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村女孩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一)师父慈悲 给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七,我决定去县城。但家人不允许。没有办法,我只好走了六七里路,借了点钱来到县城(因我是农村女孩,用钱都必须父母给)。到县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回去的客车三点钟开。因为有许多的事要办,所以我感觉时间不太充足。在我横穿马路小跑时,突然从我的右侧急驰一辆轿车,我被撞飞很高,旋落到撞我的轿车顶上又滑落到马路上(我从医院回来才想起被车撞的情景)。

当我迷迷糊糊从马路上坐起时,马路上已经围满了人。司机跳下车说:“赶紧上车去医院”。不知哪位好心人已经用卫生纸按住我脑部流血的伤口,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着伤势,我自己起来上车,坐在车上司机告诉我:一定用手按住伤口,否则出血太多……还不断的说:“太突然了,我连刹车都来不及了。”我发现他紧张的说话都有些失去逻辑了,也许他是被吓的。我告诉他:“我不会讹你的,你不是故意撞我”。

很快来到了医院,急诊室的两位医务人员剪去伤口处的头发缝了四针,然后寻找我家人,说伤势很重需要住院。我家在农村,一时很难马上跟家人联系。我想起城里曾见过几回面并给我电话号码的同修甲,甲同修与她的丈夫接到电话匆匆赶来,询问伤势,拉着司机的手说:“这姑娘不会讹你的,因为我们都是修炼法轮功的。现只需你帮个忙,把孩子送到我家就可以了”。

等到了甲同修家,我们把法轮功如何遭受迫害,中共媒体造假栽赃,镇压法轮功真相讲给司机。我们告诉他:师父要我们严格按照“真、善、忍”修心性,在哪里都得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这件事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对别人有没有伤害,都得考虑。对谁都得好,都得慈爱,慈悲善待周围的一切,修炼的人是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因为我今天修大法了才有今天的神奇的出现,大法师父时刻保护真修弟子,这是法轮大法神奇、超常的威力,是师父慈悲,不然就一命呜呼了!我们揭穿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疑点,告诉司机媒体所有的宣传都是为镇压法轮功造假、栽赃。最后告诉司机:千万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把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转告他的亲朋好友,让亲朋好友也了解真相,千万别敌视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受益,定有福报!这就是我们唯一的愿望!司机明白了,感动的说:“我以后也学法轮大法!”

送走司机,许多不相识的同修知道消息后都来看我。我们谈了好长时间,见天色已晚,同修们便纷纷回家了。后来又来了两位同修,乙和丙。正当我们在甲同修家吃饭时,我的家人得到消息来了。他们听了我被车撞的情况,心里很不安,预感伤势严重,必须做CT,而且一个劲追问车牌号。我知道家人不修炼,不肯放过司机,于是我便搪塞了几句。姐夫再次要求去医院做CT,被我严肃拒绝了。我心想: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绝不会出问题的!做一个修炼人,决不能被常人心带动。

乙同修决定把我接她家养伤,我家人同意后,我跟乙同修来到她家,她把我所有带血的衣服都洗了。乙同修让我学师父的近期讲法,到半夜发完正念才睡觉。早上我正在熟睡中,电话把我叫醒了,拿起电话是我哥哥。他询问我的伤势如何,我告诉他:转告父母放心,我的状态特别好!而且睡的也特别好,若不是电话响,我还在熟睡呢!经我这么一说,哥哥放心的放下电话。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深感大法的威力和我们师父洪大的慈悲!

第二天是四月初八,师父生日,乙同修买了许多水果供奉师父。我俩怀着无限敬仰和感激之心为师父上香。决心跟上师尊正法,做一个真修弟子。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对得起对我寄予无限期望的宇宙众生!在与乙同修和丙同修及其他同修切磋中,我发现在修炼的路上和她们比我拉的太远了,离大法的要求太远了。

(二) 正念闯出派出所

去年年末的一天,我正在家忙着,突然几个恶警闯進我家,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被发现,一恶警狂吼不已,不久又翻出了一些光盘和一点点的钱,拿了钱将我带走了。

在车上,我不停的和他们讲真相,可他们哪里肯听,我想不能被动被抓。大约走了七、八里路,我说要上厕所,下车后我向远处的一个土坡走去,他们不让我走远,就让我在车边,我说:我是女孩子不能没有羞耻。于是便向树林旁的小土坑走去,我蹲在那里环视四周,寻找机会逃脱,恶警不断的催促。正在这时,迎面过来一辆微型车,我趁机就跑,可不小心趴在了雪地上。我爬起来接着跑,这时我回头看见有两个恶警在追我,我拼命的跑,恶警又开枪恐吓,由于积雪太深我最终没能逃脱,一恶警狠狠的打我的脸,我当时两眼冒金星,眼前一黑就趴在了雪地上。

