些人干脆给我三个字的真名。有少数不给的,我就问对方贵姓,然后用他的姓给他起个化名。对于用化名退的,我都会告诉他们我这里可以帮他们退,但他们一定要真心。

三退最严肃,不能包办

遇到有人自己退了,还让我帮他们的家人退出的。我会和对方讲,这件事情很严肃的,不能包办,必须去问问他们要他们自己同意才行,每个人都有神看着,必须自己认同退的,邪的东西才能去掉。所以我会让他们去问问家人,改天我再打电话。实践中,我也发现的确是每个人都不一样,三退的事情谁也代替不了谁。比如,有一个人,他的太太和儿子都同意用真名退,他自己就是不退;还有一个人他退了,在乡政府工作的女儿坚持不同意退,他坚持要我帮他女儿退了,我说不行的。他最后留下了退党热线电话号码,说他再慢慢去劝女儿。

替对方保密

一个派出所职工问我他们所长是否退了?我说这个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们是绝对为对方保密的。他说是所长叫他退的,我说“那你还不退?”最后那人就退了。还有人问我他们单位是不是退了多少多少个,我说这些我不能讲,谁退了,你们单位多少人退了,这些都保密。你也不要看别人,不用和别人商量,每个人退不退都是自己决定,你们领导退了都不会告诉你的。

打电话给家乡“六一零”

一次,我打电话给家乡“六一零”,接电话的人听我讲了一些之后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在做好事,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好事不留名”的?对方说:“哦,这样啊。”还有一个家乡“六一零”的人知道我的名字,他说,将来你回来,我第一个抓你。我说:“如果天灭中共之后,你能留得下来,我回来第一个请你喝茶。”

有人问“共产党如果垮台,谁来执政?”

遇到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你看现在中国大陆道德那么败坏,其实不是我们中国人怎么坏,而是共产邪灵控制人导致的。让大家三退是灭掉那个共产邪灵,而不是淘汰人。如果大家都退出,就能保住我们中华民族。如果你不信、我不信的,那将来天灭共产邪灵的时候人就被淘汰了。天定的要灭它,你不退也保不住它,退不退其实是给自己的选择。

你退出了,你还是做你的校长。大家都退出了,共产党就和平解体了。那人该是什么职位,还可以是什么职位。

有人说“共产党很好啊”

我会说,如果共产党真的好,台湾就不用独立,香港也不用搞一国两制。如果没有共产党,这些都不用了。有人说“近几年越来越好了”,还告诉了我一些具体的福利。我说我在海外,你知道的这些我都知道。这些就象哄骗小孩一样,给你一块糖,你就跟着他走了?对方说“哦,这样啊”。

不忘讲大法真相

对方不但要三退,还要知道大法真相才能有更好的未来。所以打电话我也一定会讲大法真相,比如活摘器官迫害等。告诉对方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共产党的污蔑言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