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全力做好三件事 弥补曾经的过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的六十八岁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前我是个老病号,有肠胃病、肺结核、慢性胆囊炎,在四十多岁时又得了风湿性心脏病,胆囊炎导致后背胛骨时常酸痛。真是浑身上下都有病,苦不堪言,四处求医,中西药吃到怕也没有任何效果,后又炼过太极以及其它各种气功,还皈依佛教,初一、十五上香等等,为了祛病健身我都去试了,可还是一点用也没有。各种药长年的不离身,病痛丝毫没有减轻。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一个月全身病痛不翼而飞,身心轻松。

一九九八年有一天我在集体炼功时,在抱轮时看见眼前一片红光,当天学法恰好学到第三讲,师父说:“我们炼功场是有罩的”,可我悟性差还以为是太阳光呢,过了不久的一天那天天色阴沉,正炼功炼到抱轮了,突然开始下雨,有少部份人跑到了室内,可我想这不要紧,我不动坚持抱完轮,正在这时我又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当时眼睛是闭着的)了那种金红色的光,是人世间没有的一种非常殊胜的光,而当我们炼完功时发现每个人周围这一片地上及自己身上都没有被淋湿。

在我刚刚得法的第三天,我们看师父广州讲法,看到第七讲吃肉问题时,那天我刚好买了排骨回家炖,可是,那天的排骨腥的难以下咽,一周之内,我闻到肉味就觉的腥,也就去了吃肉的心。

正当我在修炼路上精進实修,学法炼功,用法对照自己言行,身心健康、愉快的走在人生路上之时,中共邪党恶毒的发动了对上亿善良民众的迫害。面对使我从获人生幸福的高德大法被如此诬蔑,使我知道了人生真理的伟大师父被如此诽谤,我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我与一些有此同感的同修到当地省委上访,被绑架,我认为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自己亲身经历了大法的美好,我要告诉政府,我们是被冤枉的,可是,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说任何话,就被警察用警车带走了,之后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随后被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三次绑架、抄家。第三次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在邪恶的迫害下、谎言的欺骗下,我稀里糊涂的转化了,前两次抄家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有损失一点的大法书,被我自己邪悟了之后,全部交了。后来明白过来,万分追悔莫及。每次想到自己这大错,我都止不住流下悔恨的泪水,无法原谅自己。在看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后我才回到了法上。现今回想起来,觉的中共那种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所谓“转化”,真是一种对人性、对精神的极度摧残与扭曲,它极度违背了人的天性与本意中对“真、善、忍”的追随,强行逼迫人们放弃内心中最美好神圣的东西,记的当时我转化交书后回到家中,整个人、整个灵魂、整个世界想被掏空了一样,我心空落落的,无助的坐在那里。

二零零四年,我家附近这片负责联络传递的同修被恶警绑架后,我主动承担起了这片联系人的责任,尽我所能,协调好我们这片的资料,保证大家有充足的真相资料去散发救度众生,让同修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老伴也由原来的不理解不支持、怕我又遭绑架到今天也开始看书学法,有时还和我一起去发真相资料,每天一讲《转法轮》我一定不落,每一期《明慧周刊》也绝不错过,有个地方建立资料点需要钱,虽然我的退休工资也不高,但我取了五千元给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我都无法弥补心中对师父对大法的愧疚,我默默地去做,尽全力用心的去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从法理上认清自己要走的这条路,从理性上,清楚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深深的认识到原来之所以走了弯路,就是因为学法太少,对法的认识太肤浅,只浮于表面,知道好,却没有更加深入的去思考、悟到,被邪恶钻了空子。

无论是从初得法身心的变化,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证实大法的风风雨雨,还是今天我更加成熟理智的坚定正念、正信,一路都是慈悲的师父呵护下走过来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唯有用心做好三件事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无愧于久远以来许下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