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伦多顺路劝三退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外出一般乘车和坐地铁,通常带着三退真相资料和征签表格。

遇到路上匆匆而过的华人,就边打招呼,说声“您好”,然后递上三退资料,说“请看一下,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多半的人都会接过来,边走边看;如果有多一点时间的,我就会递上三退征签表格,说:“您好,请您签名支持一下三退”;如果上车身边坐着华人,那更是很好的机会,这时候我通常以问时间为契机来主动和对方聊天,然后劝三退及讲真相

几个月下来,也有很多小故事。想起这些人海中匆匆的行人,能和我遇见也是彼此的缘份吧,我就希望能不错过这转瞬即逝的机缘,给他们一个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的机会。

上车前的瞬间

一次,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在等车,我就递上三退的征签表格。对方看了一下,就表示要签名,这时候她的车来了,大家都在往前走,她还是签上名,和我说谢谢后才上车。

一次,我正带着孩子在等车,我的车来了。看到旁边有个华人在等另外的车,我就匆匆递上三退资料,说“请看一下,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对方接过去,态度很好。我就抓紧上车前的半分钟,问对方加入过什么,他说只入过少先队,我说,我帮你用化名某某退了吧,退了保平安的。对方很爽快的同意了,我上车的时候,他还专门过来帮我抬婴儿车,高兴的道别。

一次,遇到一个留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看到签名表后,二话不说就认真的签字,退出了少先队。签完后,他的车也来了,他匆匆上车了。这个男孩很腼腆,时间也紧,他一直没和我说一句话。

这样的瞬间有很多……

超市的偶遇

有一次,我去华人超市买菜。家人在挑菜,我推着孩子转来转去的。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在挑水果,当时周围比较清静,我想上去搭话,心里又总觉的那个妇女看上去有点挑剔,就不想搭话了。后来我推着婴儿车在周围转,那个妇女的女儿看见了,就直夸我的孩子可爱,我们因此而说上了话。还没進入正题呢,那个妇女挑完了水果就带着孩子走远了,去到卖蔬菜的地方。我想,怎么办呢,跟着别人面子也不大好啊。于是就推着孩子漫无目地的转,想到再跟上前去说话,心里却总有顾虑和压力。后来我想不管怎样,有缘份遇到,总该给她一份资料吧。就推着孩子上去递给她三退资料。她接过来后,认真的看,认真的提问题。后来我讲着讲着,她问,我需要做些什么呢?我问清了她只入过少先队的时候,就说,只要您同意,我用某某这个化名帮您退队就行。最后她母女两个都同意我帮她们退队。告别的时候,还反复感谢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好啊,真好啊。我想那是她明白的一面为抹去兽记、为退出邪党未来能保命而感谢我吧。这时候再看这位女士,满脸的善意,和刚才我觉的看上去面带挑剔的她判若两人啊。

聚会中的老党员

受朋友之邀参加一个华人交谊舞会,我不怎么会跳舞,也没兴趣学。就在舞厅旁边招待来宾的茶点房呆着,我可不是想“偷吃”更多茶点,而是觉的这是一个遇到更多有缘人的地方。

先后進来七八个华人,我和他们聊啊聊的。发现他们大多数都不是大陆来的,而是东南亚和香港人,我一讲中共如何不好,他们都认同。后来来了一位老先生,一聊原来他是上海人。我就说:“我在《大纪元时报》工作,您看过我们报纸刊登的《九评共产党》吗?那书出来后,都有两千多万人退党了。您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您也赶紧退吧。”他说:“好的,我知道,我知道。”然后就又進去跳舞了。在舞会快结束的时候,他走过来问我的电话号码。我想他一定是想退党吧,一聊果然,他退党退的很痛快很开心,而且我都没和他讲为何要退的道理他就同意了,看来明白人还真不少呢。

脸色阴转晴的基督徒

在汽车站看到一位女士,我递给她三退资料,她不接。我就和她讲,她说她不退,因为她是基督徒。看到她有抵触,我就和她讲我修炼法轮功,所以了解基督教,因为我们师父说耶稣是伟大的神,而且提到三退保平安的著名预言《圣经启示录》也是基督教的。我说基督徒都是好人,向善的人,我们不反对基督教。她听后就很高兴的说,我也不反对法轮功。我又提到,共产党讲无神论,反对所有的有神论,还有基督教的一个著名故事《出埃及记》给人的启示是,当神要救人的时候,也需要人明确表态才行,现在三退就是人们的表态,等等,我又给她看我的签名表格中那些同意三退的基督徒。最后,在她临上车之前,她很高兴的同意三退。其实大部份人的内心都知道共产党不好,尚未退的可能只是有些小顾虑或疑问,当这些问题解决后,他们都很乐意远离中共。

越南华侨眼中的共产党

好几次在车上遇到越南华侨,和他们聊起来发现他们都很反感共产党。有一位女士说她的父母就是为了逃避共产党才从越南背井离乡来到加拿大的,因为越南也是共产党统治,她的父母很害怕。有一个老先生说马列和共产党的本质就不好,搞暴力革命和杀人,和我们中华传统文化格格不入。另一位先生说起共产党干的坏事及邪恶都深有感触,不断点头。

众生百态

态度不好的人偶尔也会遇到。有时在路上对方听到我说“你好”,就伸出手来准备接资料,但是一听到是有关三退的,马上手又缩回去了。我发资料前都告诉对方是什么资料,一来是不希望浪费资料,二来是即使对方不要资料的,他也至少听到了三退保平安这一重要信息了,也是为他最终能得救做铺垫。有的人一听到三退,马上摇头,说不感兴趣,这时候一般还可以和对方说上几句话。也有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有的人一听说大纪元都马上跳起来,走的很远;有的人一看签名表就马上摇头说不感兴趣,并且对于我接下来想说的话都一再强硬的制止,不让说。遇到这种情况,我有时候会感到很沮丧,心里很不舒服。我知道这是慈悲心没有修出来的缘故,没有为对方不能得救而惋惜,而是为自己受到冷遇而难过。

人心是救人的障碍

人心也是我很多时候错过开口机会的原因,当时就能感觉有执著、怕心或观念阻碍着自己,以至于心里不想说,还找客观原因作借口。记得有一次在十字路口,我给了一位先生三退资料,他也接过去看,边看边等红灯变绿灯。这时候,我想上去進一步劝三退,但是又担心时间太少,三言两语如果说不通,被他拒绝还不如现在这样好呢,而且红灯随时可能变绿灯,而使自己的努力白费。其实这是自己执著于面子的心和怕失败的心在作祟,觉的现在他接了资料,发资料这一步算是成功了,怕下一步被拒绝、不成功。其实我心里明明知道,也尝试过,如果遇到很明白的人,三言两语就能劝退,当然一般的人需要更长时间,但是我却因顾虑自我而不愿意多做一下尝试,多给对方一次机会。有时候在公车上,旁边坐着华人,我却感觉自己状态不到位,想晚些开口,先发正念,其实是个借口。公车上同路的时间很短暂,有时自己最后开口后,还没聊到正题对方就下车了。我想师父给安排的机会,和常人相遇的时间,无论长短,都是有道理的,不是偶然的。有时候一些时间看似很短,只要抓住,也能劝退一个人,但是如果自己因为怕心和顾虑而拖延,可能就真的造成时间不够而遗憾了。

个人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