上了车后打我的恶警还侮辱师父,我一边正念清除邪恶,一边想也许天黑就好了。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扣上了,当时正是六点钟,于是我就发正念。不知什么时候电灯突然灭了,几个恶警修了好长时间也没修好,一恶警说:“法轮功真厉害,连灯都修不好。”过了一会他们将我带到了另一间房子里,一个年轻的恶警例行公事的问了我姓名,年龄,父母姓名后就问我书籍的来源,我说买的。这时电话响了他接电话时说“她什么也不说”,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想到了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当他接完电话继续审问我时,我什么也不说。他后来对我说:“你连炼功都不敢承认,如果你师父知道多难过。”我还是一言不发,他们看这招不好使,又来软的,赶紧倒一杯开水给我说:“口渴了吧!喝点水吧。”当时我真有点渴,端起来刚想喝,转念一想,决不能喝,不能为邪恶所利用。审我的人说,“你不是想谈谈吗?为何不吱声了呢?”于是我便跟他们讲述了天安门自焚造假疑点,主要细讲了对小思影的造假疑点,他们不但听不進去,还想用欺骗动摇我。恶警想让我说:邪恶迫害大法真相是假的。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让人做好人,做好人有错吗?”审我的人不言语了。“江泽民都下台了,你们还给他卖力。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们会有福报的!你们没听说,某市公安局长污蔑诽谤大法还积极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都遭报了。”审我的人说:“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想让你知道善恶有报的后果”我说。最后他们把我带到县看守所,我被非法拘留。

第二天,因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被锁上铁链。接近中午时,审我的人让我摁手印,被我坚决抵抗拒绝。在看守所一位被绑架的同修说:“你虽然不配合邪恶,也算默认了,他们毕竟给你锁上了。”我说:“他们说了不算,我发正念,铲除他们迫害我的行为。”于是我每次上厕所时,都要求把锁打开,看守的人就往上传,如果允许便打开锁链。同房的大姐说:“向所长认个错,就能打开锁链。”我口里应声,但心里想:决不能向邪恶低头。两天后看见所长,我平静的说:“请把锁打开。”他没说什么,就把锁打开了。

第三天晚上,是所长值班,当他看到我们发正念的姿势还赞叹说:“你们做的真好看!”我们也非常高兴,心想,这个所长挺有善念。

绝食的第四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家乡开始秋收玉米,后来我在地里发现了许多黑“天天”(一种草本植物味甘酸,能吃),我便急着吃了许多“天天”。醒后我感觉状态特别好,而且特想炼功。于是我就炼了第一套、第三套动功。炼完后,我感觉浑身力大无比,我扬起两只胳膊,同房的难友说:“没想到几天没吃没喝,气色竟如此好!一点都没看出她没吃没喝的样子。”我心想,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给我吃了许多天上的东西!

绝食的第六天晚上,所长又来了,难友告诉他说我已经六天半没吃没喝了,所长严厉的说:“不吃不喝容易得肾衰竭,明天再不吃就给灌食。”我低着头不停的发正念,所长一看急了,就要上前锁上我,被难友们挡住了,说:“她还年轻,别锁她了,我们劝她吃饭。”所长走后,难友劝我,多少吃点吧,挡挡口舌,不然灌食可真遭罪呀!我说:“他们说灌就灌呀?”意思是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要不停的发正念,铲除他们迫害我的计划。

第七天的早上,一位比我小几岁的难友说:“姐,这回真的给你灌食了,你们看来了两个医务人员,拿着葡萄糖,所长还拿着两袋奶粉。”我也不吱声,只是不停的发正念,同修也帮我发正念。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只来了一位医务人员,说是测心跳与血压,结果一切正常,所长在门口急的骂了一句。同修说:“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对,神佛保佑”,医务人员说。等他们都走了,屋里的人都为我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师父在梦里点化我:梦见父亲采集了许多好品种的菇娘儿(灯笼草,酸浆),我抢着吃了一个,父亲用胳膊搪着说:“留着种地里。”我高兴的说:“我负责种这些菇娘儿”。醒后我悟到,还有许多众生,需要我去救度。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完成史前大愿!

第八天早上,难友问我说:还用跟他们说放你吗?我说:“顺其自然吧。”转念一想,怎能顺其自然哪?那不是顺应邪恶了吗!我便说:“告诉他们人已经不行了,让他们放了我。”于是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了派出所。

回家两个月左右,我特别想念乙阿姨,后来得知乙阿姨被绑架,陆续又有一些同修被绑架。听哥哥的朋友讲,邪恶在晚间偷偷审问,还毒打大法弟子,听说乙阿姨的牙齿被打掉,腿也被打残。

五一过后,哥哥的朋友告诉说:公安局已把我报劳教了,如我家愿意拿钱还可不予追查,我告诉家人决不能纵容邪恶。过了一段时间,看看快到七月的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小雨,快睡觉时朦胧中听见外面有汽车声,我一下子坐起来。这时听见有人问:这家姓啥?随即一道手电光从我家窗子划过。我急速打开后窗,跑了出去。

从此,我有家不能回,开始在外面流离失所,期间得到了亲友及同修的多方面的帮助。我知道千言万语的感激话、客气话不是大法弟子们求的,是“真、善、忍”的力量又一次震撼了我的心灵,我要坚定的走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走的路,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