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承德载道,至善至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据《论语•述而》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可见孔子对雅乐《韶》的理解之深、之高、之远。相反,这亦反衬出《韶》具有一般乐舞所无与伦比的莫大艺术感染力,具有陶冶情操、醇化人性、升华人生的卓异艺术功效。

孔子学说的基点为如何做人,如何通过修养达到君子“成人”。孔子的“成人”标准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孔子认为,“完人”的成就过程该是:“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论语•泰伯》)。在孔子看来,欲“成人”,“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固然重要,但“游于艺”亦不可欠缺。孔子不但将“乐”视为“完人”造就过程的必修科目,并将其定为“完人”的最后一道完成工序,可见孔子对“游于艺”是何等重视。在孔子那里,“游于艺”的“游”,决非一般意义上的消遣娱乐,而是通过艺术的熏陶去获得高尚的品格修养和达到一种至高的精神境界。

在强调“游于艺”的同时,孔子亦重视文艺的品位选择。他说:“《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八佾》)。又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在孔子看来,“淫”、“伤”、“邪”都不符合高雅文艺的标准,自然不应作为“成人”修养的教化材料。并且,孔子在向颜渊传授治国安邦的方略时,把摒弃糜曼淫秽的“郑声”和斥退小人相提并论:要“放郑声,远佞人”。其道理就在于“郑声淫,佞人殆”(《论语•卫灵公》)。可见,孔子对文艺的积极作用与消极影响看的是入木三分。

那么,孔子理想的文艺标准是什么?“尽善尽美”。孔子之所以为《韶》所深深感动并对其大加称许,就是因为“《韶》,尽美矣,又尽善矣”(《论语•八佾》)。在孔子看来,作为文艺,不但要有完美的表现形式,还要具有醇化社会风习、提高人伦道德、升华人性修养的纯善内涵;如果人们能以高雅文艺来不断修养自我的话,便可以“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了。

孔子不但倡导“游于艺”,更是“游于艺”的实践者和教育家。他不仅长于射、御、书、数,更是致力于礼、乐,他会作曲,善歌唱,能演奏多种乐器。从孔子提倡“游于艺”与其躬身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孔子文艺观的三条主线:其一,文艺乃“成人”之必修课目;其二,具有“淫、伤、邪”的靡靡之音与大噪之声,即伤风败俗又令人颓废萎靡,该加以排斥;其三,崇高文雅的高品位艺术对“成人”具有卓著功效,应大力倡导,积极实践。

在神州大地,国人自古以来始终保持着这等传统价值观。因此,在行为上常常表现为重神而轻形,厚内而薄外,注重精神层面的营养汲取,讲究对精神良品的选择,以期达到去野臻文、丰润人性、提升品位之目的。

然而,西来邪魔中共篡权统治神州以来,始终把纯正、高雅的传统文化艺术作为革命的对象,它在毁灭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同时,对国人进行持续洗脑,不间断的灌输党文化。因此,历经半个多世纪的不断破坏,“尽善尽美”的文艺在神州渐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沸反盈天的“郑声”。如今,无论是大众传媒还是文艺舞台,无论是歌楼酒吧还是家庭娱乐,四处充斥着“淫、伤、邪”的靡靡之音与大噪之声。更为严重的是,被这一股股“郑声”所带动,人们渐次忘却了节制、自律、内省,无视伦理道德,不拘公德规矩,行为放荡不羁……

在远离党文化的海外,一个以开创与寻回人类正传的神传文化为宗旨的艺术团体——神韵艺术团应运而生。她上秉天意,下载民望,在这个承前启后的伟大时代里,雍容大雅的登上了时代的大舞台。并且,她去年的首次世界巡演,便声誉鹊起,名满天下,博得了东西方不同国度、不同族群、持有不同价值取向的人们的一致感佩与赞赏。观赏神韵的演出后,几多人流连忘返,几多人兴奋不已,几多人融心清体,几多人深思内省,几多人泪流满面,几多人感慨万般却又无以言表……

何以使然?纯真、至善、至美者也。神韵的演出,将人们封尘已久的心灵之窗再次开启,使之沐浴到阔别已久的温暖阳光;神韵纯正的正统文艺,荡涤了人们锈迹斑斑的心灵,使之感悟到纯真、至善、淳美的伟大包容力;神韵的艺术,震醒了人们昏睡的“成人”本性,使之重新放射出灿烂的人性光辉;神韵文艺那博大精深的内涵,不仅使人获得了情感的愉悦,更使人领悟到了人生、生命、宇宙之诸多奥义与真谛……

神韵去年的世界巡演,无疑已造就了世界级的神韵品牌。她的艺术高屋建瓴,已高高的耸立于当今人类文化之峰;神韵的艺术卓尔不群,已成为当今人类文化艺术桂冠上最为光辉璀璨的明珠。迄今为止,神韵已创造出了诸多神韵奇迹;可以断定:今后,神韵还将会不断的创造出更多的神韵奇迹来。

随着十二月十八日纽约演出大幕的开启,神韵二零零八年的世界巡演亦将靓丽登场。在此辞旧迎新之际,世人早已在翘首以盼了。人们相信:神韵的再度登场,定会给这个世界再次带来挚真的感动与美好的愉悦,定会带来祥瑞的和谐与智慧的启迪,也定会使观众获得人格修养的丰裕与人生境界的升华。

我想:如果倡导“游于艺”并推崇“尽善尽美”的孔子今天也能观赏到神韵的演出,他一定会再度“三月不知肉味”,并发出“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的慨叹的。或许,他会“从此不知肉味”,且惊诧道:“不图神韵之至于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