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同修的指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四年春,为我们提供资料的大资料点遭邪恶破坏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建立了一个小资料点。当初帮我们购设备、装机、教我们使用,及后来提供技术支持与协调的几位同修,先后都遭邪恶绑架失去了联系。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直是独立运作,自己与明慧联系。二零零六年中旬我因心性上有一关总过不去,明知是执著却总放不下,从而造成资料点设备出现问题自己解决不了了,和明慧联系不上了。在师父的安排下,其他同修给找来了一个懂技术的同修,同修给修好了设备,从新装机后总不能正常运行,后来又通过其他同修找了一个技术非常好的负责协调的同修。他来后查出原装机中的几个问题,解决后就能正常使用了。

我对同修在技术上给予的帮助心里很感激,但对这位同修在法理上心性上提供的帮助方式,心中总有些别扭。我和此同修是第一次见面,一见面同修好象是对我就有看法,不断的加以指责,不管是技术上还是事情、心性上,还是对法理的认识上总看我不对劲。而且指责时言词生硬难以接受。一开始自己还能承受,觉的修炼中有不同的认识是各自的修炼状态造成的,层次不同看法自然不同。而且这位同修在证实法的各个方面都比自己做的好,不象自己走的跟头把式的。(我走过弯路)随着不断的接触,特别是我找了一份工作后,(我是被非法开除工作的)不只负责技术协调的同修反对,连一同做资料的同修也极力反对,而且言辞激烈。

表面看自己找一份工作也没有什么错,可同修们为什么要横加指责呢?自己开始也想不通,与其他几位自己能接触的同修交流都认为找一份工作没有错,有一位同修还为我抱不平,说正法到了现在不需要找工作那他们也都辞职专干证实大法工作吧。(指责我的两位同修工作都很好)一开始自己还能保持平静,还解释说同修们是为了法不要怨同修。可后来就守不住心性了,和同修们相互指责起来。

这种都不向内找,相互指责不正的场严重的影响了资料点的运作,致使新更新的另一台电脑一直不能工作。一开始自己还认为是另两位同修的不正确状态造成的,没有自己的事,甚至有些看笑话。心想你这么能,一台电脑三个多星期都弄不好;你没来时我们在这样一个小屋里把资料点建起来,又平稳运作了两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一来不是帮我们尽快在技术上提高而是看我不顺眼,那就看你的。还在旁边说风凉话:这不是机子的事,是人心性上的问题。好象与自己无关。

可资料点总不能正常运转,自己静下来时也开始想自己。师尊说:“除了两个发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叫你看到?更何况我们直接是矛盾者之一,为什么就不修自己呢?”(《芝加哥法会讲法》)真的冷静下来后自己仔细的想想这段时间,资料点和自己周围的环境不正是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吗?师尊在很多讲法中都讲过向内找的法,为什么就不看自己呢?

师尊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在学员的修炼中会出现很多矛盾,许许多多的心放不下,环境状态就不会好;反之就会非常好。出现一些问题呀、矛盾哪,自己不向内去找,矛盾就会突出,那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矛盾突出。”对照自己首先资料点设备的损坏不正是自己的执著放不下造成的吗?同修的指责,不管是师尊利用同修来点化我,还是旧势力想利用同修间的矛盾来干扰,不都触动了自己那些人心吗?如协调人指出,设备损坏是久不和整体联系,不敢找人问,是脱离整体迷起来了,是怕心造成的。虽然表面看是原来和我们联系的同修遭绑架造成的和整体失去了联系,当时资料点也能独立运作,本片同修证实法的事做的也还顺利,所以没有急于和市里协调人联系。但同修指出的怕心却是事实存在的,“七•二零”后自己正是因为怕心才向邪恶妥协的,虽是所谓的“假转化”,但这是给大法抹黑是自己的污点。和同修那种正念正行走过来的比真是无地自容,所以同修对自己的指责不正是指出自己没做好的原因吗!为什么要怨同修呢?

同修指出自己找工作是抱着常人心找。从表面看自己无工作无生活来源,找一份工作维持生活也是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也没有什么错。但深想自己,那个隐藏在自己意识深处的求发达、求发财、存上多少钱、建立什么事业的那个执著的心不是总不免蠢蠢欲动吗?同修给指出来不是正好吗?怎么还怨同修呢?

同修指出的不去找原工作单位要求恢复工作,是逃避。说师父给安排的是在原单位上班,而不是离开。之所以被开除是自己没做好造成的。同修说的是事实,自己在二零零零年没有做好,向邪恶“转化”,因此被开除了工作,自己过后也仔细想过,也认识到都是自己过去法没学好人心太重,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心向邪恶妥协造成的。甚至被开除时不是据理指出这是不合法的予以否定,而是想尽早离开,因为当时有党文化思想觉的自己不和中共一心它开除自己也应该,而且觉的自己所在的省政府部门很邪恶是想逃避开。不怪同修指责确实是自己没有做好,给大法给自己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给师尊增添了很多麻烦,回想起来自己也很痛心。

又如同修指责的我前段时间回原工作部门去找恢复工作的事情未果,反而招来了“六一零”的干扰,主要原因是自己带着很强的争斗心和人家吵起来了,没有慈悲救度的心。这件事当初过后自己也曾仔细想过,刚开始遭到迫害时确实对迫害者有很强的仇恨,经过几年的修炼觉的已修去了,当见到迫害者后虽没有和他吵起来,但自己的争斗心和对迫害者的仇恨确实没有去干净,事后自己也意识到了。回想自己对原工作单位的离开,是抱着人心逃避迫害,而后又是对迫害者抱着仇恨和让他们遭到某种报应的心理,幻想着他们遭到报应的情景。因为他们破坏了自己美好的生活。这点自己过去也有认识,也知道是那个追求美好幸福的根本执著在作怪,是放不下的人情,是旧宇宙带来的那个私。自己也曾努力修去这些东西,但好长时间了还是没有修干净,深处总还有这种意识,而且总还有对好工作好生活的执著。同修给指出本应感谢,怎么还挑剔同修的态度不好呢?这也正表现出自己还有爱听好话的心、希望别人敬重的求名的心,通过同修的指责不都明白的看到了吗?仔细想想真的应该好好谢谢同修。因为那时自己所处的环境,在那个小范围内真的都是别人尊敬自己,长此下去如何修,而且还要酿成大问题的。感谢师尊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和执著,感谢同修的指责。合十、我一定尽快修去这些东西。

学习师尊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问自己:自己听师尊的话了吗?自己为什么就不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呢,让矛盾拖了几个月,使资料点运行中总出问题。当自己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并和自己接触的同修交流后资料点的运作也就走向正常了。

在一次小型交流会上,那位负责技术协调的同修当着我的面讲了自己向内找、在技术上和协调上找自己修自己的经过。同修的坦荡令我敬佩。在这次矛盾过程中我们通过向内找在法理上在心性上都得到了提高。我和同修们没有产生隔阂,整体上一直都在相互配合正常有序。

在矛盾中特别是认为错在对方自己是对的时候,要想找自己呀真的是剜心透骨很难哪,可是我个人体会这就是修,这就是大法弟子提高的主要途径,没有能绕过的近路。这点心得本来去年事情过后想写一写,可写了一点又放下了,后来又想写又没写完。今年看了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觉得写出来也许对同修们有点借鉴。修炼中的一点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