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从得法那时起,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显现。我原来患的严重贫血、神经官能症和大肠溃疡等疾病全不翼而飞了。直到二零零五年医院给我判了死刑——肝癌,才知道是后来修炼不精進,一些关没过好,走了弯路造成的。有一天半夜睡觉,就觉右肝部象拔火罐似的,将我皮肤吸起半尺多高,连人都快吸起来了,然后“啪”地返回原位,从此肝癌神奇般消失了。是师尊以巨大的承受,再次给我新生。至今我无病一身轻,六七十岁的人,走多远、上多高楼也不累。每每想起师尊救命之恩,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不断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负师尊厚望和自己的使命。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诽谤大法,象天塌似的。当时我悟性很差,没到北京去证实法,就在当地利用做生意的机会,现身说法,讲大法祛病健身奇效和使人道德回升的美好,揭恶党谎言。二零零零年以后随着正法深入,我就发资料、挂横幅、自筹资金复印资料发往乡镇。一天中午我腰扎、手提真相资料到邻县,刚把资料交给同修,就被恶人举报,在师尊呵护下,我智慧的躲过恶警安全返回。回家后在阳台上,看到西边大半天的神佛、菩萨张嘴在朝我笑,我知道这是师父和正神在鼓励我。

《向世间转轮》和《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开始传《九评》、劝“三退”。我劝“三退”起步晚,开始时先从亲友讲,然后找熟人退,随后见人就讲。不论走哪就把大法真相讲到哪、劝“三退”劝到哪。开始是逐个退,后经常一家家退,三五成群退,而且很顺利,最多一天退了五六十人,少时也退了三个五个、十个八个的,就连恶党市委、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等单位的一些人和离退休干部,我都把他们给退了。还有市场卖米买米的、卖菜买菜的,医院的医生护士和病人,骑车走路的,田间地头的,我粗算了一下,从开始到现在,约给三千人退了邪党组织。

下面说一下劝“三退”的一些体会。零五年十月我去邻县做生意,途中遇到七八个官兵,在路边干活。开始我打算擦肩而过,但转念一想不对,这是怕心作怪,要修掉它。师父在《洪吟二》〈快讲〉中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想让我看到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赐给我救众生的机缘,于是我提前下了车。在招呼他们坐下后,我问他们家乡有没有学法轮功的,接着我给他们讲大法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真相,还没等我讲完,一个当官的就打断我的话,说起恶党诬蔑大法的“天安门自焚”谎言。我也不和他争辩,指着他们几个军人坐着的姿势说,你们知道自焚里有个王進东吗,他打坐的姿势就是你们这样式的,再看看我们法轮功人是怎么打坐的吧。于是我就把法轮大法修炼者打坐双盘腿演示给他们看,还将“自焚”过程中王進东身上着火,头发、眉毛和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刘春玲是当场被人打死,并非烧死等一些疑点说给他们听,很快打开了他们的心结,他们开始觉醒了:“啊,原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哟”。于是我趁热打铁,给他们讲邪党执政后,就是依靠谎言和暴力害死八千万同胞,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祸国殃民,天怒人怨。天灭中共在即,快退党团队保命。一席话说的他们如梦方醒,连声说:退!退!退!就这样七、八个官兵都退了。

利用下乡售货,给村支书劝三退。零五年十二月我到一乡村售货,那里同修说他们村支书是老顽固,活铁嘴,要我帮着劝退。那天正好下雪,回不了家就住下了。第二天一早我就上支书家,正巧他从地里刚回,准备吃饭,我们就聊起来。我跟他说,你党文化灌的太多,今天我要救你。于是我给他讲,我师父是来度人的,现在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命等。没等我说完,他就讲恶党那一套,什么“天安门自焚”、“四二五围攻中南海”和“退党就是反党”等,真是中毒太深。于是我就认真给他做了解答,末了他还不肯退,但是他没显的不耐烦,说明我们给他清除了很多毒素,已经听進去了,于是就说下次再来。到第二年正月,我履行诺言邀同修上他家劝“三退”。这回他没说别的,只说“你们法轮功讲,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可我没有(他妻子也炼功,但不精進),小儿子经常生病”。我首先当着他的面问其妻“你精進了吗,每天三件事做好了吗”,妻连连摇头。接着我回头对他讲,我们这么多人又来叫你退党保命,让你将来得福报,这不是叫你受益吗?说到这他疙瘩解开了,当即拿笔写了真实姓名,退党了。

逢年过节,是我们救人的好机会。今年大年初二是我父亲去世周年。头天我把传单准备好,初二凌晨打坐炼功时,我看到身前不远,一个身穿金甲的护法神,手拿一柄长柄大刀,在我前面横扫一下,就把我前面的魔清除了。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下乡要大胆讲真相,我正念更强了,发完六点正念,就出发了。一路上边走边发资料,发了一天,不知走了多少路,傍晚赶到老家。酒席上,我又向亲友发真相资料,劝“三退”,这一次就退了四五十人。

戏场人较集中,是我讲真相好场所。零七年二月邻村在唱古装戏,由于我心纯念正,同时发正念,清除戏场内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结果我一去就给两人退了党,还给一家好几个人退了团队。清明节,我老家在唱古装戏。我又带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挨个给乡亲们发,并劝“三退”,最后连戏班子的人也给“三退”了。

在大庭广众发资料,劝“三退”,开始还真有些怕。但经过向内找,发现怕心后面是私心,自我保护的常人心。我就以师尊在《佛性无漏》经文中“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教导来鞭策自己,同时加强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后来也就胆大了,当然也要理智。还有为了保证讲真相、劝“三退”能做好,我平时除下乡外,每天下午学法;早上六点发正念后,做家务、外出讲真相劝“三退”;晚上有时发资料、贴不干胶;再有时间就看经文、《明慧周刊》等。因此每到讲真相,劝“三退”时,基本上都能心里踏实,运用自如。

近年来,我深深体会到,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不断学法修心的过程。只要法学好,心性到位,正念很强,就能救更多的人。其实“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