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标兵被剥夺了出国的权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钟庆淼,法轮功学员,是江西九江海扬集团金品公司织部修机工,他在未修炼法轮功之前,抽烟、喝酒、打麻将(赌博)样样都会,在工作上也是一个生怕事干得比别人多,钱拿的比别人少的人,用一句常话讲也是一个憨进不憨出的人,一次在工作中为了自己的利益少受损失,和原车间主任陈忠发拍过桌子,吵过架。

钟庆淼修炼法轮功后,知道了人生存在的真实意义,在工作中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计个人得失,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其它小组的人有事或有什么处理不好的坏车叫他去帮忙处理,只要他有时间他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帮助别人,此后和他共过事的很多公司领导都说,整个海扬公司都找不出这样的好人。

然而有些人却到他妻子那里“打他的小报告”,他妻子当时觉得脸面无光回家和他吵架: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你那个老板(丈夫)憨里憨吧(指傻子一样),别人都在那里坐,就他一个人在那里憨做,事比别人做得多,钱还比别人拿的少,不是自己的事还帮别人做,她们是你的情人哪,他们是你的兄弟姐妹哪,莫给共产党卖命了,把身体搞坏了划不来等等。他说:我不是给共产党卖命,我也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我就是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的,不断实践真善忍对自己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不断发现自己的缺点,改正自己的缺点。这样由于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得到公司从高层领导到基层员工的一致好评,被海扬集团公司评为2007年度公司标兵,奖励去港澳五日游。

然而钟庆淼的签证却被庐山区十里派出所打了回来,说是炼法轮功不准出去旅游,后来他找到派出所的刘仁清所长,询问炼法轮功为什么不能签证,刘所长说是上面规定的,钟庆淼说作为警察是以维护国家宪法为荣耀,以执行国家宪法为职责,国家的任何法定、法规有与宪法相抵触的以宪法为准,那么宪法的哪一条、哪一款规定不准炼法轮功,不准法轮功人员去旅游,刘所长想了一下说:“没有”。钟庆淼又问:“那么不给我签证总要有一个说法吧”,刘所长说:“我不需要任何解释”。钟庆淼又找到庐山区国保大队的田汝宏科长,田科长说:我们不谈宪法,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只是基层执行机关,共产党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你认为哪个领导敢跟你签字,你去找他,我是不会给你签这个字的。后来钟庆淼又找到九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张宏军处长,张处长说,你知道法轮功在香港、澳门到处在造共产党的谣,到处在给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脸上抹黑。钟庆淼说:是不是给领导人脸上抹黑,那要看法轮功说的是不是事实。该处长脸色一下变了(可能是出于害怕)马上说:“我还有其它的事,你不要干扰我办公”。可见讲真话在中华大地上所面临的恐惧。

其实共产党拥有军事、外交、财力(连美国人出于经济利益,都不得不对中共低头三分),如果法轮功是在栽赃、陷害、抹黑共产党,它完全可以将法轮功告上国际法庭,它为什么不敢告呢?而是法轮功在国际法庭和全世界各个国家去控告它,中共这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吗?

其实在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里,和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时就指出:“信仰自由是当今世界的普遍共识,中国社会需要精神上的财富,而镇压一批提倡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等于是镇压全国老百姓,再公开的说,你就是黑社会,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再不说句真心话,我死了都不心甘。”

共产党是什么?一首吹捧恶党的歌“党啊!亲爱的妈妈”曾经在中华大地风靡一时,那么它到底是不是中国人的妈妈呢?据《九评共产党》一书介绍,它只是马克思提出的一个思想,它来自于德国,也就是说它是一个西方的东西,一个连外国人自己都不相信并被扔进垃圾箱的洋垃圾,却被中国人抛弃孕育自己具有五千年辉煌文明的传统文化,从西方请进一个假母亲、洋垃圾去跪地膜拜,而这个假母亲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三反、五反、砸庙宇、毁祠堂、反右运动、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根本不是自然灾害,这是一场大饥荒,却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大规模严重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雹、蝗灾等自然灾害并没有发生,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红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书,在“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此外还有中共在新疆、西藏、内蒙、云南等地对少数民族的屠杀,相关史料就更难找到。估计中共迫害死的人数达8千万之多。还有89年镇压学生,99年之后栽赃、抹黑、镇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现在中共又把全国的所有公安、检察院、法院、武警、军队等等部门、机关推上了黑社会的角色,使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正义、良知处于崩溃的边缘,把中华民族推向罪恶的深渊。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这是身为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耻辱。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随着《九评共产党》一书的推出,道出了这个邪党的本质,也揭示了天灭中共邪党的必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明白了,醒悟了,认清了这个邪党的真实面目,道德良知正在复苏,至2007年12月11日止已有超过2943万的中国民众(用真名、化名、或小名)退出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党、团、队)。

在此善劝所有有良知的公安、检察院、法院、武警、军队及各级党政,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认清这个在历次运动中迫害死8千万中华儿女的邪党的本来面目,退出中共邪党。在天灭中共邪党之时,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寻回自己的根,寻回祖先开创的五千年文明的精华。

附录:钟庆淼遭受的经济迫害和勒索

钟庆淼由于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九江市八里湖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被庐山区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近一个月,家人交纳两千元保释金,被放回,保释金未开收据,至今未归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钟庆淼依法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前门派出所,后转至北京崇文看守所二十多天后转至唐山丰润看守所,最后由庐山区公安分局接回非法关押在九江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家人交纳两千元保释金被放回,保释金未开收据,至今未归还。

九江市公安局   0792-8278999
庐山区十里派出所 0792-8251200
庐山区公安分局  0792-825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