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后的路 多多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 ”之前两个月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我刚得法,身体就轻飘飘的,非常舒服,腿也好了,心里非常感谢师父。

“七·二零”以后,恶党流氓集团为了给镇压找借口,电视中抛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面对这样一个铺天盖地的舆论造势,我们只有竭尽全力讲真相。每当听到人们由于不了解真相而诬陷大法时,我心中真是可怜无知的人们。于是我白天跟人们讲大法真相,晚上到市场,马路上去贴真相。看见警车天天在市场停着,有恶警在那里蹲坑,我刚走近警车,就听车里人在打架。我悟到师父点化我,不让我接近那辆车,于是我去别处贴。这时恶警用手电往这边照,我就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我,请师父加持我,顺利的贴完后回家了。

有一次大白天贴真相,从马路上一直贴到大街上,恶警在那蹲坑,由于起了欢喜心,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我家人来看我,我妹妹、女儿都哭。妹妹说:“姐,写一个保证书就能出去。”我带着气说:“要写你写,我决不写。”于是我妹妹真写了保证。回到家后和同修切磋才真正认识到学法太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由于心里有执著,一到家,家里人就看着我,不让我出去证实法;我就跳墙出去,我就是不听他们的,就是得出去讲真相。

由于自己不理智,法理不清,在二零零三年被绑架了三次。第二次被绑架后,我在拘留所绝食十天,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闯出了拘留所。

在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镇政府大门口讲真相,被抓到镇派出所,然后又被送到县拘留所,我在拘留所每个整点都发正念灭邪恶,给警察讲真相;之后又被送到洗脑班,一到洗脑班我就立掌清除邪恶。有一恶警说:“你让人退党,就得枪毙。”我说:“出去。”把恶警吓跑了。第二天,来一群人给我灌食。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请师父加持。它们把管子从鼻子插進胃里,我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佛法无边,他们插不進去。于是管子神奇的从胃里出来了。他们没有办法了。第三天把我送到六一零医院。我家来人了,跟恶警据理力争,我丈夫说:“你们把人给迫害成这样了,我告你们去。我们要去秦皇岛市里治。不在你们这治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了魔窟。

回家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学法不深,还只是在感性上认识的,而不是从理性上去认识法,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走了极端。没有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路,所以才遭到了迫害。

几年来,通过集体学法。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能理智的讲真相,救度世人。有人的地方就是我讲真相的地方。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我就照师父的话去做。一次在集市上讲真相时,围了一大群人,其中有一人说:“你丈夫吃劳保,共产党给你们钱,你还和共产党作对。我就是管法轮功的,你敢在大集上宣传共产党不好,天灭中共;我一个手机给你告進去。你信不信?”我心里想:我是在世间救度众生的神,你说了不算,这是正念之场。我决不让常人心带动。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跟那些人讲:“你们没看过《九评》吧!那书里说的都是真话,共产党不会掏腰包给你钱,那是咱老百姓养活了当官的,养活了共产党,共产党不会给你一分钱。”于是他们都不说话了。

有一次我去某村讲真相,劝三退,遇到几个人,我拿出真相资料给一个小伙子,他接过资料说:“我是警察,跟我走吧。”我没动心。我对他说:“你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我们是救人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在犯罪。”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讲……十分钟后,他说:“我明白了,我不是警察。”接着他对另外几个人说:快三退吧!好保平安!于是他们全都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相关的一切组织。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这几年来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走正了,家庭环境正过来了,我丈夫主动去发、去张贴真相资料,还拿出三百元钱给我做真相资料。我家有四个亲友要出国了,他们还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也没有三退。我想:怎么才能让他们知道呢?没想到:师父知道我有这个心,就安排了机缘。一天他们来了一大车人到我家,我给他们讲清了真相并把党团队给他们退了!最后他们说谢谢我。我说:应该谢我的师父!

在正法的路上通过讲真相劝三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救了很多人,有普通百姓、也有镇长、书记、看守所长,我一视同仁,都给他们看了《九评》,退出了中共邪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