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看护我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自96年有幸得法以来,深深体会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使我能在正法的路上走到今天,大法的神威也不时的在我身上体现。

一、去吃肉的执着

师父说:“也有的学员欲望比较大,吃肉的心很强,平时很能吃肉。人家对肉都感觉很腥时,他感觉不腥,还能吃。为了让他去这个心,怎么办哪?他吃了肉就会肚子疼,不吃就不疼,会出现这种状态的,意思就是不能吃了。”(《转法轮》)记得刚得法十多天,炼功动作还未熟炼,一天中午,丈夫给炖了个鸡,我闻着臭的不行,但一家人都闻着没臭味,哦,我顿时明白了是法中讲过的要去我吃肉的心。大约过了十几天后,我和同事外出办事,路上吃饭,同事要的基本上都是肉菜,我想这可怎么办啊?管他哪,试着吃吧,可是一吃我竟然又能吃了。由于强烈的执著,这一问题反复了多次,也曾经几次吃完就全吐了。有一年中秋节,单位会餐杀了头猪,做了几个肉菜,都是我以前爱吃的,当时吃着一点也不好吃,但还是硬吃,结果吃完饭就想吐,可是把吃的面条都吐出来了,这次肉却一点也吐不出来,肚子疼了半下午。我想着师父的法,为什么就不听师父的话呢?接受教训吧,再也不吃了。可是一天中午,我上班路上闻着好香的炖鸡味,结果到单位宿舍午休,做梦吃了个鸡尖,把我难受的吐了出来,还想吐,一下子惊醒了,多少天不能想鸡肉。从此才真的把吃肉的心磨掉了。

二、关键时刻 师父保护着我

我曾经三次和汽车擦肩而过,或是差一点和汽车相撞,两次骑自行车被摩托车从身后直接撞倒。一天午饭后我去上班,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走着走着从后面驶来一辆摩托把我撞倒,当时心慌起不来,两手是血,撞我的人喝酒了,自己又顶到墙上还未下摩托,还问我说:“你在想什么呢?”我说我去上班,随后那人单位的人开着汽车来了(和他一起喝酒的)要把我往医院送,我说:“你们走吧,我没事。”那人好象才明白过来赶紧过去看我,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你们走吧。”他激动的用手套擦我手上的血,我不让他擦,我看他们不走,我就先走了。那人的同事追到我单位办公室,非要给我上药,我告诉他我不会有事的,炼法轮功的人都不会给别人找麻烦的。还有一次是晚上,天很黑,我骑自行车从十几里地外的同修家往回走,我紧靠公路右边,突然一辆未开灯的摩托从身后急驶过来,直冲我撞去,我当时直觉得一个大魔扑我而来,在那一瞬间,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摸黑慢慢找到了被撞到公路对面的自行车和车筐还有甩出很远的鞋。可撞我的那人倒在公路边上,我喊他也不吱声也没动静,我想截路过的汽车和摩托车送他上医院,可没人停车,我在那站了一大会儿,那人动弹了,我问他有事吗?他还是不说话,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他起来后,我帮他把摩托扶起来,摩托车的油都流出来了,油箱摔坏了,地下很多碎片,他说:“我的摩托坏了。”我说:“人没事就是万幸,以后要开慢点。” 借着路过的车灯,我看到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告诉我上夜班去,我借机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电视上演的都是给法轮功栽赃的, 并嘱咐他把真相告诉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他答应了,他激动的说:“大姐,我可是遇到你这个好人了,要是别人,我不管摔成什么样,也得跟人家上医院,谢谢你了,”我说:“你应该感谢我师父,感谢大法。”我要想办法帮他弄走摩托,他说离厂子不远了,自己推过去。这时我要骑车回家了,一推自行车,车轱辘不转了,一点都推不动,我边摸自行车边想,不对啊,自行车你不应该是这样,你是为法来的生命,跟随我走过多少正法的路,多少次被摔,晚上掉到沟里,你今天不应该不能走,边想边推车,它居然正常的能走了,我骑上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我告诉丈夫昨晚的事,他好奇的围着自行车仔细查看,只是尾灯没了,其它完好无损,什么痕迹也没有,他很惊奇。

