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会卖票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卖票是场大考试

感觉上,牵动了全球六十五个城市的晚会,在卖票问题上,是对我们全球弟子一次全面的检验和考试。考卷发到了每个人的手里(包括没有晚会的城市的修炼人),考题是:如何圆容师尊所要的,你有未来最光耀的大觉者应有的善念吗?如何摆放自己和众生的关系,在众生危在旦夕的时刻,你有作为一个未来最光耀的大觉者应有的慈悲和救度能力吗?如何放下自己全力的去圆容和配合整体,你能懂得个人的力量和师尊所造就的大法粒子整体力量间的关系吗?如何放下一切人的执著和观念,你真的是一个神的状态吗?

每个人不管在地球的哪个角落,考卷是一样的。答的好不好,当地的售票情况就是分数线,这里面不牵涉各地的人员多少、票量多少的问题。法上的清醒,修炼上的纯净是最大的支持,任何一个城市在修炼上成熟,在法理上的突破都会带动其它的城市,那是神念神力的帮,否则就是人心、人情的帮,不但帮不上,自己也很可能根本不及格甚至交白卷。

二、卖票是修炼不是治病

把一个办晚会的城市修炼的整体大法弟子比喻为一个人,票卖不出去,就好比这个人生了大病。如果此时这个人想了很多办法去治病,这个人最终还是没救,但如果这个人赶紧抓紧时间去修炼,师父法讲的非常非常非常的明了,那病可能一秒钟就不翼而飞了。因为我们修炼了,提高了,成熟了,能够承载未来宇宙的责任了,所以“病”就好了。

就在去年,师父给我们展现了这样的奇迹,纽约的两万张票在最后一周突然卖掉了。师父已经用很多很多的神迹告诉了我们无数无数次,师父是无所不能的,但这次票为什么就是不出去呢?是因为我们“有病”,而我们还就是不肯修自己,就是要等着师父来给我们把病拿掉,觉者能随意的把常人的病拿掉吗?如果我们是常人,我们有资格救众生,有资格進入新宇宙吗?

有的城市广告费花了几十万,有的城市材料发出了百万份,“治病”的方法可以说是都想到了,中医西医的试了个遍,可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所有发出去的资料上蒙着一层黑不黑、灰不灰的物质,拿着材料的人就是看不见,那个物质是什么?

有很多同修等着别人来协调自己,协调不到就不动,协调的方式不合乎自己的观念就抱怨指责,好象这次考试只是考协调人的;有很多同修只是身体上的配合,你叫我来,我也来了,但过程中我迟到早退、应付凑数的,想想“七·二零”国内同修面临的考试,那是应付凑合能过关的吗?还有的同修以自己做的某某项目也是在推广晚会为由,有时间也不去参与整体协调的大活动,认为别人的方法不如自己的高级有效,可就是因为这些心,自己的方法和产品上也蒙上了黑不黑白不白的东西。自己也在“病”中。

为了哄着大家来参与,很多协调人不敢触及修炼上暴露出来的尖锐问题,只能鼓励再鼓励,多说正面的少说其它的,甚至要找理由帮对方开脱:他们的项目忙、压力大;他们真的也很努力了;人家已经来参加了,就别说别的了等等。这确实可以维持一个好象大家都在参与了的假相,但可惜却骗不了神。

三、方法体现着修炼的状态

有的同修觉得可以有更好的更高级的方法去大面积的推广,这是事实,但要成就这个事实是要靠我们每个人去修在其中修到那个状态上去的。有的同修去找大的商家,有的去联系高级的地点设立票点,有的在想办法联系媒体,但做这些必须非常细致用心的事的人到底有几个?正所谓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到了最后一刻当然除了用唯一的街头发资料还能怎么样呢?

其实哪怕是到了最后一刻,用最简单的这个方法,大家都能来参与,不抱怨不指责,每个人都在反省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如何去弥补,如何去协调起来边发边介绍,发的方式还可以突破多少种等等,个个修在其中了,那师父也是可以帮我们把那些资料上的灰色物质清除掉的,拿过资料的众生就会“醒”过来,就会去买票了。

这次全球售票告急,师尊却一直不说话,我们真得悟一悟了。师父为成就我们这些神,等了一年又一年,承受了一次又一次,这次要是再帮我们扛过去,我们恐怕真的就失去了正法弟子圆满的机缘了,而那样的圆满不是普通意义的圆满啊!

师父在法中讲了很多关于病业的法理,一个人不管病的怎么重,只要修炼的心出来了,真修自己的正念正行出来了,病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的“病”不管看起来多么的严重,它并不可怕,这场大考核,所有的答案师父都早已写在了经书中,让我们每个同修都能认真学法,彼此形成一个真正修炼的正念场,彼此忘我支持配合,就一定能突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