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生活的苦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自从误入中共邪党的大门,就彻底失去了自由和人格,被无奈和心痛困惑着。中共邪党施暴政,民族多灾多难,国家百孔千疮,满目疮痍,党奴受害尤为重,喜逢大法救众生,心怀慈悲吐心声。

党奴没有自由,党奴必须遵守铁的纪律,即: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不该说的不许说,不该问的不许问,不该听的不许听,不该看的不许看……而这该和不该的标准都是由邪党具体标定。全党必须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统一指挥,统一步调,紧紧的团结在党魁周围,只要党的组织需要,党奴随时随地不惜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永不叛党;无条件的执行党的决议和指令,无条件的接受党的组织纪律处分,据此党员就成为丧失自由和人格的党奴了。

1957年邪党为了巩固政权首先将有才有识的知识份子镇压,发动给领导提建设性意见,不提是对党不忠,不断施压引诱敲警钟,提了就是右派反革命,让人蹲活监狱,全家受歧视,并株连九族。1958年邪党让搞土地深翻,党奴就必须带头逼着农民翻地三尺让熟土在下,生土在上,三年风调雨顺的好年景里歉收甚至无收,活活饿死四千万人。1970年后连年割资本主义尾巴,党奴带头砍掉房前屋后小开荒,砍的农民叫苦连天,食不果腹。砍出了无数光棍村。“六四”期间,党奴又被逼杀害了手无寸铁善良好意的百姓,又带头用坦克追压用机枪扫射善意直谏的学生。而且每年“六四”邪党都戒备森严,严阵以待的多疑而又多余的做好一级战备,准备镇压无辜百姓。党奴必须做好监视和汇报工作。

邪党杀害,残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党奴还是昧着良心的执行监视,汇报。因为党奴的义务就是党让干啥就干啥。

无论党奴如何卖命,邪党对党奴还是不放心的,每个季度都要被所在支部秘密排为一至四类党员,即:一类为合格;二类为基本合格;三类为基本不合格;四类为不合格。三四类被秘密监视策略帮教。每个党奴每个季度都要提心吊胆的思想汇报一次,过一次不是整人就是被整的民主生活会。无论整人的还是被整的都必须完成监视同僚,同事,群众的义务,连黑帮的哥们义气都不许有,让人无法言其黑。如不从命,株连九族,提干,参军,升学等一切好事均与你无缘。一人信仰“真、善、忍”不仅家人受牵连,所在单位,街道,学校都受牵连。

党奴没有人格自由:无论愿不愿意都必须无条件的听党的话,党让砸乱旧世界,党奴就必须带头毁掉光辉灿烂的传统文化,去焚书坑儒。灌输给全国人民洗脑的党文化。党把张志新扔进男牢轮奸,然后割开气管再枪毙,接着全党批判张志新,人人过关表态发言,过一段时间给张志新平反,发给党奴每人一本张志新事迹,号召全党学习张志新,党奴还得人人过关,表态发言。文革时期,你不出来打几下人,属阶级阵线,阶级立场不清,要挨整,打几下后,给被打的人平反,打人的再被“专”,不停的让党奴窝里斗,一批批的卸磨杀驴借刀杀人。

让学大寨,全国出了无数光棍村,农民“瓜菜带”;企业验收逼得企业行贿说谎,全员造假,验收团原来是还乡土匪搞明抢,然后化公为私工人阶级都下岗……哪个党奴敢站出来用人格标准说句公道话张志新就是你的下场。

邪党以谎为本:自古以来人无信不立,国无信不稳,邪党把党和人民从理论上紧紧的捆在一起欺骗人民,说是鱼水难分,但在利益上却泾渭分明,道德上格格不入阳奉阴违,从党刊党报,到新闻广播,从领导讲话到文件贯彻,凡是邪党叛乱,搞政治运动,阴谋杀人从来都能编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毛发动内战时死伤上千万人,让人民杀人民是为了人民,中央内讧的所谓“十次路线斗争”是为了人民;邓搞垂帘听政杀学生是为了人民;江泽民搞迫害法轮功的群体灭绝是为人民。而且“人民”这个称呼也是不保险的,俯首帖耳,百依百顺是人民;否则就成为敌人。

邪党把人民从幼儿园到火化场整个人生全程洗脑强迫十几亿人为之奋斗,加入邪党任何组织都得发毒誓,现在竟然无耻到强拉六岁孩子扎上血染的领巾,课本上充斥着刘文彩、周扒皮等煽动阶级斗争的谎言,试问现在的党内贪官哪个不比描绘的地主霸道贪婪!邪党压榨人民后说成上缴利润做贡献。

邪党骗人的伎俩不断更新换代,江××竟然导演了一出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被国际上的正义媒体批驳的体无完肤。

邪党垄断新闻,宣传工具,从中央到地方农村,车间都办党校,套定精神枷锁。

邪党统治下的农民最苦,不通过升学,参军,零星招工这三条窄道就无法改变务农的命运,但农村孩子升学何其艰难,现在城乡教育差别越来越大,经济上的重负致使考上的几个孩子也上不起昂贵的大学,所以出现父母孩子因此绝望而自杀的现象,好事便成了坏事。,现在的农村大多留下老弱妇孺守着几亩薄田,青壮劳力都去城里出苦力去了,而且是经常要不回全部或所有工钱。

再说说工人阶级吧,也没好到那里,工厂倒闭下岗失业,做点小买卖被黑心城管追打罚款没收,今年物价全面大幅上涨,生活上稍好点的老百姓都是叫苦不迭,何况差的?很多老百姓被骗买基金结果套牢,辽宁好多老百姓倾家荡产养蚂蚁受不了的竟然去卧轨,时下真的民不聊生啊!

再说那些帮邪党打天下的百姓们,97年慰问陕北老红军时,二百多名八十岁以上的“老红军”竟惨到没有妻小,每月两百多生活费,在敬老院里了却残生,而他们的混的好的邪党上级官员的收入是他们的几十上百倍,他们还在对邪党感激涕零。

无论人代会还是党代会,邪党都搞了一个政协必须拍手,人大必须举手的假民主,交给代表的候选人,代表们选也得选,不选也得选的政策。普通党代表和人大代表只起捧场做戏充数混食的作用,哪个国家都允许百姓给领导人提意见,所有人都必须遵守法律。但中共邪党的党魁却凌驾于法律之上,“六四”镇压和迫害法轮功,足以证明邪党的专横和暴政。在暴政下还逼迫人民喊“党啊,亲爱的妈妈”,中国人吃尽了“党妈妈”的苦头,这个“党妈妈”无时无刻不监视着“孩子们”,稍不听话将大打出手。

再从民谣上看邪党的罪孽和痛苦吧!

瘦肉打水多卖钱,肥肉粘锅不好煎;
今晚辣椒鲜而绿,明晨立即红满天;
有毒韭菜直而壮,番茄变熟更简单;
地沟废油制糕点,葡萄用毒来保鲜;
大米外皮裹农药,劣质食品卖的欢;
苏丹红腌咸鸭蛋,时常见到假碘盐;
家办饮料工厂多,儿童食品最危险;
以上诸事无人管,忙杀活人卖器官;
没有竞争无反抗,既无风险又赚钱;
坑害好人靠造谣,丰功伟绩靠欺骗;
妄想宝座靠残暴,欺人欺世难欺天;
佛法无边撒下网,天灭中共在眼前。

邪党犯的弥天罪,三年五年写不完,为此,我严正声明为过去自己在党内认贼作父、助纣为虐的行为深深痛悔,今后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声明退出过去入过的“党、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