三、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

记的刚得法时间不长,有一次小孩发烧,我觉得小孩也不好好学法,也不炼功,能算炼功人吗?就让他吃“小儿七珍丹”药,因我没修炼前,小孩总爱闹病,每搁一段时间总让他吃几粒七珍丹。这次小孩说吃了药就会头疼,我硬让他吃了,他马上就吐了,而且脸色蜡黄,真的嚷嚷头疼,怎么办呢?一个星期了,我心里很沉重。下午上班正好一同修给我打电话,我对他说了孩子的事,他说可能去你什么心呢。我一下子全放下了,第二天孩子就上学去了,由于自己的执著,耽误了孩子一个星期的学习。

还有一次也是“七·二零”以前的一天,第二天要到百里之外的地方开交流会,那天晚上,孩子发烧、呕吐,吐的被褥都不能盖了,孩子和我睡一个被窝,他浑身烫的都不敢挨,但我没动心,我想孩子也是得了法的,他的一切由师父给安排,谁也干扰不了我参加法会。第二天早上,我给母亲打电话,让他帮我照看孩子,母亲还没来我就走了,第二天交流会开完,我一跨進家门便想起走时孩子的情况,我问母亲孩子怎么样,我走时还发烧呢,母亲竟然不知道,说来时孩子根本就没事。

四、 不承认 不是嘴上说说的

2002年由于自己求安逸,三件事没做好,炼功更是坚持不了,导致腿疼,就象坐骨神经痛的状态,严重时上不去床,坐不能坐,站不能站,难受极了。正在此时,公安人员上门抓我,我被迫离家,真是雪上加霜。腿痛持续了两个多月,我嘴说不承认它,发正念清除它,可发完正念总感觉一下好了没有,特别是一天晚上,我和两个同修在一起,他们帮我发正念,可那天晚上疼的我一夜没睡,不能翻身,怎么回事呢?向内找,我三件事没做好,特别是救度众生做的更差,发正念其实是抱着有求之心,骨子里是为了解决难受,这和求治病有什么两样呢,多么肮脏的心啊。不管怎么样,我是大法弟子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出去了,腿什么样我没放在心上,做好我该做的事,两三天后,不知什么时候腿疼的症状一点都没有了。

五、在魔难中,师尊鼓励我。

2000年4月25日前,因我不放弃修炼被关押進看守所,因法理不清,在执著心的作用下,糊里糊涂的给邪恶写了保证,在人情的作用下,做了不该做的事。回家后根本炼不了动功,当时也悟不到怎么回事,只是心里很苦很苦,意志都要崩溃了,正在此时,一天早上炼静功,我带着耳机,突然一只耳朵听到另外空间美妙的音乐声,另一只耳朵听到的还是炼功音乐,一直持续了有20分钟,那天我接到了师尊《心自明》的经文,我一下子又振作起来了。

还有一次,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除了讲真相外,对恶警的问话什么都不说,绝食绝水。我躺在水泥“炕上”,只要一背法或念正法口诀,就会感到身体象飘起来一样,舒服极了,美妙极了,在人间是找不到那种感觉的,我知道师尊在鼓励我,我对照大法找自己,坚定正念后,我回到了家,虽然8昼9夜没吃没喝,可我一点事都没有,上楼连气都不喘,家属和去接我的司机,看到的是我快要死了,司机还喊着“嫂子、嫂子”,恐怕我过去了,所以家属又惊又喜,看到大法的超常,世人也议论纷纷,说要搁正常人早就死了。

我的家属都相信大法,都不同程度的看到过另外空间的景象,看到师父的法身,法轮,师父度人、大法弟子修炼的情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